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一如既往的走在大街上,便看到了几个小孩正在卖报,其中便有张天浩收养的几个小孩。都是*岁的样子。

    就在他左右张望的时候,便看到了小忠也向他看过来,顿时便是一脸的喜色。

    “大哥,这是今天的报纸,你要看看!”

    小忠跑了过来,拿着一份报纸递了过来,然后一脸希冀的望着张天浩,有些犹豫的想要说什么,可却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是不是又没吃早饭?肚子饿了吧!”

    张天浩看着小忠,听着他的肚子传来了一些叫声,也不由得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关心的问道。

    “那个,大哥,我们的粮食不多了,只有十斤,最多两天便吃完了。小虎说节省一点,今天早上没有吃饭。”小忠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甚至不敢看张天浩,毕竟张天浩收留他们,给他们房子住,已经相当不错的了。

    “原来是这样啊,行,我一会儿给你们送过去!”

    张天浩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同时取出一个大洋递了过去,并小声地说道:“一会儿去多买点饼,弟弟妹妹们应该也没有吃饭,分开来吃一点。”

    “谢谢大哥。”

    “那去吧!”

    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重新坐上车子,拿起了报纸一看。也不由得一愣。

    一张照片正印上面,爱国人士曹先生于昨天回家的路上被人暗杀,死状极惨,一枪正中胸口,当场死亡。

    “这是……”

    张天浩报纸上的那张照片,脸色也是一沉,这个人是爱国人士,好像在昨天路上,他还发动演讲的,结果在回家的路上便被人杀害了。

    马上便想到了昨天夏奕提着步枪离开的场景,只感觉到一阵的头痛,毕竟这样的一个受着众人爱戴的曹先生竟然被人杀害。

    “真是丧心病狂,丧心病狂!”

    他也是一阵的无语,原来夏奕的目的是他。

    报纸上面虽然没有指名是谁杀害的,可是对于凶手是极其怒责,指责他们不去抗日,不去杀土匪,恶霸,却来找他们这些爱国人士的麻烦。

    针对性很样的一篇文章,即使是张天浩,看得也有些热血沸腾,可一想到沈知和的命令,便是一头的冷水。

    “算了,现在想到这么还真没有意思,还是去买点儿粮食给孩子送去吧!”

    ……

    “张科长!”

    “咦,曾科长,早啊!”

    “张科长,你迟到了!”曾相树报着一个点名薄,笑着说道,“你可要被扣钱的。”

    “呵呵,曾科长,有那么计较嘛,不就是一点点迟早,我刚才便准备去有点儿小事,这不,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他笑呵呵地说道,至于那点名薄的事情,他看都没看:“回见了。曾科长!”

    “回见!”曾相树也是摇摇头,然后便重新拿着点名薄到各处室去点名了。

    “张科长,主任让你过去一趟!”

    “是!”

    张天浩还没有走进办公室,便听到了钱秘书跑过来叫住了他。

    他便立刻跟着钱秘书向着沈知和的办公室走去。

    “主任,你找我!”

    “天浩,坐,这里有一份文件,你看看?”

    “是!”

    张天浩立刻接过了那份文件,认真的看了起来。

    安定邦,男,四十三岁……

    看着上面的内容,张天浩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整个事情看起来可大可小,如果上纲上线,那绝对是杀头的,如果轻拿轻放,那么,这个安定邦绝对会没有任何的事情。

    这不是重点,最关键的是,他是安可欣的父亲,这个沈知和把这份文件给他看,目的是什么,让他有些疑惑。

    现在他可是跟安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主任,你这是……”

    “安定邦有着通红的嫌疑,你知道怎么做吧?”沈知和一脸笑意的看着张天浩,甚至想看看张天浩的看法。

    “主任,委座曾经说过,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走一个,不过,这安家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我们最好能抓到真凭实据,如果真的通红,杀!”

    张天浩的嘴角微微一扬,便立刻出声道:“当然,北平这一段时间,事情已经够多的了,如果不小心应付,特别是外面的针对曹先生的事件还在发酵,一个不小心,很可能被有心人用来攻击我们党务处的靶子。”

    “噢,那你有什么注意?”沈知和饶有兴趣的看着张天浩,嘴角微微上扬。

    “一定还是请主任定夺,如果主任定他们一家有罪,必定有主任定罪的理由,那属下便让人去抓来!”张天浩又把皮球踢了过去。

    “呵呵,滑头,这个安家的罪名可大可小,想来,你明白我的意思!”

    “多谢主任的好意了,如果这样拿下人家的女儿,不是真心的,天浩宁可不要,毕竟我做过一次,可不想再要第二次了。”张天浩苦笑一声,直接摇摇头。

    “那行,你去拿下他们一家,毕竟他们一家的确是卖过给地下党一部分物资!”沈知和笑了笑。

    只是张天浩没有想到,沈知和竟然想用这一点儿小事拿下安家,这样的理由简单有些滑天下之大稽,即使是张天浩听了,也是一脸的无语。

    可是他还真没有办法反驳,只能领命去完成。

    至于沈知和的好意,他也明白,想用武力威胁安家把安可欣嫁给他,这算是帮他出气。

    “唉,这叫什么事情啊!”

    张天浩应一声,行了一个礼便告退了。

    ……

    “大哥,你说,主任这是什么意思,想为我出气,也不至于这样做啊,这不是让我里外不是人吗?”张天浩把文件拿到了徐钥前的办公室,直接找徐钥前抱怨去了。

    “呵呵,这是主任的高明之处,这叫什么,一箭双雕,甚至一箭多雕啊!”徐钥前看着张天浩那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马上便跟着笑了起来。

    “这是对你的考验,如果你真的答应过去威胁,会被主任看轻,毕竟儿女私情在党国的利益面前,一切都是空谈,知道吗?”

    “知道!”

    “如果你很好的完成,那么,主任会还会高看你一眼,毕竟为党国利益,而把私人的感情放在后面,而且你看到了吗,安家并没有什么后台,可安家有着不少的财富,有钱也是原罪,知道吗?”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张天浩苦笑一声,马上便明白了沈知和的目的,虽然他有着一定的猜测,可没有想到,这一次真是这样的。

    “唉,有必要那么做吗?”张天浩在内心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暗暗的鄙视了一眼这个该死的沈知和,这简单是明抢,可他还真是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