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不由得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吕红,嘴角不由得笑了起来。甚至眼神看向吕红,嘴角多了几分其他的意思。

    “吕秘书,不是我不想借给你打,而是我这个电话机出了一点问题,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电话出了问题?”

    吕红也是一愣,然后准备拿起电话,准备试试。

    只是张天浩随意的坐了下来,然后他的右腿轻轻的按住了桌肚里的那一个小小的突出点,顿时整个电话机便处于断线状态。

    这是一个小小的机关,正常情况下,只要张天浩不按,那电话处于正常使用状态。

    “咦,真的没用,唉,那我回去了,对了,张科长,晚上请你喝酒哦,可不允许缺席。”

    随着吕红的离开,张天浩看着消失的背影,他的脸上不知何时浮起了一抹警惕。

    与此同时,吕红离开后,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现在整个站内都流传着晚上去台滩子抓红党和日谍的事情,现在倒是好了,这个吕红跑到他这里来想要干什么。

    可整个站里全部被管制起来,甚至与外界的电话都不允许。

    难道这个吕红的身份有问题吗?张天浩也不由得警惕起来,在这里,任何人即使是看起来人畜无害,可这是什么地方,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有好人吗?

    “对不起,只能牺牲你了!”

    吕红走了不远处的厕所,很快,便越过了厕所的窗户,进入了楼下的马文斌的办公室。

    一通电话直接打了出去,如果有人注意的话,便会发现,在他打电话要电话的时候,便看到她的手中多了一个“u”型的小型音叉。

    她每说一句话,便看能听到传出去的声音开始变形,使得她的声音变得拉长,或者是变调起来。

    “家里的,今天便不会去吃饭了,把饭放在窝里保温,别浪费了。”

    随着电话打通,那头在接过电话之后,听了他的话,便直接挂了,一句话也没有说。

    吕红也算了松了一口气,马上又窗户重新回到了了三楼的卫生间,在里面整理了一下,才平复情绪走出来。

    ……

    “主任!”

    就在沈知和的办公室里,译电科的汪书香拿着一张纸走了进去。便看到了整个党部的六大巨头都在这里。

    “书香,坐,有什么情况?”

    “主任,有人向外打了电话,我们已经记录下来了,是这个电话:75462.”

    “是谁打的,查出来了吗?”

    “是一个女声,但我们也不知道是谁的声音,而且对方隐藏得极好,很可能不是她的真的声音。”汪书香立刻汇报,神情之中也多了几分的严肃。

    “该死的,我们党部还是出现了内监,看来我们党部还是四处漏风。书香,是那一个房间的电话打出去的,还有刚才这一段时间有什么人出去过吗?”

    “没有,除了张科长到门口让人送了一包烟,别的什么也没有。”

    “钥前,张天浩是怎么回事,我不是通知过不允许与外界接触吗?”沈知和立刻脸色一沉,厉声地说道。

    “哦,主任,张科长并没有出去,就在警卫的面前,让一个小孩子拿了几包烟,自己只拿一包,其他送给警卫了,而且给的是大洋。那个小孩还拿大洋吹了一下。”汪书香立刻补充了一句。

    “对不起,主任,是我管理不严,我一定回去让他写检讨,该死的,我都让他不要出去,他还要出去买烟。”徐钥前立刻低声承认错误。

    “嗯,告诉张天浩,下不为例。”

    “报,张科长求见!”

    就在沈知和对张天浩发表不满的时候,便听到了门口传来了警卫的通报声。

    “咦,我到要是看看这个张科长有什么事情,让他进来!”沈知和立刻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然后对着门卫大声地吩咐道。

    张天浩立刻走了进去,然后给各个科室一把手,甚至主任和书记行了一礼。

    “张科长,有什么事情吗?”

    “主任,还有书记,我是来申冤的,我和徐科长是新来的,也不至于欺负我们,监视我们吧?主任,你可以给我做主啊!”张天浩一脸委屈的叫起冤来,而且好像被无数少女给欺负的那种表情。

    本来还一肚子火的沈知和也是一愣,更别说徐钥前,看向张天浩,都有些莫名其妙,一头的雾水。

    “胡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是对党国的不信任,对我和书记他们不信任,是对我们内部的不团结,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你可知道后果?”沈知和马上冷下脸来,声音变得更加严厉起来。

    “主任,我们真的冤啊,如果不放心我们,何别给我们装上监听设备呢,我和徐科长后来的,也不至于两人办公室里都装上*吧?”

    “什么,你说什么,你和徐科长办公室里有*?”

    马文斌也是一脸的震惊,对于内部排查可以,但没有得到授权私下装*,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违反规定,而且还是相当严重的事情。

    “你确定?”董其虎也是一脸认真的询问起来。

    “是的,不过我没敢动,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敢跟主任和书记开玩笑。”

    “马科长,何科长,你们跟张科长去一下,然后不要惊动任何人,给我查一下,特别是我们几个人的房间,都给我查一下,看看没有其他的窃听设备!”沈知和立刻阴沉如水,毕竟这种监听是什么行为。

    “是!”

    很快,三人并没有惊动任何人,而是去了张天浩的办公室和徐钥前的办公室里,直接找到了两个*。

    同时更是从后勤那里领了一个窃听检查设备,对着沈知和的办公室以及其他各个的办公室里进行了一一排查,才发现,除了张天浩和徐钥前的办公室,还有一个便是田中雅也有一个*。

    各个科室正副科长,书记,主任的办公室里进行了排查,竟然查出这么多的窃听设备。

    “*,这是找死,何科长,立刻查,这是新型的*,虽然是有线的,但这质量很不错,我想,至少也有三台这样的设备,可以补充一下站里的需要。”

    “是!”

    很快,一队队行动队员直接出现在各处,对整幢办公楼进行排查。

    半个小时后,便看到了马文斌和何洪涛抱着三台设备走进了办公室,直接摆到了众人的面前。

    “主任,我们也查了,是后勤科的科员王保传把这三台设备藏在存储间最里面,本来不大的存储间被隔成了小空间,专门存放设备。我们去的时候,他还刚刚从里面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