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张天浩又恢复了三原小次郎的身份,继续在上海各地去转了转。

    “社长,您让我关注的青帮高家的那个高兰芝今天在玛丽亚教会医院生孩子!”就在这时,千重武腾的电话直接打到了张天浩的家中。

    “哦,那我们去看看,安排一辆子,与青帮的本地人合作,对我们还是有一些好处的。”张天浩笑了笑,然后脸上多了一份的意外表情。

    随着张天浩把电报发出之后,可以说,也是无事一身轻,第二天又恢复了三原小次郎的身份,在一个手下波里秀子的带领下去玛丽亚医院。

    “三原社长,你好,没有想到,小女之事还让三原社长跑一趟,真是让我倍感荣幸。”高金宝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天浩会以三原小次郎的名号过来看看高兰芝。

    “高君,太气了,我听说高君的女儿正在生产,过来看看,毕竟高君是我三原小次郎的朋友,对于我三原会社的发展作出了不小的贡献。”张天浩笑着气的说道。

    “三原先生,说起来,丢人啊,丢人啊,这是我高家不幸,死丫头跟别人鬼混,结果,唉!说起来全是泪啊!感谢三原先生亲自过来看望,想来,兰芝一定会倍感荣幸。”高金宝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可以说有兴奋,也有失落,这种心情可想而知。

    现在他在青帮内部几乎成为一个笑话了,让他出去都有些抬不起头来了。

    “高先生,恭喜您,你得了一个孙子!”

    这时一个*走了过来,笑着向高金宝贺喜起来。

    “孙子,呵呵!”高金宝一听,嘴角兴奋的咧了开来,甚至看向*的脸上都带着一种喜悦,“有赏,有赏,福伯,给所有医生*一人十个大洋的打赏。”

    “三原先生……”

    张天浩摆摆手,脸上也难得的流露出一抹难得的笑意,那眼神也变得温柔了许多。毕竟这是他第二个儿子,可是第一个儿子却连面都没有见到,便出来了。

    那种父爱可以说是深入到骨髓之中来了。

    “恭喜高先生,这样吧,波里小姐,即使是大喜事,你去数数,有多少人参与为高小姐接手的*,一个一百日元打赏,喜庆的事情,应该跟所有人一起分享!”

    一日元,差不多是大半个大洋,连高金宝也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的三原小次郎会如此大的手笔。

    虽然近千日元没有什么,可他却替他付了。

    “感谢三原先生!”

    “高君,气了,喜事要学会分享,这是我一向的原则,我们进去看看您的外孙,如何?”张天浩立刻提议道。

    “可以,三原先生,请!”

    “两位,高小姐刚刚生产,需要休息,请不要大声地喧哗,谢谢配合!”那个*立刻小声地向两人建议。

    很快,两人便回到了病房里,一个特护的专门病房,独间的那种。

    张天浩看着床上已经精疲力竭,还带着一丝的困意的高兰芝正坐半躺在床上,而她的手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婴儿,正躺在那里睡觉。

    “高小姐,辛苦了!”

    “爹,这位是……”高兰芝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张天浩,眼睛突然一缩,可马上有些疑惑起来,毕竟她不认识张天浩。

    不过,即使是此时的张天浩,也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几乎深入到骨子里的,毕竟有些时候,那种莫名的相连,即使是她也难以忘怀。

    “这位是三原会社的三原小次郎先生,这是我女儿,这便是我的外孙,只是名字还没有起,让三原见笑了。”

    “高小姐,我可以抱一抱宝宝吗?”张天浩笑了笑,然后走过去,小声地询问一声。

    “这……”高兰芝一听,也是一愣,毕竟一个陌生人要抱她的儿子,虽然这个儿子来路有点儿问题,连他的父亲都不知道叫什么。

    “可以,可以,三原先生能抱一抱,便是他的福气!”高金宝笑了笑,然后一脸笑意地说道。

    “可以吗?”

    高兰芝也微微点了点头。

    张天浩这才小心地抱起了宝宝,然后双手托着,心里也不由得感叹,命运这种东西真是奇妙,竟然不经意间多了一个儿子。

    “真可爱,真是可爱,看着,他睁开眼睛看着我了,看着我了!”

    张天浩笑着看着这个小家伙竟然睁开眼睛,然后那对大眼睛盯着张天浩,有一种好奇的感觉。

    “谢谢!”

    抱了两分钟,张天浩才把小家伙放了回去,很可能小家伙饿了。

    “高先生,我先走了,我也没有什么礼物可送的,这样吧,这是十万日元的支票,算是我一点儿心思,如果可以,我还可以认下这一个干儿子,当然,还是要征询一下二位的意见!”张天浩笑笑,然后把支票递了过去,便转身离开。

    毕竟高兰芝和高金宝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张天浩的问题,毕竟拒绝也不好,不拒绝也不知怎么说。

    高金宝站在窗外,看着离去的张天浩,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化多端,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毕竟张天浩带给了的压力还是挺大的。

    毕竟张天浩是一个日本人,而且看样子,身份还不低。

    “兰芝,苦了你了!”

    “爹,我到是没有什么,只是这个三原小次郎怎么会对宝宝有兴趣?”

    “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一次他直接出手十万日元的礼金,这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高金宝也是不确定张天浩的意思,甚至都不知道张天浩到底想要干什么。

    “爹,这个礼金有点儿烫手啊!”

    “我知道,可是我不好拒绝,毕竟他只是以私人身份来见你我的,而且我看到孩子的时候,好像挺开心的,关于这个三原会社,我也了解过,扩张很快,只是这位社长神龙不见首,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

    “爹,如果这样的话,那算了,礼金便收着吧,退我们没有办法退的,只是我感觉到这个三原社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那里见过他。”高兰芝有些累了,然后便直接闭上眼睛。

    ……

    “对了,波里小姐,我们吃点午饭,然后再去各地看看,查查各地的工作情况如何?一会儿,记录一下,针对所有员工,工作业绩突出的,可以奖励,如果工作退步的,那辞退吧。这个决定,以个人的业绩来确定,你事后考虑一下,向武腾君去决定。”

    “是!”

    “对了,还有,关注一下这个高家几个口,其他的事情我们不问,如果高兰芝和她的儿子出问题了,帮上一把。你跟武腾君说一下,其他的便不用多管。甚至可以专门派人盯着他们,保护母子的安全。”

    “是!”

    ……

    “保罗,是我,给我几套窃听设备,有没有问题?”

    “咦,罗,亲爱的罗,你怎么会出现在上海,要不要我们喝上一杯,你现在可是值十万大洋呢?”电话那头的保罗笑着打趣着。

    “不用了,你给我几套最新的设备,我会派人跟你过去取的,要多长时间,我现在还诱使出现见面。”张天浩直接拒绝道。

    “这个可以,只是你要那种型号的窃听设备,不同设备之间的价格也不同,不过,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你看如何?”

    “可以!”

    两天,张天浩看着面前的八套设备,其中旧款四套,这也是党务处现在正在使用的那种设备,而最新的四套。

    “保罗先生,这是两万美金,感谢你的到来!”

    “好,替我向罗先生问好,如果他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价格绝对公道。”保罗笑着看向张天浩,带着一股无比的自信。

    “可以,对了,罗先生让我问一下,上一次请你订购的手术机械准备好了吗?”

    “我还以为他不需要了呢,我便没有订单,如果你们要的话,我帮人订购。”保罗一想到上万套手术器械,便是一阵的心疼。

    “那不用了,既然没有订,罗先生吩咐,便不用再订了,他会从其他的渠道订下一万套手术器械。”

    “那真是遗憾!”保罗耸了耸肩膀,无奈地摇摇头。

    “保罗先生,再见!”

    “再见。”张天浩开着车子,便离开了码头,向着市区驶去,而保罗看着张天浩离开,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的疑惑。

    毕竟张天浩虽然外貌变了,声音变了,可是还是有些东西没有变,那就是习惯,不可能一下子改变掉的。

    “该死的*,你就是罗,你就是罗,我怎么没有发现,竟然又让你从我的身边离开了,不过,你可跑不了,你再变,我也会把人给揪出来。”

    保罗看着已经不见的张天浩车子,马上脸色便阴沉下来。马上便想到了张天浩的车牌号,嘴角还是流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笑意。

    只是他永远不知道,这辆子到了不远处,便已经被张天浩收了起来,甚至到了不处的那处住处,连装饰都换了。

    ……

    “浩哥,你要离开了吗?”

    连南京的文雅月等几个人都来了,虽然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可还是让八个人有些不舍。

    “这样吧,今晚,我们喝上一场,明天我便要离开了,你们看如何?这是我的别墅,以后有时间,我会过来相聚的。”

    他看着赵竹悦等人,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

    “浩哥,你又来了!”

    几女一听,马上便明白什么意思,只有刘成东两个男生也明白,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们早已经知道了张天浩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