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宴过后,张天浩便在北平定居下来,甚至为了住处,他还直接在党部四周买了一套房子,算是他以后常住的地方。

    只是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他大多数时间是空闲的,让他几乎把整个北平城都给走了一遍。

    同时,他还与杨招娣,程婷婷,孔山三个也见了面,甚至在北平的使馆区还买了另一套房子,甚至还有另外两处作为他的安全屋。

    除此之外,他有时间也会跑到天津去玩,毕竟那里还有两个人,还有时间教教这六个人的一些本领,甚至教他们反跟踪能力,跟踪能力。

    不知道不觉中,时间已经到7月份。

    在这三个月里,张天浩除了每天跟着徐钥前处理一些小事外,便是到处游玩,在站里很快成了一个混世公子。

    每天迟到早退,甚至一有时间,便去赌场,酒吧,甚至舞厅去玩,身上更是穿得时尚无比,那白色的西装,直接让他变得跟一个小白脸似的。

    喝酒,抽烟,赌钱,甚至看女人,有时间没钱了,他还会找徐钥前去借点儿。

    可是这些钱往往是有借无还的那种,使得徐钥前都经常笑哭他。

    “我说,天浩,你不能正经起来吗,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事情,整天都是花天酒地的,你对得起党国的培养吗?”

    “头,没事,我这不就是利用下班以后去喝点儿酒,跳跳舞,甚至赌点儿小钱吗?”张天浩一脸嬉皮笑脸的看着徐钥前。

    “你啊,你也不至于这样吧,不就是女人进山没出来吗,女人多的是,何别自暴自弃呢?”

    “唉,头,我真没事,不过,头,你看能不能借点钱给我啊!我没钱吃饭了!”

    “你啊,给你,少去赌钱,赌钱都是十赌九输的,你都赌了这么时间,你不知道吗?”徐钥前从衣袋之中掏出一些钱,然后数了数,递给张天浩一部分。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还是一个人自在,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呵呵!”张天浩接过钱便笑着道了一声谢。

    关于秦玉香的事情,这也是张天浩跟秦玉香商量好的,就在孩子满月没几天,秦玉香使进山,结果再也没有出来,然后张家寨的人出去找,也没有找到,只是找到了一只秦玉香的鞋子而已。

    很快,黄仁成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便直接给张天浩发了一份电报,告诉了张天浩这件事情,而黄仁成也只是替张天浩惋惜了几声。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是张天浩给秦玉香的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在5月8号那里,也就是儿子生下来一个半月的时候,秦玉香实在是坚持不住,按照张天浩所说的,直接去了会理。

    毕竟红党军队会经过那里,接下来,她便被编入了先锋队,跟着红党离开了,一路北上,至于现在到什么地方了,张天浩也不知道。

    同时,张天浩埋在那里的一些粮食,大约两三千斤也让她转交了红党的先锋队,甚至还有一些衣服,全是棉衣,并不多,只有三百多套。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张天浩为他们准备的棉衣什么意思,秦玉香还是全部转交出去,而她也成为一个报务员,跟红党离开了西昌。

    至于她的身份,也只是简单的一个核实便传到了他们这里。

    此时,张天浩一个人坐在屋顶上面,看着天空那皎洁的月光,然后把手中的酒猛的灌了一大口。

    因为这个时间,他一般都会想到秦玉香,那个为他生了儿子的女人,现在应该走在雪山,或者是草地上面。

    至于说危险,那到不至于,毕竟张天浩在她离开前,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御寒的衣服,甚至连鞋都换了。

    只要接下来不出意外,应该没有问题的经过雪山草地。

    只是他还是有一份牵挂。

    ……

    “同志们,加把劲,坚持住,我们再有半天,我们便要翻过了这座雪山,坚持住,胜利便在眼前!”

    “同志们,加油,加油,一切都要坚持下来。不能坐下来,千万不能坐下来!”

    “同志们,我们来喝歌吧!”

    秦玉香穿着一身厚厚的棉衣,背着一部电台,大声地跟着宣传队大声地唱了起来。

    “玉香姐,你先走吧,不然政委又要骂我了!”

    “小虎,没事的,我还坚持得住,没事!”

    “别,玉香姐,我都已经被政委骂了好几次了,你再有一个闪失,政府还不把我的皮给扒了,电台我帮你背着吧!”

    “不用,我自己能行,走吧,你已经够累的了。”秦玉香一边喝着,一边向着前面的那几个首长方向走去。

    小虎看秦玉香这样,也是一阵的无奈。

    如果有人注意一会儿,便会发现小虎身上的棉衣跟秦玉香身上的棉衣是一模一样的,大小都差不多。

    只可惜,当时的张天浩再想到棉衣的时候,已经迟了,各地都查得相当严。

    “秦玉香同志,请你不要乱跑,可以吗,你不知道你的身体本来就虚,你再乱跑得怎么得了的,我们这里会电台的本来就不多,你可以保护好自己!”

    “还有,小虎,我怎么告诉你的,保护你玉香姐,听到没有!”

    “啊!”小虎一听,马上便不知道说什么了,有些求助的望向秦玉香,秦玉香立刻抬头,往向上山的路,引得小虎咬牙切齿的。

    秦玉香并没有再乱跑,而是继续向着前方走去,毕竟上山的路是越来越难走,更何况是茫茫的雪山。

    “也许当家的在这里,还能想到什么办法吧!”

    突然,秦玉香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然后便苦笑一声,费力的向前走去。

    ……

    “张科长,你好,今天又在喝酒啊!”

    “原来是老范啊,有事情吗,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了?”张天浩看了看不远处的老范,笑着说道。

    “是这样的,张科长,我想走一批货,可是现在的批条不大好办,你看,能不能帮个忙,利润两成,如何?”范一剑笑着看向坐在屋顶上的张天浩,也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那天不严,怎么又想运什么东西出去?”

    “棉布,只要运过去,那里至少挣这个数?”说着,范一剑直接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笑着说道、

    “是给我一千吗?”

    “张科长,你说笑了,你也给我们留下条活路吧,张科长,你只能占三成,你看如何?”范一剑笑着给张天浩竖起了三个手指。

    “我说老范啊,这生意没办法做了,现在越来越少,我真的不能帮你们,你也知道,一旦事情被上面知道,那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不能做,坚决不能做。上一次的事情,我的*下面还没有擦干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