()  “看来有机会让心语、可欣她们好好的上一课刑训课了!”

    看着面前三个全部晕过去的壮汉,他的嘴角也有点儿邪邪的感觉,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很快,一间被他用来关人的地下室很快成了他一个临时的刑训堂,无数的惨叫声直接在地下室回荡。

    半小时后,张天浩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原来这些人真是帮派分子,而且是兴隆赌场的胡四爷手下。

    这些人过来的目的便是想要拿下张天浩,毕竟张天浩在赌场内挣了不少的钱,连同阿九这个顶级打手也跟着消失了。

    兴隆赌场的胡四爷也不想惹事,便向张天浩赔了一部分钱,而这一部分钱却落到了徐钥前的手中。

    可是这个兴隆的赌场里面可不是只有胡四爷的,还有党务处何洪涛一份子干股,现在他的收入少了,加上徐钥前上位,虽然只是一个副主任,可却比他还要高一个小级别,让他心生嫉妒。

    毕竟何洪涛是北平站的老人,现在却是成就了徐钥前,自然不服气,甚至想要找徐钥前的麻烦,可找徐钥前他还要掂量掂量,但找张天浩的麻烦还是很容易的。

    结果便成了现在的情况,甚至动用帮派分子来找他的麻烦。

    “有意思,上一次你没有出站,让你逃过了一劫,正当我好惹的吗?”他的脸上也不知何时爬满了寒霜。

    “正是找死,不过,胡四爷还敢参与到党务处的权利斗争之中来,那先拿我开刀吧!”他的脸上马上便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杀意。

    一个小时后,张天浩带都会一队十五人小队,人手一支花机关。

    “大哥,这里便是胡四海家里,你看,这两边都各有八个看门的,里面的人员还会更多,我们怎么办?”

    “第一、二组从墙头上去,第三组跟着我直接冲过去,十六个打手,还有十六把手枪,相对我们来说,好像根本不管用吧!”

    张天浩的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毕竟他们人手一把花机关,只要靠近,不要说十六个打手,便是再来十六个打手也是一轮枪声之中*。

    “什么人?”

    “打!”

    张天浩并没有一丝的犹豫,而是直接扣动了花机关,对着这些人便是一轮子弹,甚至不带停顿的。

    “敌袭!”

    “哒哒哒!”

    仅仅半分钟不到,十六个便已经成了十六具尸体,而张天浩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冲进去,杀!”

    张天浩一行十五个人可全是军中好手,而且全是东北军中精英存在,张天浩一开始便让宁涛收集一部分靠得住的兄弟加入,到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三十多人了,比起以前只有宁涛几个人,强上太多了。

    而此时,第一、二小组也冲上了墙头,从两边直接杀了进去,而张天浩更是推开了大门,向着内院杀过去。

    此时的他们完全是一群杀神,手中的花机关不停的响着,而大院内的惨叫声便从来没有停止过。

    冲进去了胡四爷的家里,而且全部蒙面,直接把胡四爷杀了,而且还抢光了胡四爷家的宝库,得到了大洋三十五万多,黄金一百多斤,连张天浩也没有想到,这个胡四爷这么有钱,更别说还有不少的古董。

    “全部放到卡车上,然后你们全部撤离,快点,大计警察一会儿便到了,甚至可能会引起军队或者是特务处的人员出去。”

    张天浩让人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搬上了卡车,然后对着宁涛等人吩咐道:“撤退!”

    很快,张天浩开着卡车直接消失在这么路上,而宁涛他们也直接分成了数个小组直接消失。

    只是胡四爷家里已经是大火一片,整个胡家已经成了一片火海。

    而张天浩他们离开不久后,便有不少的警察已经杀了过去,毕竟胡四爷在这一片还是有着很强的话语权。

    安排好了退路的张天浩此时已经离开了这一片地带,同时很早已经换了一辆子,至于那辆他偷来的卡车,早已经被他扔到了路边。

    ……

    “叮铃铃!”

    就在张天浩到家没几分钟,便收到了站里传来的紧急消息,原来是胡四海被杀,引得徐钥前都有些担心起来。

    “天浩,你到站里来,这几天,看来是不能消停了!”

    “是!”

    ……

    “大哥,胡四海家里起火跟我们有关吗?”张天浩看着有些担心的徐钥前,小声地询问道,甚至脸上有些不满。

    “你啊,怎么如此不敏感,明天是宋将军就职的日子,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是打宋将军的脸面吗,在就职前一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说宋将军会开心吗?”徐钥前直接给张天浩一个脑瓜子。

    “不过,你整天也不关心这些事情,宋将军就职于平津卫戊司令,估计即使是你知道了,你也不会在乎的。”

    “宋哲元将军?”

    “你还知道啊?”徐钥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才不满的说道,“现在何洪涛已经带人过去看了,估计很快便会有消息传来!”

    “何洪涛,大哥,我感觉到何洪涛对我们敌意满满的,虽然主任没有什么大事,再过一段时间便出院了,可他对你也太不尊重了,没事来找的我麻烦,这不是打你的脸吗,他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张天浩自然不会忘记给何洪涛上眼药,声音有些不满地说道:“他也就靠着主任对他好一点,还有,早上的行动是什么意思,在行动之前才向你汇报,让我们能拿枪的都去了,他想干什么!”

    “好了,你忍一忍吧,毕竟何洪涛是主任的心腹,以后主任来了,我也要听主任的,何况他的怀疑,是对所有人的,又不是对你一个人的。”徐钥前小声地安慰了一声张天浩,便又坐在那里问了起来。

    “对了,大哥,我听说兴隆赌场有何科长的干股,也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到是真的,毕竟没有我们的人罩子,他怎么可能开得下去,整个北平的大烟馆,青楼、赌场或多或少有我们党务处或者是势力的影子在里面,这里面的水深着呢,你以后小心一点。”

    “对了,别再去赌了,输了到是没有什么,可一旦赢得多了,便会有人有意见了。”

    “啊,我难得赢上一*,不至于找我的麻烦吧?”张天浩早知道这些人身后的势力,可徐钥前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大哥,那我便忍着,行了吧,我们兄弟俩到了北平,本来还想施一下手脚,却没有想到我们竟然做任何事情都束手束脚的。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