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场,张天浩直接给所有的服务一人筹码奖励,这对于所有工作人员来说,还真是一个兴奋的事情。

    至于赌徒,张天浩到是没有给钱分享。

    “不玩了,今天的运气可能用光了,明天再玩!”

    张天浩走到了那个筹码兑换处,看着那个服务员,笑着说道:“小姐,考虑得怎么样了?”

    “对了,帮我兑换成美元,还有一小部分日元,再随意一千满洲币便行了。”

    “好的!不过,兑换,我们要抽成两成!”

    “没有问题!”张天浩很快便拿到了一万美金,加上一万日元,一万满币,正好把所有的筹码全部兑换完成。

    “小姐,我的房间是305,别忘记了!”

    “好的!”

    张天浩跟服务员来了一个飞吻之后,引得服务员又是娇笑连连,便转身离开了四楼,去了三楼自己的房间。

    ……

    就在他刚刚离开,几个楼上的工作人员立刻把刚才发生的情况汇报给了这里的主管,要知道五万多日元可不是小数目。

    “什么,他四把便赢了这么多,他是什么来路?”

    “大人,他是德国人,叫德尔,是住在305房间的,已经住八天了,好像日本人对他也比较感兴趣。”

    “日本人也比较感兴趣,难道这个德尔身上有什么秘密不成吗?”

    “不知道!”

    “对了,有没有发现他作弊或者是听出声音?”

    “没有,也许是他的运气比较好,第一把赢了,第二第三把都输了,第四把运气好,又赢了。”

    “如果是你猜,你能不能猜到点数?”

    “不能!”

    “天下的能人太多了,以后德尔再来赌钱的时候,给我当心点,盯死他。”

    “要不要把他……”说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用,日本人盯上他了,那么他不能死,而且至少不能死在我们这里,有些事情,你知我知,但不能让外人知道!”他的眼中寒光一闪,便挥手让这个人下去了。

    ……

    “先生,在吗?”

    就在张天浩在房间里坐下来一会儿时间,便听到了门外传来敲门声,同时更是响起了那个服务员的声音。

    “请进,门没锁。”

    那个服务员很快便走了进来,随手关好门。

    “请坐!”

    “先生气了,不知道先生想要出什么价格,需要什么特殊的服务吗?”

    张天浩直接摇摇头!

    “这个数?”

    女人竖起一根食指,笑着说道。

    张天浩从他的桌子上取出一百日元递了过去。

    只是这个女人直接摇摇手指头。

    张天浩直接数了一千过去,而那服务员继续摇摇头,有些贪婪的看着张天浩桌上的那一叠日元和一叠美元。

    张天浩指了指桌上的美元,笑着说道:“是这样吗?看你能给出什么来,如果只是我问你的这个消息,那便算了,我找其他人便可以了,楼下的服务员相信一定会知道的,有人愿意挣一千日元的。”

    “一千美金!”

    “可以!”

    张天浩笑了笑,然后数出一千美金,便看向这个女人。

    “五楼卖酒杰克!”她伸过头来,在张天浩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便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你可以*了!”张天浩数出一千美金,淡淡地说道。更是随意的挥了挥手,如同赶苍蝇一般。

    对于这个贪婪的女人,他还是相当不喜欢的。

    五分钟后,便听到了房间里传来了女人的那种叫声,即使是坐在一边喝酒的张天浩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演得还*。

    一刻钟之后,这个女人才从床上起来,笑着跟张天浩打了一个招呼,笑着说道:“先生,你真勇猛,我期待下一次合作。”

    说完,看着了一眼还在边上品着红酒的张天浩,便穿上高跟鞋向着外面走去。走的时候,还特意挑逗了一下张天浩。

    ……

    五楼的舞厅里面。

    “杰克,我需要两个的资料,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

    “好说,我这里做的便是这样的生意,请先生说一下!”那个不知道那个国家的酒保着给张天浩递过了一杯红酒,淡淡地说道。

    “大菜花,土匪,牛头山的!”

    “一千美金!”

    “可以!

    张天浩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千美金,放在桌上直接推了过去。

    “牛头山,大菜花,土匪首领的女儿,因为二当家与腥红勾结夺权,杀了大当家的,大菜花被追杀,听说进城了,后来下落不明。”

    “她是不是日本人,或者是有更机密的身份?”

    “这个不知道,这样的消息,如果真是查出了她背后的身份,那么她的背景资料至少一万美金!可惜我这里并没有太多的关注。”

    “我想知道第二个消息,关于大金宝藏的消息,你知道多少?”

    “想来德尔先生已经知道了不少消息,我这里并不比德尔先生多知道多少,所以,这个没有办法交易。”

    “那好吧,我换一个问题,有人拜托我问一个人,我想问一下,上一次日本人抓了一个丁家宣的人,现在又放了吧?”张天浩笑了笑,然后随意地说道。

    “先生是想核对消息?”

    “是的!”

    “五千美金,我会打一个电话核对一下!”

    “可以!”

    张天浩笑了笑,然后取出五千美金,淡淡地说道:“多长时间?”

    “一刻钟,毕竟涉及到日本人的情况都很贵!希望德尔先生理解!”

    “看来你对于住店的每一个人都很了解吗?”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又说道,“这一单,我会挣五百跑腿费。”

    “恭喜!”

    “气,如果你再多要五百,我会取消这个消息的买卖!”张天浩淡淡地笑了起来,然后便坐在那里喝起了酒。

    而杰克便去打了一个电话,大约五分钟后,他接到了电话,便对张天浩点点头道:“先生,我再请你一杯,血腥玛丽!”

    “呵呵,好啊,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酒,别让我失望!”

    “那是当然!”

    不一会儿,一杯血腥玛丽出现在张天浩的面前,让张天浩也有些意外,然后一口直接喝了下去。

    一股浓烈的酒劲直接往上涌,即使是张天浩也是脸上变得通红,然后憋住一口气,足足有一分钟,才张开嘴,一股如同火一般的空气被他喷了出来。

    “德尔先生真是一个行家!品酒的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