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重新把车子放好,直接尾随着十三姐向着永和赌场而去。

    不过,让张天浩有些吃惊的是,十三姐并没有直接进入赌场,而是从赌场的另一个方向绕了过去,向着小巷拐了进去。

    张天浩走在阴影之中,如同幽灵一般,盯着已经消失的十三姐和那黄包车,脸上也多了几分的疑惑。

    然后小心的向着前方跟了过去。

    整个小巷是一个死胡同,在这里,除了这一条路,根本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只是当张天浩刚刚靠近这个小巷的时候,便看到了小巷入口处竟然有一个人坐在那里,而且是坐在阴影之中。

    如果不是手中点着一根烟,那烟头一闪一闪的火光,他还真看不清楚那里竟然坐着一个人。

    “该死的,这里还有一个人看着,是不是有点儿怪异啊,难道这里是什么重要的联络点吗?”

    他可是记得这里不是那泰和帮的驻地,即使是他,对于这里的印象也是几乎没有。

    看了看前面的那个坐在阴影中的人,他想了想,然后从一边直接翻了过去,从屋顶上小心的潜了过去。

    很快,便潜入了胡同的里面,让他有些震惊的是这里还不止一个人看守,都隐身在黑暗之中,如果不是那淡淡的烟味,他还真是被骗了过去。

    当他好不容易到了里面的时候,使看到一个二楼的地方,还亮着灯,显然这里还没有睡觉。

    “八嘎,八嘎,我们怎么会暴露的,是谁把我们暴露出去的!”

    “你是大大的不好的,竟然勾引张天浩失败,这便是你工作的失败,把它撅起来,我要好好的让你知道失败的后果,噗!”

    “辛本君,对不起,是我的错,请你狠狠的惩罚我吧,我甘愿受罚!”十三姐的声音之中带着媚惑,甚至带着一些愉悦。

    张天浩便听到了一句日语的咒骂声,甚至还夹杂着一些不清不楚的娇哼声,好像是……

    他一想到那种辣眼睛的画面,便是一阵的无语。

    不过,这低低的声音在黑夜之中还是相当清晰的,即使是有着十几米,还是能听到一些。

    他很快便整个倒挂在屋子外面,然后贴着那窗户悄悄的向里面望去,便看到了一个男人正伏在一个女人身上做着一些少儿不宜的动作,而那女人跪在地上,不时哼哼几句,好像相当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这不是茶馆的老板吗,还有这个女人,怎么是那十三姐?而且还是日本人!”张天浩看到两人脸的时候,顿时便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他很想到把这个画面拍下来,送给那位泰和帮的帮主,可马上便取消了这种想法,毕竟一旦拍,马上便会暴露他的行踪。

    “*,今晚你竟然没有拿下张天浩,你是干什么吃的,帝国培养,连一个小小的男人都拿不下来,你有什么用!”

    “对不起,辛本君,是我错了,我一定争取早点儿把他拿下来。”

    张天浩倒挂在窗户外面,甚至看着里面的画面,都有些辣眼睛,这一次,他真的被辣到了,要不是想要看看这里还有什么东西,他都想要骂人了。

    “对了,慧子,我的密码本和电台都在永和茶楼,有时间帮我拿出来!”

    “什么,辛本君,你竟然把密码本放在永和茶楼,一旦丢了,那可是大罪!”慧子的脸色也是相当难看,不过还是任由这个辛本折腾。

    “闭嘴,以北平党务处的废物能打到我的东西,那才怪事了!”辛本便是一声低喝,然后无力的向后仰去,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辛本君,这个事情,我会派人去取的,但我不保证能取回来,另外,组织上的费用,你不会也放在里面了吧?”

    “当然,我藏起来的,以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

    张天浩听着辛本的自信话,也不上得摇摇头,太自信了,可不是好事情,现在东西全部被他拿到手。

    “什么,那么多的费用,好几十万大洋的黄金,你全部放在那里,那可是永和赌场半年的收入,现在被你一下子丢了!”慧子直接站了起来,脸色也有些不善。

    “八嘎!”

    辛本感觉到权威受到了挑战,便是一声大骂,穿上衣服,直接走了房间。

    慧子十三姐看着离开的辛本,也不由得低声骂了起来:“真是猪,帝国怎么会派了这样的猪来跟我搭档。”

    十三姐穿好了衣服,然后便向外面走去,很快,便离开了这条小巷,然后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张天浩看着离开的十三姐,脸上也多了几分的好笑。

    “也许让徐钥前来收拾这个尾巴了。”

    张天浩想了想,然后便从楼上阴影的地方离开了这一幢小楼,消失在不远处。

    ……

    “大哥,我发现了永和茶楼的老板了,你要不要带人过来把他抓起来,另外,就是在风堂胡同这里。”

    张天浩站在大街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直接拨通了电话那头的徐钥前电话。

    “你还没有回家睡觉?你怎么发现的?”

    “大哥,我是跟着十三姐过来的,其实她不是所谓的什么十三姐,更不是什么辛钥慧,而不是叫慧子,那个茶楼的老板叫辛本,具体姓什么,我这就不知道了!”

    “好小子,有你的,你让我在党部这里再一次露脸了,不错,不错!”徐钥前也没有再追究张天浩为什么没有睡觉,而是开心的去给沈知和报信了。

    毕竟他们不是行动队,也不是情报科的人员,行动必须上报给沈知和,报给沈知和,至少他们也是大功一件,至于其他的功劳,那便算了。

    反正首功是他们的,边边的利益大家都均沾,你好我好大家好。

    此时,沈知和还没有回去睡觉,而是坐在党部译电科里,让译电科的人翻译这本日文密码本,毕竟他们虽然可能认识,但不一定准确。

    “主任,刚才天浩又传来了一个消息!”

    徐钥前跑过来,小声地在沈知和的耳边说了一句。

    “十三姐竟然是慧子,有意思,看来我还是小瞧天浩!”沈知和不由得在心里暗想,马上便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想法。

    “通知马文斌和何洪涛,立刻抓人,再给我搞跑了,看我不扒了这两个人皮。”他马上便阴沉着脸,然后对着身边的秘书处张其融低声地吩咐道。

    “是!”

    好应了一声,然后便转身向外走去。

    不过,张其融的内心也是相当的腻歪,毕竟这些情报都是张天浩发现的,现在人家都跟踪到了日谍的据点了,她都怀疑他们党部的这些情报处是不是吃白饭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