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飞机突然着地,然后发出剧烈的震动的时候,张天浩立刻开始关闭所有发动机,便对着边上的钱军大声地叫道。

    “立刻趴下,立刻趴下!”

    而张天浩也只能拉着操纵杆,小心的调整方向,防止撞到了那里,把他直接撞死了。

    当最后飞机头离那一面墙只有半尺的时候,飞机才完全停下来。也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他可能便直接去见阎王了。

    而他的脸也早已经吓得一片苍白,更有被冻的煞白,飞了这么长时间,吹了这么长时间的风,即使是他带着眼睛,也被吹得全身都快要结冰了。

    “张科长,张科长,我们活下来了,我们活下来了!”

    “我们终于活下来了,张科长,谢谢你,谢谢你!”

    钱军看着飞机停下来,从发懵之中便大声地叫了起来,直接抱着张天浩大声地叫了起来。那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叫了起来。

    张天浩也好不容易回过魂来,看着面前的这面墙,才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想要站起来,才发现全身已经被吓得没有任何的力气了。

    “钱军,我没劲了,快扶我一把!”

    “科长,我也没有力气了。”

    就在两人无力的说着话的时候,一队士兵跑过来,甚至帮忙打开了仓门。

    “你不是驾驶员?”

    “我不是,我是北平党部的后勤副科长,我们活下来了吗,我们活下来了吗?”

    本来那个航空司令,一个中将还想骂人的,可一听是一个党部的后勤人员,又不是驾驶员,想要骂人的打算都没有了。

    “这是什么情况?”

    很快,便有人把整个事情都说了一遍。

    而张天浩这个不会开飞机的人开着飞机直接开到了南京,这简直是天方夜谈,可现在问题是真的开到了南京。

    “你们,你……”

    只是张天浩虽然没有晕过去,可也好不了多少,而钱军身上的伤更重一些,全是被飞机玻璃打的,甚至已经破相了,血流了不少。

    “送陆军总院!”

    ……

    “什么,竟然是张天浩开飞机到南京,一个不会开飞机的竟然开到了南京,你特么的跟我说笑吗?”徐曾恩一听,马上便大声地喝斥起来。

    只是马上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主任,那边传来了消息,真是张天浩开的飞机,只是降落的时候,出现了意外,他根本不会降落,结果油没有了,差点儿掉下来,不过他们的运气不错,成功降落。”

    曾树得小声地说道:“不过,飞机还是出事了,那个副驾驶好像不是我们的人,而是一个日谍,那个驾驶员被他打死了,连飞机前面的玻璃都被打破了。”

    “该死的,北平是怎么查的,竟然让一个日谍混到了机场,而且还上了飞机,听随行的人员说,张科长发现飞机的方向不对,便阻止,可那个日谍直接开枪了,然后张科长直接打死了日谍。”

    “那现在张天浩人呢?”

    “送到陆军医院了,他被不少的玻璃划伤了,流了不少的血,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

    “特么的,真是福将,我说钥前怎么喜欢这个张天浩呆在身边呢,看来真是一个福将,一个不会开飞机的人竟然把飞机开到了南京,而且还成功降落。”徐曾恩也叹了一口气。

    “特使他们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只有张天浩和钱军两人受了伤,其他只是受到了一点儿惊吓而已。”

    ……

    在医院里,张天浩再一次来到医院。

    “张少校,我们又见面了!”

    就在张天浩倒在病房上,再一次睡来的时候,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也是一愣,可对方却主动跟他打了一个招呼。

    “方茹!”

    “对啊,很高兴见到你,你现在可是有名了,竟然让航空大队的上校大队长亲自送你过来!”方茹也是感觉到好奇,同时看向张天浩这个无赖,好色的*。

    “你是什么英雄,不会是又去祸害了那家的姑娘,被人家打出家来,便被航空大队的人遇到,把人救了吧?”

    “我祸害别人家的姑娘,都是你们来祸害我,我这么善良的好男人,竟然被你这么说,你这不是让我失望吗,我可是想过反抗的,可也不能给你们机会!”

    “*,*!”

    “狼,我喜欢!”张天浩笑了笑,然后随便的聊了起来。

    “对了,你怎么还在这里,这里可不是安全的地方!”张天浩有些疑惑起来,甚至看向她,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没离开。

    “我就在这里工作,我为什么怕,我又没有做坏事!”方茹先是一愣,马上便明白过来,张天浩早知道了她的身份。

    “对了,你不是在党务处吗,怎么又受伤住院了?”

    “这不,没事开飞机玩,结果便从北平开到了南京!”张天浩一副玩笑的笑着说着他的经历。

    “我呸,吹牛!”

    ……

    北平党部内。

    徐钥前看着沈知和递给了的电文,也是一愣,然后脸色跟沈知和一样,都充满了不敢相信。

    “对了,徐科长,张天浩会开飞机吗?”

    “开个鬼,估计他连飞机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他还开飞机呢。”

    “那他怎么会开啊!你看看这份通报,直接开到了南京,飞机的确是出事了,幸亏没有出大事,不然,我们的脑袋都要掉了。”

    “嗯,等他回来的时候,我要好好的问问,他这个飞机是怎么会开的。”徐钥前也满是疑惑。

    “这个,我也是很好奇,不过好像不大熟悉,不会降落,差点儿出事,我刚才南京那边的朋友。”

    “我去,他不会把开飞机当开轿车一样来开的吧?”

    “还真有可能!”

    ……

    就在张天浩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外界还是有不少人关注他的,特别是有一些关注此事的人,都很想知道张天浩为什么开飞机。

    同样还有一个人关注着张天浩,那就是那位大小姐。

    “小姐,那个张天浩又回南京了,春节的时候跑了的那位。”

    “哦,竟然回来了,给我把他抓起来,竟然跑回来了,我要让他看看,跑掉的后果有多严重。”她不由得笑了起来,甚至很快,他的脸上多了几分的坏笑。

    “大小姐,他受伤住院了,听说是开飞机回来的!”

    “他一个土豹子还会开飞机?”

    “是的,他本来是送苏联特使到南京的,结果飞机上机组人员是日谍打死了驾驶员,然后他便开着飞机来南京了,差点儿没降落下来。最后在跑道上的时候,没油才成功降落。”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走,我们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