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学生看着裁判全走了,这时他们才发现他们好像上当了,而且是明显上了张天浩的当,连老师都不看了。

    “败了,我们竟然败给了一个只读过三年私塾的人!”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你怎么可能写得出这样的诗来,你一定是抄的,你一定是抄的。”

    “我不服!”

    张天浩看着十三个学生表情不一,嘴角也微微流露出了不屑,甚至更多的是好笑。

    “我现在还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反悔的可以离开,如果服气的,可以跟我走,毕竟愿赌服输,输不起,我也不会怪你,毕竟要关你们一个月。”

    “同时,你们愿意服输的,也得给家里打个电话,不是吗,明天这个时间我们在这里相见,放心,一个月时间并不长,吃的喝的,我都会免费提供给你们,但一旦开始,便没有再反悔的机会了!”

    安可欣一脸不满,可还是硬气的说道:“哼,不就是关一个月吗,我不怕!”

    “是啊,一个月时间真的很短,可又很长。接下来的日子,可是很轻易的,很好过的哦!”张天浩笑了笑,然后才起身,直接离开了这里。

    ……

    北平党部,张天浩站在沈知和面前,小声地把今天的情况向他汇报了一遍。

    “天浩,你认为这种关起来有用吗?”

    “主任,关起来有没有用到是没有什么,但这是杀鸡敬猴啊,看到有人被我关起来,接下来,还想再跳出来的,那我们便可以拿其他的理由来关他们,反正我们的大牢空间还是有的。”

    “那你打算把他们关到什么时候?关在什么地方?”沈知和并不知道张天浩准备做什么,但对于这种第一天便杀鸡敬猴的行为还是相当满意的。

    利用这种手段,至少说学生再敢不回家,在这里聚众*,他便可以用其他的办法关起来。

    “主任,我的隔壁已经被我买下来了,已经被我打通,我想,即然要关,我便在那四合院里挖出十三个大坑,每个坑十个平方米左右,然后上面用顶子盖起来,我亲自看着、每天我亲自送饭!”

    “你是想软禁他们?”

    “是的,反正赌局已成,现在反悔还行,一旦被关,想反悔都不成了。呵呵!到时候有利他们受了、”

    “好,那我现在便派人帮你挖坑,然后做一个简单的床,至于里面要东西,你自己准备吧!”

    “谢谢主任信任!”

    “对了,别给我搞出其他妖娥子出来,收敛一点。”

    张天浩不由得摸着鼻子,尴尬的笑了笑,便转身向外面走去。

    在他的四合院边上,另一个四合院里面,一个连的军队在这里开始按照张天浩的要求挖了起来,也得亏这个四合院大,而且泥土并没有完全清理出去。

    当第二天天一亮的时候,在他的这个四合院里面,便出现了十三个地下房间,甚至还有一个地下通道。

    上面也开始陆续封顶。

    只是让张天浩有些意外的是,这一次过来的只有十个人,有两个女生一个男人竟然临阵脱逃,不敢来了。

    张天浩对此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在意,逃了,将会永远成为他们记忆中的污点,想要改变都难了。

    “你就让我们住这里,被子被子没有,我还要看书,电灯没有,你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而且还是地下室。”一个学生不满地说道。

    “如果你怕输,你可以离开,我也不会笑话你,真的!至于愿赌服输,输得起的人,请把东西全部交出来,当然你自己带被子,我便省一些钱,不买了至于其他的东西,我会慢慢为你们准备,毕竟昨天晚上才挖的地下室,条件有些简陋了一点。”

    “好吧,我认了,我住进去!”

    “不好意思,是一人一间,不是两人一间,或者是多人一间。”

    “不就是一人一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随着十个人全部住进去,张天浩便笑了,对着边上的一个士兵说道:“感谢你们,这是我请兄弟们吃大餐的!”

    “张科长,太气了,我们这怎么好意思呢!”

    盾着张天浩一出手便是两封现大洋,那连长本来一脸怨气的,瞬间变得开心起来,一晚上便出手百现大洋,这可是不少的好处。

    “对了,张科长,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了,感谢兄弟们,接下来,我会安排其他人把事情处理一下,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安排四名兄弟在这里看守一个月,不让任何进来。”

    “没有问题!”

    张天浩可是知道,这十个学生的家庭背景全是可以的,只是输给了张天浩,面子上过不去,才同意来关上一个月的。

    整个地下室内,除了几盏昏暗的灯光外,便没有任何的亮光,即使是各个房间内,也是如此,只能透过小窗户看到那一点儿可怜的光线。

    想要说话,每一个房间都没有能说话,当然大声叫,还是能听到回声的。

    不过这只是开始,这种手段,他可是在西昌实行过,不要一个月,最多半个月,他们便会发现一切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那么美好。

    “哑伯,十个人的饭便交给你了,每天早晚各一顿,然后直接送到他们门下的那个小洞,如果他们不吃,便拿回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以开门,也不可以跟他们讲话,当然你也讲不了。”

    “如果你这一个月做好了,我给你十个大洋,如果做不好,或者被别人收买了,你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后果。”

    交待了一翻之后,张天浩便离开了四合院,重新去北大,不过他不是去上学的,而是在校园内排查。

    ……

    “哼,这一次真好关她一段时间,好好的书不念,这一次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一个中年人看着面前的中年妇女,大声地说道。

    “老爷,他可是你的儿子啊,独子,你忍心吗?”

    “独子,真是我的儿子,我必须给他一个教训,一个大学生,竟然比不过一个只读三年私塾的特务,说出去,你不嫌弃丢人,我还嫌弃丢人呢,这一次不就是关上一个月吗,关,使劲关。”

    “整个不误正业,真是气死我了!”

    同样,这一家是这样,另外九家也基本上这样,虽然被关起来心痛,便人家也说了,只是关一个月,吃点儿苦,如果真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可是掉脑袋的。

    当然,至于张天浩的四合院外面,还是有不少这些人的家丁之类的在看着。或者说是监视张天浩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