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沈知和和董其虎从里面走出来,好像也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两人的脸色却是黑得如锅底,让张天浩感觉到祸从天降,甚至连他也没有想到会接待一个特使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天浩,这一次你做是不错,每进入房间的人或特都要检查,必须检查到位!防止有人进入!”

    “天浩,你做得不错,好好努力!”

    两人一人一句,然后便向着楼下走去。

    到是张天浩和何洪涛两人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吩咐,只能在这里呆着。

    “张科长,下面兄弟们都交给你了!”

    “那怎么好意思!”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对着那两队行队员板起来。

    “各位,下面的任务还要请各位多多配合,如果有不到之处,还请见凉,现在我来安排任何。”

    “你们两个站在那里,检查每一个过来的人,过来的物,连饭菜都要检查,先自己偿一口,然后才可以送进去。”

    很快,十个人直接分配开来,另一小队在605房间休息,两个小时换上一班。

    而钱军两人继续在607这里监听,要直到特使离开北平为止。

    “钱军,今天晚上,你们两个可能不能睡觉了,只能两人轮流来,过了今晚,我们的任务便会轻一点。”

    “没事,我们任务的时候,有时候两三天不睡觉,更何况就是一晚上而已。”

    “那就好,我先眯一会儿!”

    张天浩便直接倒在床上睡了起来,毕竟昨天晚上,他还真没有睡多长时间,从那胡同到家里,整个事情结束后,时间已经不早了。

    ……

    “八嘎,竟然失败了,帝国的精英竟然是这个样子,连支那的几头猪都对付不了,死了与活该,但没有完成,这是他们最大的失败。真是*!”

    在北平某个地方,一个小院里,一个穿着中国人衣服的日本人不住的大骂着那站着的手下,甚至左右巴掌直接把对方的脸给抽得肿了老高。

    “现在再安排人员去刺杀,瓦西里必须死,而且死在中国的土地上,竟然跑来跟帝国作对,真是*!”

    “少佐阁下,对不起,是我没有做好,只是现在和平饭店内的人员太多了,我们的人想要进去都困难。”

    “想办法,必须想出办法来,把对方解决了!”

    “要不大人,我们如此做,你看如何?”

    “只是好像没有相应的地方吧!”

    ……

    张天浩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不知不觉之中,天色已经晚了,而606的门也被换上了新的门。

    “左兄弟,你跟领着两个人跟我下去一下,看着后厨给我们每个兄弟做一些饭菜送上来。”

    “好嘞!”

    左诚一听,马上便点了两个小队成员跟着张天浩向楼下走去。

    “先生,不知你们要什么?”服务员看着张天浩,然后询问起来。

    “让后厨给我们准备三十人的晚饭,简单一点,两菜一饭便可以了!”张天浩看着服务员,笑着说道。

    “好的,先生,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谢谢!”张天浩笑了笑,然后对着左诚说道,“你跟两个兄弟亲自看着,另外,吃饭的顺利是,先是五个人吃,然后再安排五人吃饭,中间间隔至少一刻钟,反正是夏天,冷了也能吃。”

    “分成四批?”

    “不错,剩下的人全部最后吃饭,毕竟现在任务期间,所有人都要小心为上,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其他的意外。”张天浩还是小心的叮嘱。

    “明白了!”

    “那去看着吧,还有,六楼别让人上去了!除了我们之外,任何进入的人都要认真检查。”

    他说完,便走了和平饭店,然后站在饭店的外面,摸出了一根烟,放在鼻子上面闻了闻,便要又放了回去。

    对于烟,他还是强迫自己戒了,或者是减少抽烟的机率。

    毕竟抽烟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毕竟有着淡淡的烟味把自己的命丢的情况,他可是见得多了。

    “哎呀,这不是张科长嘛!见到你真的高兴,相见便是缘,我们去喝一杯,如何?”这时,就看到了对面走过来一个中年人,看到张天浩的一瞬间,便热情的走了过来。大声地叫道。

    “原来是闻老板!”

    “走,张科长相见不如巧遇,好几次请张科长,张科长可是大忙人,今天一定给个面子,我们喝一杯,如何?”闻老板直接走过来,拉着张天浩,笑着劝道。

    “感谢闻老板了,中午喝得有点多了,现在实在是喝不下去,现在一闻到酒便反胃,真的!”张天浩连连拒绝起来,同时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意外。

    毕竟这个时候,遇到这姓闻的,让他不得不小心起来。

    “张科长可是海量,怎么可能被一顿酒喝上头呢,要不我便在这里开一桌,如何?”闻老板立刻应和说道。

    “真的不麻烦了,我准备到前面吃完馄饨,清清胃子,要不我请你到前面吃上一碗,别的我可能请不起,但这一碗馄饨还是可以的!”

    他笑了笑,指了边上的馄饨滩子。

    “这个不好吧,请张科长吃这个,那不是不敬重张科长嘛?”闻老板立刻有些为难的说道,“要不我们就在这个和平饭店炒两个菜,你看如何?”

    “不用,真的不用了!”

    张天浩直接拒绝,然后又看了看不远的那两个馄饨滩子。

    不过,他的脸上却多了几个疑惑,毕竟那里的馄饨滩子,他白天看过,只有两个,现在竟然多出一个来。

    “有意思!”

    闻老板直接把张天浩引到了那家新的滩子面前,拉开桌子便坐了下来。对着伙计大声叫道:“来两碗馄饨,多放一点香菜!”

    只是张天浩并没有多说,而是眼睛余光扫过了三家馄饨滩,那两家的滩子都是中年人,岁数比较大,而这一家的滩子人却相当年轻,甚至动作好像有点儿生硬。

    如果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其中的区别,只是那包馄饨的熟练速度,还是有待于提高。

    “对了,张科长,什么时候帮我走一批货过来,价格好说!”

    “不会是违禁物品吧?”张天浩大有深意的盾了对方一眼,淡淡地说道。

    “怎么可能,我可是一个合法的商人,怎么去做违禁物品生意,如果上面的张科长罩子,生意上便会少了许多的麻烦,你说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