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张天浩的这一批学生被放出去,整个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相反,学生的思潮运动了是越演越烈,甚至大量的学生参与。

    而且本来已经回家的北大学生,也开始纷纷回归学生,参与到了学生的运动之中来。

    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这只是刚刚开始,一是反日,二是北平的*事件使得全中国的学生都开始闹了起来。

    工人开始罢工,市人也开始罢市,可以说现在整个北平,天津,上海,武汉,南京的学生,工人都纷纷响应,使得本来已经麻烦不断的北平站变得更加的热闹起来。

    北平站党部会议室里。

    十几个人坐在那里,甚至还有三朵金花了在其中,会议室里已经是烟雾弥漫,甚至都引起了三朵金花的不满,毕竟太浓了,许多人都开始吸二手烟。

    而张天浩早已经开始戒了,现在的他,对于烟来说,并不是那么热衷,毕竟有时间烟还是会坏事的。

    即使是现在窗户已经打开,外面都能看到会议室里的烟如同做饭一样,不断的往外飘去。

    能安静的坐在这里的,除了张天浩好像没心没肺的一样,还有徐钥前等少数人正襟危坐,并没有任何的意见发表。

    “各位,现在大家思考一下,我们如何把这一场学生,工厂运动给*下去,现在已经引起了上锋的注意,甚至现在整个北平的事情影响也是越来越大了。”

    沈知和重重的敲着桌子,大声地说道:“现在大家都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让这一场*平息下去,如果谁能想出办法来,我会重重奖赏。”

    “现在正是党国多灾多难之际,大家必须精诚团结,合作共进,才能共度难关,何委员长教导我们,退有时间也是进的一种方式,只有大家群策群力……”

    整个会议都是在听着沈知和大声地讲话,下面的人都端正态度,认真的听着,甚至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本子开始记录起来。

    即使是张天浩也不例外。

    “董书记,你来说说吧,你有什么看法?”

    “主任,我一切都听从主任的安排,主任叫我往那,我便往那,一切都在主任的带领下,总结起来……”

    “何科长,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何洪涛一听,也立刻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主任,小小的工人,学生还敢*,抓,不抓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平民怒,敢*者,杀!”

    “坐下!”

    沈知和一听杀字,便是一头的大,甚至声音都严厉了许多。

    “汪科长,你呢?”

    “对不起,主任,最近的电台信号有点儿多,我这里事情也多,监听还需要大量的人手,我还想请主任再给我派几个人,可是我也知道主任的难处,也没好意思打扰主任。至于学生,工厂的事件,我还真没有办法,毕竟我不是做这一行的。”

    “马科长,你呢?”

    “主任,我现在正在安排人打入工人内部,积极寻找那些带头*之人,现在已经抓了几个,正在审训,好像他们是工人纠察队的,不过,已经有了几个目标,我想,再过几天,便会抓到他们的头目,杀!”马文斌还是一如既往的发言。

    只是张天浩低头在他的记录本上画着一只大大的乌龟,好像四爪正张牙舞爪的向前爬着,而边上的田中雅也是看得想要笑。

    可张天浩虽然在画着图画,可他却是耳朵认真听着马文斌的发言,特别是他的语气变化,让张天浩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这一次的发言明显自信多了,显然他已经抓到了工人之中的一些人的尾巴,正在张网以待,这对于红党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他的心念一动,便明白了什么事情。

    然后便有那只乌龟的嘴上直接添了一支烟,甚至烟上面还在冒着几股烟雾,看起来,有点儿滑稽。

    至于田中雅,到是想笑,可她也是慢慢的习惯了张天浩的行为,并没有任何的异常表现,相反,她也在本子上面画下了一个大大的猪头。

    至于猪头是什么意思,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可张天浩并不认为,这个田中雅便是一个*,能混到少校级别的情报科副科长,能力,还是各个方面,都是人精之中的人精,小瞧她可是要付血的教训的。

    “徐科长,你呢?”

    “主任,这一段时间,我们情报科各种出差的费用比较多,而且我们帐上的流动资金也不多了,我和张副科长正在思考,我们如何向上面申请资金问题,都已经忙得头都大了,甚至我们还翻出了不少的坏帐,也还要清理,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徐钥前也是一推二五六。

    坏帐,不就是帮他们擦*吗,现在他们的许多借的钱还没有还回来,站里的钱自然便紧张起来了,甚至不少人的出差费用,执勤费用都没有办法报销。

    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什么事情,这种事情直接分到了后勤徐钥前和张天浩头上,让两人想办法弥补,拆东墙补西墙。

    “天浩,你呢?”

    “主任,我昨天才把那群学生给放了,还有,我基本上都是跟着徐科长在处理这坏帐的问题,至于这么大的事情,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我正要向各位前辈学习呢。”张天浩立刻站起来谦虚的行了一礼说道。

    “大家都知道我是从小地方来的,没有什么大的见识,所以请主任,书记,有什么吩咐请尽管吩咐,只要能做到的,天浩绝不推脱。”

    到了这里,会议又是一次不成功的会议,这都已经是第八次了,这是七月下旬到现在的第八次会议,几乎是两三天便要开一会,来讨论如何处理这暴发的学生工人事件。

    徐钥前也跟他说过,这事情不能参与其中,否则脱身很难。

    毕竟起因便是他们想要捞一笔钱,可结果手段有点儿粗暴了一些,便被有心人给推动,酿成了一场全国性的学生工人运动。

    “好吧,今天会议便开到这里,会后所有人都提交一份报告给我,想一想如何处理这一件事情,南京的徐主任已经被委座骂了,现在徐主任正在怒气头上,我也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如果这件事情不摆平了,大家都不好过,知道吗?”

    “散会!”

    沈知和扫了所有人一眼,马上便大声地说道,浓浓的警告便直接在所有人的头上飘过。

    看着沈知和阴沉着脸离开了会议室,所有人才站起来准备离开。

    “天浩,你跟我来一下!”这时,徐钥前对着张天浩叫了一句,眼神之中多了一分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