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上他便想到了几天在南京的时候,发现的那几个红党的电台以及密码本,他的眼睛也不由得一亮。毕竟他可以借用那个红党电台的频道和密码本编码,发出去这一份长电文。

    只是现在还真没有发电报的机会,毕竟这里并不安全,只要发报,那必定会被外面的人听到他发报时的滴哒声。

    收起了所有的材料,马上他便直接倒在床上开始睡了过去。

    不一会儿,便听到了他的房门外面传来了几声淡淡的脚步声。

    “先生,请问先生睡了吗,我可以进来吗?”

    张天浩直接躺在那里,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理外面叫的人,甚至好像他真的睡着了一般。平稳的呼吸很平静,而且很有节奏。

    外面的人在低声叫了一会儿之后,便好像变得有些焦急起来,又好像不大甘心。

    很快,张天浩的包厢门被人从外面开始缓缓打开,那一把匕首直接把他的门上栓子给挑开了,然后缓缓的走了进来。

    同时更是随手关上了包厢之门,好像整个过程变得很顺利。

    张天浩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但也不想知道,很可能是那个抗联的地下人员,也可能是日本人,他不敢保证。

    只见这个人在潜进来之后,便开始检查张天浩的衣服,甚至裤子,想要找一下看看,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很快,他除找到一本证件外,便是一些钱,以及箱子里的东西都被他小心的拿着电筒翻了一遍。

    只是可惜,什么也没有找到。

    就在这时,外面再一次响起了一些脚步声,这一次的脚步声变得更加秘密,显然有人好像盯上了张天浩这里。

    “德尔先生,休息了吗?”

    那个小偷一听到外面的叫声,也是一愣,然后直接站了起来。

    只是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张天浩的两只眼睛微微露出了一条细缝,借着那微弱的手电筒电灯看了一眼这个人的脸。

    这是一个青年人,岁数并不大,大概有二十岁出头,跟那个被打死的女子岁数差不多大,只是此时有一些惊惶。

    就在他发*的时候,张天浩的左手突然伸出,把那个胶卷直接放到了他的左边衣袋里,然后又如同没有发生一样,微闭着眼睛,看着这个青年人到底要干什么。

    只是这个青年并没有拿着他的钱,甚至他的证件,而是推开了一扇窗户,然后如同一条鱼一样,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整个房间也变得极为冰冻起来。

    “德尔先生,请问你睡了吗?”外面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接着,便看到了他的包厢门被人随手拉了开来。

    “不好,有人来过!”

    为首的那个日本人便是今天遇到的那个日本人,而他更是看着张天浩的窗户之时,便有一种来迟了的感觉。

    手中电筒微微一照,便看到了桌上那凌乱的衣服,显然被人翻过了。

    “该死的!”

    他把头往车窗外一伸,然后便看到一个身影在火车的后面,显然已经跳车,准备离开了。

    “该死的,追,他在那里!”

    “队长,那这个德国人怎么办?”

    “估计被人药晕了,你没有闻到空气中有着一股香味吗,好像是迷香之类的,随他吧,这该死的德国佬,一定是知道胶卷在那里。”

    “估计现在想要知道也不大可能了,有早被人偷走了,也许他什么也没有偷到,毕竟我们来的虽然迟一点,可也不迟多少。”另一个警察小声地说道。

    “嗯,再给我搜查一遍,反正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感觉,该死的*。”

    接着,便是又开始搜查了一遍,结果什么也没有,除了两三根小黄鱼加上一些马克,还有日元,大约加起来一千大洋左右。

    “拿走,就说他这里遇到了小偷。”

    “是!”

    一行人快速的把窗户关好,然后退出张天浩的房间,连一个门都没有关。

    只是张天浩好像睡得很香,就在这些人离开的时候,他才缓缓睁开了眼睁,嘴角也一抹冷笑闪过。

    然后便坐了起来,直接重新穿关好门,然后推开窗户往外面望去,就这么一会儿,那个青年好像已经失去了跟踪。

    至于那胶卷,他已经放到了他的口袋里,如果他聪明的他,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者是也不知道是谁帮了他一把。

    不过,这个青年人很有可能是抗联的人,至于能不能送到抗联手上,那他也没有办法了,毕竟他还要至少两天才能到达哈尔滨,否则根本不可能下车发报的。

    重新关好门,他便开始倒头便睡。

    “各位先生,女士们,现在我们的火车要在长春进行检修三个小时,请各位先生,如果想要下车的,请下车,如果不想下车的,可以在车上休息,不过车上可能有点儿冷。”

    就在张天浩中午时分,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便听到了广播中传来了一声响声,然后广播又播了三遍。

    “亲爱的德尔先生,要不要出去走走?听说长春还不错。”

    “是有这个打算,不过,先找一个旅馆休息一会儿,该死的,昨天晚上,我遭了偷,真是气死了,也不知道那一个偷,竟然偷到我的头上了,我要向日本人*,他们的治安太坏了,这样的治安,怎么可以做好事情呢,怎么可以管理好一个地方呢?”

    玛莲露一听,也只是笑笑,世界能*的事情多了,可你去*,又有什么用呢,这个德尔可能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

    “对了,好像长春外面很不错,叫点吃的,那样可以吃一点地方的特色小吃了。”

    “那到是不用!”

    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跟着穿上了厚厚的皮衣,甚至戴上了棉帽,戴上了手套,顺着人群走下了火车。

    火车站外面很大,人流也很多,张天浩并不打算离得远一点。

    只是当他离开的时候,便看到了身后不时有几个人影闪过,他也只是笑了笑,然后便在路边买了一些吃的。

    至于钱吗,也就是几张日元而已。

    不一会儿,他买到了不少小吃,然后便走进了一家旅馆,而且是车站的旅馆。

    而后面的几个跟踪他的人好像也知道张天浩要去那里,并没有跟得太紧,但也是进入了旅馆,站在外面开始吃起了东西。

    毕竟旅馆就在这里,张天浩又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