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党务处一个小办公室内,沈知和、董其虎、何洪涛,还有马文斌四人正坐在那里,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杯红酒,自在的品着。

    而边上的张其融也是笑呵呵的,给几人倒上一杯酒,然后坐在一边准备记录着什么。

    “何科长,马科长,这一次飞月计划很成功,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真的上当了,真的组成了一个工人纠察队,哈哈哈!”沈知和笑着举了一下杯中的红酒,大声地说道,掩盖不住那股兴奋劲。

    “主任,一切都是主任的功劳,在主任的指挥下,才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打入其中,深到他们的中层,这一次的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基本也可以收尾了。”何洪涛笑了笑,然后也一口喝光杯子中的红酒,淡淡地说道。

    只是董其虎双眼盯着杯子,然后又把手中的琉璃酒杯摇了摇,才淡淡地吐出一口气,双眼更是闪过一道凶光。

    “你们感觉到这红酒如何?”

    “这是法国正宗的好酒,品味极佳。”

    “是啊,书记,有什么话,尽管说!”

    董其虎摇摇头,然后才轻轻的说道:“这酒都倒出来了,可是你们没有发现,这酒还是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香吧,红酒喝之前,要醒酒,然后再摇,我们这酒才倒出来,还没有好好的摇摇,香气还没有达到最高点,现在喝下去,是不是有点儿早了一点。”

    “是啊,书记说得不错,火候还是差了一点。”马文斌也附合道,“现在他们才起来,如果我们一下子抓了,那么,还有许多正在犹豫的人还没有进网,不就会有漏网之鱼了吗?”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好,好,实在是太好了。”沈知和一听,也笑了起来,“看来这一次的飞月计划还是相当成功的,各位都是党国的精英,这一次成功,我会为各位向南京请功。”

    “谢谢主任!”

    虽然沈知和和董其虎两人之间的矛盾相当大,可是在对付红党方面还是一致的,根本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而到现在,一切都按着他们的预计走。

    ……

    “社长,你回来了!”

    千重武腾看着从火车上下来的张天浩,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接过张天浩手中的箱子,笑着说道:“社长一路辛苦了!”

    “走,我们会社里,你这一段时间做得很不错,我很欣慰,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张天浩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一丝赞许。

    “是!”

    千重武腾立刻走过去,拉开车门,让张天浩坐了进去,而他自己跑到了副驾驶上面,对着司机轻声吩咐道:“回社里。”

    张天浩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后面,双目微闭,一脸的淡然,只是他的脑海之中多了几分的想法。

    “对了,武腾君,这是我在火车上发现的东西,你看看,我感觉到很有意思!”张天浩把其中一份关于这一次大*的报纸递了过去。

    “是啊,这些人太可恶了,竟然骗了这么多钱,这绝对是世纪以来最大的*!”千重武腾一看张天浩递过来的报纸,然后又看到了张天浩的双眼不时眨了几下。

    显然张天浩并不放心他身边的这个司机。

    “对了,社长,这一次打算呆多久?”

    “这个我也不大知道,毕竟我也是要帝国服务的!”张天浩笑了笑,只是眼中多了几分的严肃。

    只是张天浩并没有说出来,他所谓的帝国服务,不过是想要挖日本帝国的祖坟而已。

    “社长太伟大了,帝国有社长这样的人,真是帝国之福!”

    “社长,要不要明天为社长回归举办一次舞会?邀请一些我们认识的帝*方来认识一下?”

    “不用,我们的体量还小,我们虽然可以发财,但现在见识的都是一些帝国的小角色,根本接触不到高层,我们没有必要。”张天浩淡淡地笑笑,然后摇摇头。

    三原会社,张天浩再一次来到了这一幢只有五层楼的总部,再看上面的装饰,明显比起以前来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原来才是几个人,可现在人来人往,甚至现在应该是下班的时候,可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到来。

    “社长,这些人是我们这里的员工,知道社长来了,所以都想见识一下社长的风采!”

    “哈哈哈,武腾君辛苦了!”

    张天浩笑了笑,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各位,感谢你们在这里等我,初次见面,还请各位以后对三原会社多多关照,第一次见面,我也没有什么见面礼送给大家的,这样吧,武腾君,这一个月,所有人工资加倍,当然是他们得到的那部分加倍,另外,所有人到前面的酒馆,算是我请。一会儿,我和你过去!”

    “感谢社长!”

    “感谢社长!”

    声音之中多是日语,甚至还夹杂着几声汉语,毕竟多等了三四个小时,可以得到一个月的工资,外加这位神龙不见首的社长请。

    “诸君,你们先请,我和武腾君一会儿再过去!”

    “是!”

    很快,张天浩和千重武腾来到了办公室里,千重武腾才对着身边的一个日本女人介绍道:“社长,这是我的秘书,叫波里秀子,她是帝国培养的高才生!”

    “原来是波里小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请社长以后多多关照!”

    “好吧,你给我和社长一人一杯茶,然后我和社长有要事谈!”千重武腾对着波里秀子吩咐道。

    不一会儿,波里秀子便为二人泡好了茶,退了出去。

    “社长,请!”

    “嗯!”

    张天浩慢慢的闻着茶香,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入鼻孔,而茶水更是如同玉露一般淡黄清澈,给人一种难以抑制的*。

    “好茶,没有想到,波里小姐泡的玉露也是一绝。看来你这个秘书不简单啊!”张天浩笑了笑。

    “是的,波里小姐是帝国早稻田大学的高才长,学的是商科,而本来喜欢茶道,更是家族茶道传承。”

    “不错,人才应该有该有的地位,我们要尊重人才,只有尊重人才,我们才能挣更多的钱。”他很满意千重武腾的解释。

    “社长,我向你汇报一下,这半年来的收获,整个来说,我们三原会社是以一种高速发展的速度向着四周扩张,而县我也是以社长的布局,大的地方设立分部,而小一点的地方,我们直接以合作的形式进行拓展。”

    “上半年我们总计投入一百五十万日元,还有大洋八十万,在南京,安徽、苏北,福建等几个地方建立了分部,基本上一个省设立了三到五个分部,其他都是以合作的形式,现在正向着西边拓展……”

    “而我们这半年来,由于投入较大,基本上大部分的收入都投入进去了,除去投入,我们大约挣了五十万大洋。”

    “很不错,真的很不错,你做得很好,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我相信你的能力,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好,好,好!一会儿我敬你一杯。”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亲自给千重武腾倒一杯茶。

    “对了,说说股票的事情吧,我想,你一定给我一个更大的惊喜。”

    “社长,我按您的要求,我找了五个外国人,三个美国人,一个英国人,一个法国人,然后让他们帮我建立公司,甚至还动了社长留下的一百万美金,直接开办了五个公司,而且全是国外的公司……”

    “五家公司大约为我们提供股票收入3.5亿美金的收入,我直接留下了三千万美金在我们的固定帐上面,其他的3.2亿全部打了社长指定的帐户上。”

    “这么多?”

    “是的,特别是我们利用一百万美金运回来的半吨黄铜,不对,是少量的黄金金砖,本来还带着看消息的事情,结果被我找人用报纸报道出去,顿时引起了疯涨,直接从原来的65大洋一股,涨到了356大洋一股,而且我还在不断增发新股,光是这黄金这一项便为我们提供了2.3亿的资金。”

    “不过,整个所有的资金数目也只有我知道,同时也只有秘书知道一些风声,其他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事情是我们干的!”千重武腾立刻笑了起来。

    人才,真是特么的人才,张天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只是提供了一个思路,可结果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好,好,好,真是没有看错人!”

    张天浩也直接重重的拍了拍千重武腾的肩膀,大声地笑道。

    “你从三千万中划出一千万,算是对你的奖励,剩下的两千万作为我们的发展基金,另外,帝国又要发动战争了,你把你的家人送到美国去吧,那里安全一些,乘着现在还没有那么严格。”

    “社长,打仗?”

    “是的,很快便要大规模的战争,以前都是小儿科而已,到时候物资会紧张,你要想让家人生活好,必须要把家人送走的。”张天浩直接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社长,这个战争不可能涉及到我们本土,再说,我们帝国的实力是多么强大,想来您比我们更加了解!”

    “武腾君,什么是兔子吗?听说过中国有一句话,叫狡兔三窟吗?我们不能把任何的希望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知道吗?”

    “原来社长是这个意思,给我们自己多准备一条退路!”

    “嗯,还有,那五个外国人,也差不多送他们去见上帝了!”

    “社长,他们已经去见上帝了,不过是我派人用别人的名义各处走走,然后会消失的。”

    “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