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了,你知道上海的高金宝吗?”徐曾恩突然盯着张天浩,好像要把张天浩看得透明一般,严肃地问了起来。

    “高金宝,不认识,好像是青帮的大佬中一位?”

    “不错,他的女儿高兰芝听说怀孕了!”

    “高兰芝是谁啊,主任,我好像不认识这些大佬的女儿,难道高兰芝是高金宝的女儿,或者是说是其他情况?”张天浩一脸疑惑的看着徐曾恩,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没有什么,我听说高兰芝是跟一个姓罗的发生了*,结果怀上了,现在高金宝是又气又恨,发誓要花十万大洋的悬赏把这个姓罗的给捉回去进行凌迟呢?”

    徐曾恩有些好笑的看着张天浩,然后便向后一倚,淡淡地又说道。

    “姓罗的跟他搞了*,不会吧,那高兰芝家的老头子还是把这个姓罗的直接剁了喂狗吗,那可是青帮大佬家的大小姐啊。”

    “是啊,原来只有五万的,现在都涨到了十万花红,你说,要不要挣上一笔呢?”

    “我到是想啊,可是我得有那个命去挣,钱是挣不完的。无论我们怎么做,抓到了好,还是不抓到的好,都是一个麻烦,还不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是啊,是人家的家事,你先回去吧,对了,钥前已经在北平上任了,你在这里休息几天,也过去吧!”

    徐曾恩看着张天浩那震惊的表情,甚至好像说的是不他一般,也是感觉到一阵的好笑,可能知道他用姓罗的名字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手之数,如果不是徐钥前在看到了那张青帮通缉令,还不知道这是张天浩干的好事情呢。

    ……

    两天后,上海,张天浩再次与安然,唐艺蕊,杨丝淇,以及刘成东四人见了面。

    同时更是与千重武腾见了面,毕竟千重武腾现在为他挣钱,他还是相当落单的,光是这新年一个多月,便已经挣到了十万日元,而且随着生意的铺开,收入也会越来越多。

    “武腾君,我们的生意可以向南京,北平,天津进行拓展了,最好在南京圈下一块地,作为我们的分部,北平也是一样!”

    “好的,社长!”

    “没事,慢慢来,我们不急,推广在我们有足够能力的基础上执行,我们不能一口吃成大胖子,你说对吗?”

    “谢谢社长,我知道怎么做了?”

    “好!”

    “对了,有去北平飞机吗?”

    “这个,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办到,我们跟军方的关系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千重武腾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过两天,我会去北平考查一翻,南北交流,物价的差异,这才是最好的挣钱手段。”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又开始跟千重武腾喝起了酒,算是给他一种特殊的待遇吧!

    “对了,我们在各地尽量招一些中国人合作,只要他们能给我带来金钱,甚至给他们提供一定的庇护?”张天浩想了想,还是笑着把他这一次来的目的说了一遍。

    “另外,我们自己也要组织武装队伍,从难度,或者是散兵游勇中招募过来,对他们进行训练,作为我们商会的守护力量,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会很麻烦的,特别是遇到了土匪,或者是一些地痞流氓之类的。”

    “属下记下来了。”

    “那就行,告诉他们,我们只是护商,其他事情少参与,当然他们参加我们的商队,我们会对他们的家人提供一些必要的庇佑。反正我们需要的人手很多,在外面统一建立一些工厂,或者是收购一些工厂,然后扩建,建厂房,建住宅,对他们进行统一管理,这样可以少很多的麻烦。”

    “社长这个意见很好,属下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不知道彼执行而已。”千重武腾恭敬地说道,“那不知道社长建议我们在那里建厂,或者是收购?”

    “这个我便不了解了,但我不建议把他放在可能发生的交战区,毕竟帝国迟早要拿下这么土地,成为这片主地的主人。”

    “帝国万岁!”

    “帝国万岁!”

    两人都是高举杯子,大声地喊了起来,然后又开始讨论起来。

    “对了,武腾君,你知道股票吗?”

    “知道,社长有兴趣?”

    “当然,我们不是资金不足吗,我们可以暗中收购一家工厂,然后利用这家工厂发行股票,再请帝国一些官员,或者是租界的一些人员过来,对外宣称我们要投资,或者是利用其他国家人的身份进行投资,当然不是真的投资,而是炒作,到时候,当股票高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们便把所有的股票清理出去套现。”张天浩嘴角阴阴地说道。

    “反正挣的都是中国人的挣,不挣不白挣,你说对不对?”

    “那我们便不能用我们自己的名义来收购了,最好找一些欧美的国家人来收购,到时候,我们付给他佣金,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一定的操作空间的,我们可以试一试!”千重武腾想了一下,然后才认真地说道。

    “而且上海的股票市场很乱,只要我们利用好这个漏洞,价格高了,可以再增发,再增发,到时候,我们便会挣得一个盆满盂满。社长高,社长高。”

    “这一次的操作,我还是交给你,毕竟我不常在这里,至于挣到的钱,一成留下来作为商会的发展用,另外九成存入花旗银行这个帐号,帝国的公民总为要帝国作出一定的贡献的。”张天浩笑了笑,好像无意识的提到了这一句。

    “一定不会让社长失望!”

    “你懂我的意思便行,另外,我们要注重本地的民声,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也要适当的对当地进行一些人道的救助,当然每一次救助,我们都要把这些行为找人写到报纸上进行宣传。”

    “可是,我们不是与帝国的目标不一致了吗?会受到帝国的打压。”千重武腾有些不大明白张天浩为什么会救助这些中国贫民。

    “错,我们这么做是收卖人心,表面文章,知道吗,简单一句话,作绣,知道吗?”

    “我的,懂了,原来是这样的,就好像比我们开珍所,对于普通的百姓可以优惠,但对于有钱人,我们可以大力的收钱。”

    “很好,就是这样道理,就是这样道理!”

    张天浩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大力拍了拍千重武腾,眼中满是欣赏之色。

    “你这提议不错,我们还真可以开一个小小的珍所,找一个好一点的医生,然后利用一定的身份,打入各地,不要让人知道是我们开的珍所,想来不挣钱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