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样,那些日本特务看到了罗大同飞一般的滑走,也开始跑过去追,更不是住打枪,想要打死罗大同。

    只是他们冲到江边上,不要跑,便是跑也是相当费力的,连站都不稳,太滑了。

    就在这时,江中间的也出现了四个人,对着这边的日本特务射了起来,阵阵的枪声打在冰上,打在冰面上更是溅起了阵阵的冰滓。

    这四个人用的可是冲锋枪,直接把十几个日本的特务打得抬起头来。

    同时对面的四人也才发现他们竟然是一伙的,一开始还相互之间有些防备,现在才明白,原来不准备用到他们的,现在却不得不用他们。

    “前面的兄弟,快点,我们走!”

    不一会儿,两轮冲锋枪虽然没有打死几个日本特务,可也让罗大同有了一定的缓冲时间,逃离了手枪的有效射击范围。

    “感谢四位兄弟,我们走!”

    罗大同看到有人接应,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滑到了四人身边之后,才发现四人的身上都背着一块滑板,显然早已经有准备。

    “我们走!”

    说着,两人拉着罗大同,两人断后,向着松花江对面滑了过去,两公里宽的松花江,在滑动情况,也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可后面的日本特务却是一个个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逃离,然后消失在夜色当中,气得为首的那个日本特务队长便是一阵大骂。

    第二天,张天浩又是难得起了一个大早,然后又开始锻炼起身体来,从和平饭店的门口跑到布告栏边上,然后再跑回来。

    第一次,让他很失望,没有任何的收获,当时间指向七点的时候,他才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在布告栏上贴上了一个寻狗启示。

    这是张天浩约定好的,如果成功了,那这里贴上一个标志,如果没有成功,那这个标志便不贴。

    ……

    日本特高课内。

    十几个日本特高科小队成员全部站在这里,看着特高课的少佐队长对他们大骂,一个个噤若寒蝉,没有一点儿声音。

    如果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这十几个人脸上都肥了一句,那是被打肿的标志,五个手指印都印在十几个人的脸上。

    “*,你们全是*,十几个人看不住一个人,而且在被人家当面击杀,然后还逃走了,真是气死我了,你们全是特么的猪吗?”

    “嗨!”

    “现在全部给我去查,给我把这些人全部找出来,记住,找出来,统统撕拉撕拉的。”

    ……

    再一次化了妆之后,张天浩如同平时一样,从这一家店里进去,再从后门离开,当日本人跟进去的时候,张天浩早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新亚旅馆,张天浩走了进去。

    “官,今天是住店,还是竭脚啊?”

    “伙计,先竭竭脚,有没有吃的,给我上一份。”张天浩便笑着说道。

    当伙计刘二端着一份饭菜走到了张天浩的身边之时,张天浩突然对着刘二小声地说道:“伙计,五人离开了吗,还有,皮包呢,一会儿给我带走,别乱看,别问,回去!”

    刘二先是一愣,马上便明白过来,把张天浩的饭重新摆了一下,小声地说道:“长官,他们已经连夜走了,现在应该上火车了,皮包在我服务台,结帐的时候,您带走!”

    伙计麻利的把东西摆好,然后又回到了自己的服务台,一脸带笑的看向可能进门的人,职业化的微笑。

    一分钟后,张天浩吃两口饭,然后跑去结帐,最后更是拿到了皮包,提着便跟着离开了这里,只是他却多看了这个伙计刘二一眼。

    ……

    南康路,张天浩又一次变成了空手,甚至不带一丝的变化,出现在这一家小旅馆里。

    204号房间的门再一次被敲响。

    “谁啊?”

    这时,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开门一看,便发现面前是一个陌生的青年人。

    “你找谁啊?”

    “大菜花,进去!”

    张天浩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然后把大菜花一推,便走进了房间。

    大菜花先是一愣,然后才反映过来:“你是……”

    “你怎么是这样的!”

    “想得怎么样了?我现在已经无处可去,希望你能收留我!然后帮我报仇!我想要大疤子死,我要他死!”大菜花一脸愤怒。

    “那你怎么这两天没有去啊,可以去啊,你认为我能帮你,你想多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能把你救出来,也是相当不容易了,接下来,我会离开,毕竟我不想参与到你们的混水中去。”

    “可是,可是……”

    “那你为什么来见我!”

    “你有两条选择,一是离开哈尔滨,去长春,大连,或者是其他地方,帮我做事,当然,你也可以留在这里,继续进行你的报仇之路。我不阻拦你。”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把选择权交给了大菜花。

    “跟你去,我能做什么?好像我什么也帮不了你吧?”

    “继续做土匪,帮我拉起一支土匪出为,人数越多越好,而且都要给我当作军队去训练,我可不想我手下的兵一个个全是特么的怂样。我们是土匪,但土匪和土匪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那我能回来报仇吗?”大菜花一脸希冀的看着张天浩,认真的说道。

    “你不会以为你能带着大批的土匪跑个几千里吧?”

    “这么远?”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没有军队,还混个屁啊。”

    “如果,我说如果以后有机会,你会帮我报复吗?”

    “当然,如果有机会,我会帮你报复的,即使是现在,你们牛头山的那伙人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等你想要报仇的时候,可能已经死绝了。”张天浩淡淡地说道。同时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大菜花。

    “他们要死了,是谁要杀他们?”

    “日本人,他们动了日本人的东西,他们不死谁死!”

    “如果大刀疤真的死了,那我这么命便是你的,永远是你的。甚至整个人,都是你的,只要你想要。”大菜花一听,脸上立马露出狂喜,大声地说道。

    “很好,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张天浩淡淡地说道。

    “接下来我先给你找一份证件,良民证,然后你去北平!你的名字我也会帮你起一个,别叫大菜花了,叫山茶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