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后又打开了张天浩的行礼箱,里面除了两件破衣服外,甚至也没有,这让这个女人了是一脸的疑惑。

    不对,还有几十日元,还有一些大洋,加起来也就是不足一百日元的钱。

    “你住店,怎么这么穷?”

    一身劲装打扮的女人看着张天浩,眼神之中也是闪过一丝的疑惑,甚至看到张天浩的钱也只有这么一点,更是疑惑不已。

    “说什么呢?我那里穷了,我是打头阵的,生意谈成了,自然有老板过来,我一个小跑腿的,要那么钱干嘛,被人盯上被人抢吗,就像是被你抢一样,你说我敢吗?”

    “哼!”

    那女人一听,马上便是一声冷哼,甚至没有发现,他身上竟然没有一张良民证,或者是其他证件。

    “你去叫吃的,我饿了!”

    “我说,这位姑娘,你这么舞枪动刀的,有意思吗,还有,下面的人应该全是来抓你的吧,虽然你藏得好,可是接下来,你也出不去,而且你把我这里当作什么了,旅馆吗?”张天浩一听,马上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不满地说道。

    “哼,听到没有,叫吃的,姑奶奶我已经两天没有吃到热饭了,快点,不然姑奶奶打死你,你信不信?”

    “呵呵!这位土匪小姐,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叫什么名字,是那个山头的土匪,为什么跑到城里来玩吧,不知道城里是日本人的天下吗?”

    “我叫什么名字关你什么事情,要不要姑奶奶用枪子告诉你,你想打听姑奶奶的出处,姑奶奶告诉你又如何,姑奶奶便是牛头山的大菜花,怎么样?”这个女人直接把她的身份报了出来。

    “噗!”

    张天浩一听,马上便笑了起来,再也没有忍住,差点儿直接笑喷了。

    “你笑什么,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大菜花一看张天浩的那突然之间发笑的样子,便有些怒气的低声叫道。

    “是嘛,大菜花,谁特么的给你一个女人起一个菜花的我,叫什么梅花,冬梅,什么月盈都可以,起一个大菜花,你当你是卖菜的菜西施吗?”张天浩直接笑得嘴都有些发抽。

    “笑什么,我叫大菜花怎么了,不好吗,你笑,看我不打死你,谁给你这么大胆子来笑话我,信不信现在我便让你的脑袋开花。”大菜花一听,顿时是一阵的恼怒。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用名字来嘲笑。

    “大菜花,我跟你说过,别用枪指着我,后果你很清楚,如果现在你敢开枪,你知道便会被日本人抓去,你知道女人被抓去做什么事情吗,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女人,送到慰安所,知道什么叫慰安所吗?”

    “不知道,不就是慰安所吗,大不了一死,又能如何?”大菜花一听,不屑地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说道。

    “呵呵,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慰安所是什么地方,那里简单是女人的地狱,那里是供给日本人军队用来发泄*的军妓,知道吗,每天最少要接二十个日本兵,高峰的时候,三十个也不在话下,你这么漂亮,你去了后果是什么!”

    “什么,军妓?”

    “对,而且是必须接的那种,连一点反抗都没有,你如果再指着我,我最多大不了一死,可是你呢!”

    “我也最多一死,又能如何,不就是死吗?”

    “死,你想得太轻松了,如此漂亮的女人,他们会把你尸体带去解剖,知道解剖吗?便是把人身上眼睛归眼睛,心脏归心脏,甚至那些地方都一样一样的割下来,然后用玻璃瓶子装起来,用来参观,用来给学生教学,你现在可以动手了。”

    “呸,你吓唬我,我也不是吓唬长大的,你还是太嫩了!”大菜花直接用指指着张天浩,大声地说道,只是眼神之中也闪过一丝的害怕。

    “当然你也可用手雷,或者是手榴弹把自己炸得尸骨无存,那样便不用担心了。”张天浩还是坐在那里,大腿跷二腿的冷笑看着她。

    “当然,你也可以试试,反正这事情,在我的印象,已经发生不少次了。”

    “对了,你可以动手了……”

    就在张天浩想要继续说下去的,便看到了房门被人敲响,同时听到了门外传来了伙计刘二的声音。

    “先生,你要的开水好了,请问给您送进来吗?”

    “你,去开门,拿开口,然后送上一些饭菜,快点!”大菜花直接用枪顶着张天浩,厉声而压低声音威胁道。

    “好啊!不过,你威胁的,后果你已经清楚了。”

    说着,张天浩直接走过去,开门的时候把开水接了进来,然后又递出一张五角的日元,让他准备三个菜,一份饭送过来。

    半小时,张天浩便从刘二手中接过了饭菜,只是在那大菜花不注意的时候,上面多了一些药粉。

    一刻钟后,张天浩看着已经晕睡过去的大菜花,嘴角不由得一抹好笑。

    很快,把她衣服收走了,甚至连枪都收起,然后才满意的看着睡着的大菜花,才关上房间的门。

    就在张天浩这里刚刚收起这些东西,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查房的声音,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是刚才刘二告诉他,大约大半小时便会有人过来查房,一天三遍或者是四遍查房,这已经是惯例了。

    张天浩也是脱下了一些衣服,然后穿着一件和服睡衣,便坐在房间靠近窗户的桌子边上,开始喝起了茶。

    “咚咚咚!”

    “先生,查房!”

    “查房,怎么回事,我才住进来一会儿,便要查房!”张天浩脸上一冷,对着门口敲门的人便是大声地骂了起来。

    “八嘎,八嘎!”

    张天浩一边大骂,一边打开门,同时他的脚上还坐着一对木屐,一身睡衣更是显得有点儿像是日本人。

    “啊,对不起,先生,我们是警察,过来查一房,防止有乱党分子跑到这里影响先生的休息。”

    “八嘎,我这里睡觉,那里有那么多的麻烦,我大日本帝国的居民还不能信任吗?”一边说,一边不屑的说道。

    “对不起,原田先生,我们也是按照规矩做的,请原田先生原谅。”

    “八嘎!”

    张天浩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脸上更是那不屑和高傲:“是不是刚才没给你面子,你不高兴,便想用查房来刁难帝国的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