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电话那头才传来了一个不满意的抱怨声。

    “这里是高公馆,请问您找谁?”

    “我找高小姐,如果她睡了,让她起来听电话,麻利点。”

    “不知道先生您是……”电话那头微微拖了一下,声音有点儿不满地问道。

    “如果你不想被开除,最好给我接高兰芝!”

    电话那头一听声音,马上也是一愣,直接放下电话,便去叫高兰芝了。

    几分钟,电话那头传来了高兰芝的声音,而且还带着无比的抱怨:“喂,你是谁,如果不给我一个交待,我非要扒了你的皮,说!”

    “怎么,高小姐,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怎么说,我们也是非常有缘的,不是吗?”

    高兰芝一听电话里的声音,马上便想到了是谁,不由得大骂起来,那里还有什么困的意思,简单就是一个泼妇一般骂街。

    足足五分钟后,听得张天浩也是直皱眉头,他的投币已经投了十几个了,他可没有那以多的铜子来投。

    “高小姐,如果你再骂,我可挂电话了,该死的,你发什么神经!”

    “你才神经,你才神经,你给我过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高兰芝简单快要气疯了,现在全家看她都怪怪的。

    连出去玩都不能,唯一的要求是在家里养胎。自从大年初一被检查出怀孕,高兰芝的心情便是可想而知。

    更何况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怀孕的事情本身便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对了,高小姐,让你家老头子把我的通缉令给撤了吧,怎么说,我们之间还是有着一定的感情,你这么做,会让我心寒的。”

    “滚,你想都别想,你有本事一辈子都躲着,别让我看到,不然,你等着,你等着,我非要让你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

    高兰芝电话那头几乎快要疯了,特别听到张天浩要她撤了帮派通缉令,她直接拒绝,甚至连想都没想。

    可是当她再一次骂的时候,却发现电话已经断线了,而且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从什么地方打过来的。

    “兰芝,发生什么事情了?”

    “爹,呜呜呜!”

    高兰芝那叫一个委屈啊,扑在高金宝身上便大哭起来。

    过了半晌才说是那个*打电话过来让他撤了帮派通缉令。

    “*,在哪,在哪,看我不把他抓回来抽筋扒皮的,竟然还妄想让我撤了通缉令,门都没有!”高金宝一听,顿时也是火冒三丈。

    “我也不知道,爹,你一会儿让人查查,是从什么地方打来的,真是气死了,我要一刀一刀把他的肉都给割下来。哼!”

    父女两人正不断的诅咒着张天浩,而刚刚挂电话,才走没几步,便是感觉到身体一阵的冰冻,直接打了一个冷战。

    “该死的,不会又是高兰芝那丫头诅咒我了吧,不然我怎么感觉到全身有点儿发凉的呢!”他又紧了紧衣服,然后便是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而他的身体更是感觉到无比的冷,一阵风吹过,好像他全身都快要散架了一般。

    他轻轻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脑门,不由得直接皱眉,因为他发现他竟然生病了,这么长时间没有生过病,现在竟然生病!

    “该死的,是不是我生病生的不是时候啊!”这个时候生病,这不是让他原有的计划直接破产了吗?

    可病来就是这样,他本来还没有什么的,可现在只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

    “该死的!”

    张天浩本来便是要去医院的,看着不远处的中央陆军医院,他只能快速地向着陆军医院而去。

    这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张天浩直接出示了他的证件,才让进去。

    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全身无力,好像有一种大病一场的感觉。

    “站长,我生病了,现在住在中央医院,可能还要一两天,明天不一定能走得了!”张天浩打电话给徐钥前,声音都有些虚弱至极。

    “怎么了?”

    “受凉了,头有点儿重,全身无力,连说话都费劲,本来说好明天出发地,看来明天真的走不了了。”张天浩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同样,很快事情反映到了徐曾恩那里,徐曾恩也是一愣,毕竟出发前生病了,这种事例好像并不多。

    正月初五,还是一个不错的日子,可是张天浩只能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无力的挂着点滴,头重脚轻。

    ……

    “小姐,那个家伙病倒了!”

    “病倒了,好啊好啊,让他对我如此无礼,活该他倒霉,要不要去看看他呢?”这个女人一边想着,一边得意的笑了起来。

    “算了,不去嘲笑他了,让他得罪我,这一次让你生病,已经是轻的了,再有下次,看我不让你躺在病床上一个月,哼!”

    “小姐说得是,如果他再敢跟小姐这么口无遮拦的,我们一定让他躺在病床上一个月,敢惹小姐,扒了他的皮已经是轻的了。”一个保镖也直接大声地说道。

    “行了,你别说话,说说吧,他这一次会在病床上躺几天?”

    “小姐,我下药,差不多要三天,应该最少是三天吧,最多四天!”

    如果此时张天浩听到这个女人的话,他绝对会有一种掐死她的冲动,他生病竟然是被人下了药,让他生病的。

    只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他生病,光是这份能力,张天浩绝对会敬而远之。

    同样,就在张天浩生病的时候,高家的消息渠道已经查出了张天浩打过电话的电话亭,只是当高金宝知道那是一个公用电话亭的时候,差点儿直接骂娘,毕竟查了半天,也发现张天浩原来用的化面在南京。

    于是整个南京的不少青帮分子纷纷出去,重新拿着张天浩的原来画像开始找人,至于能不能找到,那便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

    再一次睡了一觉睡来的张天浩,全身好像力气恢复了一些,只是他有些疑惑,以他的身体,不应该生病的,可是偏偏还生病了,即使是在他冷水中洗了一澡,也不可能的。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难道是有人给我下药了!”张天浩想不出来那里得罪人了,可不一会儿,一张精致的脸浮在他的脑海中。

    “该死的,不会是你这臭丫头给我下药的吧!”

    张天浩大脑中立刻想到了那张漂亮,却如同恶魔一般的脸,全身便不由得打了一人哆嗦。

    “特么的,这一次我算栽,以后别犯到我的手上,否则,你给我等着,绝对不会对你气的,女人,要有做女人的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