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天色再一次暗下来的时候,张天浩吃过了晚饭,便又带着小商,连海龙出发,向着四个城门去巡视。

    车子出发很快,几分钟便消失在外面的大路上。

    “小商,海龙,今天我们替我去看看,我便不去了,记住,别下车,别熄火,防止路上有些人想要找事情,知道吗?”

    “多谢头!”小商二人还是很相信张天浩的,特别是前一次去执行枪决的犯人,结果张天浩没有张连海龙去,连海龙直接逃过了一劫。

    而蔡丰却是跟着倒了大霉。

    文件被人换了,而且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那头,今天要不要我接你回站里?”

    “不用了,今晚我准备回家去睡,别对外说,外面的杀手隐藏得很深。”张天浩再一次叮嘱两句,便在一个拐弯的路口下了车。

    接着,一个黑帽子,一身风衣,走在月光之中,即使是再熟悉的人,也看不清张天浩的样子。

    悦来栈的对面小馄饨滩上。张天浩一身高高的披风,带着一副无镜眼睛,嘴角还有一个胡子,正低头吃着小滩上的馄饨。

    而且他的眼睛不时的扫过四周的其他摆滩的人或者是顾。

    普通人,也就是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便会离开。

    而张天浩坐在这里吃,直接吃到了第三碗,他还在吃,而且时间足足拖了半个多小时时间,吃得很慢。

    而他四周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甚至其他的行人也走过不少于三十人。

    “老哥,今天生意不错吗?”

    “大兄弟说笑了,一看大兄弟便是一个文人,我也是小本生意,勉强糊口,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啊!”那个中年老板也陪着笑说了起来。

    “是啊,现在各家的日子都不好过,连粮食都限购了,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了,你这要的小滩也很难维持下去了。”

    “大兄弟说得不错,要不是现在人比较少,我的馄饨早卖完了,那里会等到现在。”

    两人便一个坐着,一个站着招呼人,随意的聊了起来。

    “对了,今天这里好像多了几个,平时我来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么多?”

    “这到没有,毕竟这里就这几家,不过,你不说我到是没有注意,大兄弟你一说,还真有点儿不大适应,对面奸像多了两辆黄包车,到现在也没有见他们拉走人。”那老板到是笑了笑,然后随意地说道。

    “我也发现了,那两人坐在那是不会是睡着了吧,这么凉的天,在外面跑已经不容易了,想要睡觉为什么不回家睡呢,真是的!”

    张天浩也是为他们感觉到有些可惜。

    “是啊,不过,看两人,好像家里并不差,一双皮鞋,那里是我们能穿得起的,不会是特务吧?大兄弟,我们不说了,不说了,别被别人听到,那我们可麻烦了!”

    “大哥说得对,我们不说了!”张天浩也没有再说,而是付钱离到了这里。

    果然如张天浩所料,这个表哥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还是一个不知那方面的特务,很可能是徐钥前派的,可他又不认识。

    很快,张天浩便来到了悦来栈的201房间的后面,然后利用围墙,直接爬到了二楼的后面。

    “咚咚咚!”

    张天浩有节奏,而且声音很轻的在后窗户上敲过,他便听到了房间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表哥,是我!”

    张天浩压低着声音,带着一丝的沙哑,小声地说道。

    “表弟!”

    房间里的人一听,马上便明白了窗户外面站的是什么人,便来到窗户口,小声地推开窗户,便看到了一个黑影正伏在窗户外面。

    “表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表姐病了,需要做一些手术,没钱,便想向你借点儿,看看能不能救过来,唉,家里困难了!”

    表姐,张天浩知道这个代号,是专门给候鸟安插的一个临时性代号,也就是他们两人知道,候鸟救出去,结果还是有病了,找他要一些药品,手术的工具之类的。

    “知道了,还有事情吗?”

    “家里让我问问,你那里有没有一些话要带给老家的?我明天回去带给他们。”

    “没有!”

    “我想应该有一些话吧,你回去想想,你看如何?”

    “行,我知道了,对了,表哥,以后别乱跑了,别整天让表姐担心,后面有尾巴跟着!”突然,张天浩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两人之间能听到。

    “明天把钱给你,带到那里?”

    “老地方吧!”

    “行!”

    张天浩说完,整个人如同一只飞鸟一样,直接从窗户外面的墙上一弹,整个人便已经向后一翻,然后双手反按着墙头,轻飘飘的落到了外面的地面上。

    几个纵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这位表哥却是吓得一身冷汗,尾巴,什么是尾巴,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接着,他便看到了一个黑影在后院外面一闪而过,向着张天浩消失的方向而去。他一看,便立刻翻过窗户,然后把身体缓缓向下放去。

    半分钟后,他也是直接翻到了围墙外面,然后也跟着消失在外面的黑影之中。

    就在两人都离开的时候,在他们的隔壁,203的房间里面,两人个正带着*,听着201房间传来的声音。

    “咦,201怎么没有声音了?刚才的录音录下来了吗?”

    “我听听!”

    很快,一个人又把*拿过去,重新听了一遍,只是张天浩二人说话的声音都是比较小,而且都是在窗户口说的,*里的声音都听得不大清楚。

    “不对,201号好像没有人了!快,被发现了,立刻过去抓捕!”

    其中一个突然想到了什么,便立刻对着另外两人大声地叫了起来,毕竟没有声音,那可是不好的事情。

    “咣当!”

    随着两个便衣部进了201号房间,打开电灯的时候,才发现201号房间里根本没有人,甚至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而且窗户还开着,不时有风吹过,带着一声咯吱声。

    “不好,他跑了!”

    两人立刻冲到窗户口,然后往着外面一望,便大声叫了起来。

    只是外面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人的身影了,那个人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该死的,竟然跑了,希望他们能把内鬼找到,真是气死了!”

    ……

    就在这里着急的时候,张天浩也发现一个黑影跟着他。

    只是他的速度很快,几分钟后,直接把这个黑影甩得不见了踪影,他才从一个背影的地方取出一辆吉普车,这是他在上海多准备的一辆吉普车放在空间指环当中的。

    爬上车,发动,转眼之间便已经消失在路头,向着他家的方向开去。

    就在十五分钟后,张天浩直接在离他家还有上千米的地方,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收起了吉普车。

    然后徒步向着家的后门方向而去,整个人都快要融入到了阴影当中,同时他更是小心的注意着四周的环境。

    此时他家的后门外面,连一个乞丐都没有了,更另说人影,只要敢跑到他家后门不远处的,甚至被他怀疑的,绝对会让警察抓起来。

    反抗者直接格杀,任何想要反抗的人,直接抹杀。

    更何况他家后门这里的几间商铺都已经被他买了下来,给家里的丫头挣钱养活自己的。没有一定的营生,他离开了,她们可能没得吃喝的来源。

    ……

    “叮铃铃!”

    随着电话*地响起,徐钥前立刻抓起了桌上的电话,便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手下传来的消息。

    “站长,我们白天跟踪的那个卖烟人不见了,而且我们也听到了有人跟他接头,而且就是在窗户口,可当我们去抓的时候,人也失踪了。”

    电话那头也跟着传来了一个手下急促的汇报声,这让徐钥前有点儿直接抓狂了。

    毕竟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是好消息,好不容易找一个可能是红党的分子,刚刚抓到尾巴,便又不见了。

    “该死的,你们是猪吗,好好的人都给我看没有了!”

    “对不起,站长,都是我们的错!”电话那头传来了歉意的声音,甚至连反驳都没有。

    “说说当时的情况!”

    “是!”

    接着那头便把发现,并打算追赶的过程说了一遍,结果还是跟丢了。

    “算了,对方是有备而来,你们没有做好,而且地形不熟悉也是正常!”徐钥前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再去追究的打算。

    “啪!”

    随后他便直接挂了电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成都来的,全是特么的猪吗,好好的人都盯不住,还特么的是特工训练班出来的,我都为你们感到丢人。”

    说话间,他直接拿起桌上的电话,要了一个号码?

    “喂,小候吗,我是徐钥前,张站长过去了吗?”

    “站长,张站长今天没有来,听连海龙说,他在半路上便下车了,听说吃过饭便准备回家的。”

    “哦,什么时候下车的?”

    “差不多要大半个小时了!”

    “那行,我找一下天浩!”

    接着,他直接拨通了张天浩家的电话。

    张天浩刚刚踏进后院的房间,便听到了电话*响起,马上他便想到了什么,便顿了顿,才拿起电话。

    “喂,谁啊,不知道人家人休息吗,也不看看几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