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外一个小村中,老大姐看着面前的小陈,淡淡的说道:“小佟处理了吗?”

    “已经处理了,我们在他家里处理的!”

    “那就行,对了,人手找到了吗?”

    “地方上除了四个行动队的,还有十几个老同志,他们也过来了,加上我们,差不多有二十多个吧,估计也够了!”

    “二十多个人,好像人数不大够啊,押运的至少也有十几个!”老大姐想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道,“那就这样吧,让所有人保密,这一次集中,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行动目标,防止有人再走漏消息。”

    “是!”

    ……

    “局长,三德中学外面死了好五个,在张天浩家外面也死了五个,而且全是一刀毙命,好干净的手法。”

    一个警察站在胡局长的面前,小声地汇报道。

    “另外,这些人都不是我们本地人,现在党务处那里正在全城排查不是本地的人,这些人被杀,有没有可能是党务处的人干的?”

    胡局长看了看面前的小队长,淡淡地说道:“党务处那帮人还没有能力杀了这么多人,你应该发现了,这些人多是用枪好手,应该死在张天浩的手中,看似不起眼,可是他的杀心很重,而且这些人很可能有红党,也有可能是杀手。”

    “张副站长?不可能吧,这可是十条人命啊!”

    “哼,十条人命,你们不知道,上一次成都站那群*埋伏他,结果被他打死大半,最后屁事没有,还逃走,他的功绩全是杀出来的,即使是我,宁愿得罪徐站长,也不会轻易去得罪他。”

    “不过,这个人做事还算讲究,只要不侵犯他的利益,他也不会跟你过不去的,而且他还有一个大哥黄仁成,所以别以为人家是玩得开,可是他精明着呢。”

    “原来是这样!”

    “那这些尸体如何处理,是不是扔了?”

    “当然扔了,不然还留着过年吗?”胡局长瞪了他一眼,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毕竟天色已经晚了,而且回去再迟一点,他的小妾可能又要抱怨了。

    “局长慢走!”

    “走吧!”

    ……

    张天浩此时,正坐在警察局的三百米,全身脏兮兮的,几乎是看不出一丝他原来的帅气,潇洒,现在只有的是肮脏。

    甚至他的身下,还有几张破旧的衣服,一个破碗,真正一个乞丐的形象。

    当一辆小汽车从警局里面驶出来,张天浩的眼神也是一凝,马上他的嘴角便笑了起来,那眼神之中也带着一丝的欣喜。

    当汽车的车灯照从他的身前照过,马上又消失在远处,他才缓缓的站起来,把身上的衣服重新脱了下来,扔在边上那个被他打晕的一个老乞丐身上。

    而他身又恢复了一些原来的样子,消失在警局的外面。

    随着两块准备好的猪肉扔到了警局的后院,两条狗也终于在他的想象中倒了下去。

    一路很是轻易的便混进了整个警局中,甚至轻易的混了进去,而且他的身上还多了一套警服。

    半小时后,他再一次走出了警局的后院,直接翻了出去,同时又看了看正倒在那里睡觉的两条狗,眼中闪过一丝的精光。

    “算了,算你们运气好,今天爷不吃狗肉。走了!”

    张天浩的身影便消失在警察局外面的后街。

    当张天浩再一次回到了三德中学的时候,都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而他的身上还是穿着那一套早上出去的那套衣服。

    只不过,如果有人注意的话,绝对会发现,张天浩竟然跑去洗了一个澡,而且洗得干干净净的。

    至于徐钥前,今天晚上睡得比较早,毕竟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忙得有些累了,而且这种累不仅是身体累,更多的是他的心累。

    不过,他对于张天浩在三德中学外面,甚至张天浩家外面对这些想要刺杀他的人进行暗杀,他并不反对。

    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党国的精英,可这些人想要杀党国之人,这些人在他的眼里,便已经是死人了。

    第二天刚刚亮的时候,张天浩习惯性的起来跑步,锻炼一下身体,而他的身体本来重了十几斤,半个多月,整个身体再一次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看起来,他的身体好像变得又白又净,甚至摸上去有一种细腻的感觉,虽然不如女人的皮肤,可也差不了多少。

    这便是他的无名心法带来的效果,自从入门之后,无名心法也在时刻运转着,好像他的本能一样。

    如果有人认为他这白晰的身体弱不经禁风,那绝对会让你吃大亏的,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的力量几乎用暴涨来形容。

    如果他能抓起一百五十斤的力气,现在绝对可以抓起二百斤的力气,而且不花费多大的气力,看似多了五十斤,可是已经引起了质的变化。

    “天浩,你跟过来一下,一会儿,这是调令,你一会儿去警局胡局长那里把这一次枪毙的名单拿来,直接去监狱把这些犯人提出来,送去枪毙好了。”

    当张天浩刚刚吃过早饭,便看到了徐钥前把他叫去,拿出一张提犯人的单子。

    “是!”

    张天浩立刻行了一礼,然后便接了过去,准备转身便走!

    可是马上他捂着肚子,脸上直接挤出了几滴冷汗,一脸痛苦的表情,好像他的肚子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一般。

    “天浩,你这是怎么了?”

    “站长,我昨夜睡觉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肚子给冻坏了,拉了肚子,早上去了两次,现在等医生来,准备拿点药再看看。”张天浩此时,也是一脸的痛苦,直接左手抱着肚子。

    “对了,你身体不好,那便别去了,这样专心看病,不然,看你的样子,好像做不了事情。”

    “没事,我最多跑一趟警察局,把那文件拿过来,然后让手下的人去做,也许便差不多了,毕竟文件比较重。”张天浩有引动苦涩的看着徐钥前。

    “不过,应该没有问题吧?”

    “行,我叫小商陪你去,一会儿让小商领人去执行好了!”徐钥前一想也是,毕竟这种事情已经做了很多次,每一次张天浩都没有去,都没有问题。

    “小商去,要不让蔡丰过去吧,毕竟他的身份能压一下下面的人,你看?”张天浩想了一下,便小声地说了一声,然后便向着厕所方向跑去。

    徐钥前看着张天浩慌张的跑出去,也不由得摇摇头,便是一阵的苦笑。

    然后他直接摸起桌上的电话,给东城门的蔡丰去了一个电话,让他带着两个人回来,然后跟着张天浩去警察局做好交接手续。

    一刻钟,张天浩努力表现出一脸苍白无力的表情,不过,为了这个效果,他还不得不进行了简单的化妆,否则,以他的白晰的皮肤,还真有点儿困难。

    半小时后,张天浩看到了蔡丰回来,而且后面还跟着两个情报员。便知道徐钥胶打了电话。

    “张副站长,你这是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像有点儿不大好!”

    “那个,昨晚回来睡觉着凉了,今天的肚子一直在闹,很不大舒服,海龙,帮我去老王那里拿点儿闹肚子受凉的药,对了,再给我准备几颗退烧的药,我感觉到有点儿发烧,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神。”看到连海龙跑过来,张天浩直接吩咐连海龙。

    “好的,头!”

    一刻钟,连海龙拿着一些药回来,更是给张天浩准备了一杯温水:“头,水给你准备好了,先吃一点!”

    “海龙,谢谢你了!”

    张天浩吃过药之后,便让连海龙和张天浩,以及蔡丰三人,挤一挤,直接坐到张天浩的吉普车上,向着警察局开去。

    “蔡科长,执行枪决,你做过的吧?”

    “已经做过几次了,很简单,拿着手续去牢房提人,然后拉到乱葬岗枪毙便行了。”蔡丰笑了笑,然后随意地说道。

    “行,蔡科长,我今天肚子有点儿不舒服,一会儿还要麻烦你了,我便在警局那边等你们回来,开我的车去吧。”

    张天浩装着一副肚子不舒服的表情,甚至还捂着肚子,有些为难的说道。

    “没事,张站长不去,我也没有什么,都是小事,一个小时的事情而已。”

    “嗯,蔡科长,你话说得不错,但这里的不少的红党,我们还是小心为上,一切都以自身安全为主,命在,一切都在,命不在,一切都是空,这可是我的感受。”

    蔡丰自然知道张天浩的意思,也只是笑了笑。

    这到不是张天浩胆小怕事,相反,他知道张天浩的人头一直是很值钱的,外界的暗花已经是十万大洋,整个站内几乎人人都知道了。

    只是想要拿下张天浩人头的人很多,但许多人还是不敢,毕竟拿下张天浩,便是与整个党国作对,他们也要想象能不能逃得过党国的通缉。

    “多谢张站长,我们会小心的,而且离城也不远,一般来说,红党不敢在离我们县城这么近的作妖的。”

    “那就好,我跟你们不同,几乎不敢以真面目见人,这都是*的!”张天浩笑笑,然后便又捂着肚子,直接半蹲着。

    “张站长,要不你回去吧?”

    “不用,我在胡局那里接过交接令,便给你们吧,我便在那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