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张天浩过去,不把张天浩拉出去枪毙,绝对是轻的了。

    张天浩在说,老大姐在听,甚至三年多来,张天浩也不知道老大姐的名字,一直是以老大姐来称呼她。

    三年前,张天浩还跟她说过,如果是要找他,那怕他付出这么命,他也再所不惜。

    不过,要找他,要在《申报》上登出一篇文件,让他知道。

    而张天浩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篇文章,他才从中找到了几个字,才知道昌黎酒楼三楼的包厢里。

    “你不怕我杀了你?”

    “怕!”张天浩直接摇了摇头,很是平静地说道,“如果怕,我就不来了,只要老大姐在这里,那怕是龙潭虎穴,我也会来的,如果老大姐拿走我这条命,那我无怨无悔,毕竟又苟活了三年多。足矣。”

    “哦!”

    老大姐也是一愣,然后看着张天浩的眼神,想要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一些什么来,可张天浩那平静的眼神之中,清澈明洁,并没有任何的掩饰。

    “好吧,就算你说得如此多,可是你的罪,你认吗?”

    “认,只要是我犯过的罪,我都认为,包括被我祸害过的姑娘,我都认,那些被人祸害过的,我也是为了救她们,如果我一个小队长不那么做,下面后果的将不堪想象。我做了,但我不后悔。”

    “三年半来,除了后来我训练的十几人外,其他人,我都补偿了她们家里的钱,至少是二百大洋,至于这些训练过的,我给所有人安家费,两千大洋。”

    “你有这么多钱,你还不知道剥削了多少人,你该死!”老大姐一听,狠狠的瞪了张天浩一眼,又把枪摸了起来。

    “老大姐,你认为我会去剥削这些人吗,他们身上能榨出钱来吗,你想多了,这是我的所有积蓄,甚至奖金,以及我行动队的各咱孝敬,三年多来,我过得很穷。”张天浩苦笑着摇摇头。脸上并没有更多的后悔之情。

    “那你买了那么多丫头干什么,你不会又把她们给祸害了吧?她们那么小,那么……”

    “老大姐,我不是禽兽,买下她们,你有时间去看看她们便知道了,这个我便不多说!买下她们,那是救她们,真的。”

    一时间,两人在房间里谈话有点儿陷入僵局,毕竟张天浩身上的罪孽太重了。

    “好吧,算你说得有理,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办法救出关押在县政府里的我们同志,或者是其他的百姓?”

    “老大姐,救一部分人,如果是普通人,很容易,只要给钱便没有问题,可是要救已经被确定了是你们的人,难,真的难、”

    “另外,还有一个大问题,便是你知道里面有多少人吗?300多人啊,一旦有些红党倾向的,便是杀,都杀了不少批了,你说,能随意救吗?”张天浩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不满,只是有些苦笑。

    “不过老大姐,你要救谁,我一定帮你救出来,但太多了,不要说你,便是我也没有办法,救出来,你们怎么出城,怎么躲过保安团,警察局,特务处,党务处,甚至一些街上的混混搜查。”

    “这么严重?”

    “是啊,就是这么严重,而且我也看过了,那个下水道直接在牢房的走道正中间,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便会惊动其他地方的人,甚至狱警。”

    “如果我想救出候鸟同志,你认为可以吗?”老大姐想了一下,用尽量平尽的语气说道,好像对于候鸟特别的关注。

    “我想,可以,但救出来以后,你们怎么救他,虽然我可以提供一般人药品,器材,可是你们有办法帮他治好吗?”张天浩无奈的摇摇头。

    “难道就没有办法救出去了吗?”

    “有,两天后,我会带着一批人犯到西城外的乱葬岗执行枪决,到时候,你们可去救他们。但我不敢保证能不能救下来。”

    “那行,有两天时候的缓冲,我想,应该可以的吧?如果你真的做到了,那我还是相信你的,如果你做不到,那别怪我杀了你!”老大姐淡淡地看着张天浩,面无表情的说道。

    “可以,不过,你们最好多派一些人,一个班的保安团,比起以前要强太多了,而且都是经过训练的保安团士兵,不比正规军差。另外,要不要我提供一些武器装备?”

    “你有吗?”

    “有,你们到莫愁路68号,我的老宅的厨房,那里有一块地板,你们敲开来,里面有三百把盒子炮,还有不少的子弹,你们可以拿去用,至于怎么出城,在城北三元路的74号小院里,中间有一块石块,掀开来,里面便是一个地道,通往城北外面,那是我的备用逃生通道,你们走那里出城吧。”

    “那行,我相信你一次。”老大姐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也感觉到差不多了,便直接放下手枪,然后咳嗽了几声,便推开门向外走去。

    张天浩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是一阵的苦色。

    “对了,老大姐,拿到东西后,千万别在我们使用,拿得越远越好!”

    “知道了!”

    老大姐头也没回,直接对着张天浩摆了摆手。便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与此同时,又有三个青年人跟着老大姐离开了三楼,好像是跟着老大姐,来保护她的。

    虽然不知道她的具体身份,但想来身份一定不低。

    看着满满的一桌子菜,张天浩此时却没有任何的食欲,相反,更是一脸的苦瓜色。

    随意地吃了几口,张天浩又作了一个简单的伪装,然后便离开了昌黎酒楼,向着三德中学走去。

    就在张天浩离开酒楼之后,就在他的不远处,一个身影站在黑暗之中,望着张天浩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疑惑。

    “小陈,你认为他说的是真的吗?”

    “大姐,这个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这些事情都是有据可查的,只要回去查一查,便可以知道的。而且我也听说了,十二月份,成都站的一中队,在张天浩回来不久,便死光了,而且是死在李家大院。”

    “对了,还有一部分失踪的,估计也死得差不多了,还有二中队的三小队四小队,好像也只有四小队离开七个人,其他也全部死了,至于怎么死的,他们也不知道,反正不是我们的人动的手。”

    “至于上一次的弹药之类的事情,到是真的,一个师的装备,加上五十部电台,虽然被拿出来一点儿,然后便被党务处的罗忠给发现,全部炸毁了,可东西是实实在在的。听说罗忠也死了。”

    “还有地方上报上来的十万美金,也是他老婆提供的,好像张天浩已经为我们提供了不少钱了。我们都不知道他的钱是怎么来的!”

    “至于被他祸害过的人,要么继续读书,要么已经嫁人了,过得不错!这个,我们也让地方上的同志查过了。只是地方上的人经常去暗杀他,至少也有十次以上了,可是他的命好,每一次都逃过了暗杀。”

    “如果说张天浩被暗杀的次数,特别这几个月,明显增多了,现在都有人悬赏十万大洋要他的人头,他敢一个人过来,还真是记着大姐的恩情。”

    小陈慢慢把从地方上了解的事情向老大姐汇报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用一种悲痛的声音说道:“他这三年来,抓过我们的人,杀害我们的人,同样也不在少数。不过,唯一没有听过说的,便是他去欺负普通人。”

    “如果是三年前,他在家的情况,那可是*一个,好像这个方向彻底改了。”

    “走,我们去莫愁路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不少装备,只是这些装备那里来的,他好像没有说!”老大姐想了想,才认真的说道。

    很快,老大姐一行人在一个本地人的带领下,去了莫愁路68号,直接从张天浩老宅的厨房地下室里找到了不少的东西。

    手枪超过40支,而且一色的盒子炮,子弹到是并不是很多,但也超过一千五百发,还有一部电台。

    至于这电台,甚至手枪,当然是他从这成都站一中队那里得来的,反正死了,当废物利用吧。

    “这么多的东西,他怎么拿来的,而且好像是他们行动队的枪,上面还有一些血迹!”一个人员小声地在老大姐耳边说了几句。

    “那行,我们先走,现在便离开,按张天浩的意思,西昌特委这里还有不少的叛徒,我们到西昌,估计很快会有人知道,并传递给党务处或者是特务处的。”老大姐也算是一个老地下党。

    “是!”

    就在这样,一行七个人,背着两个背篓,装满了枪,在月光之中,沿着黑暗直接消失在张天浩的家里,向都会三元路74号而去。

    到了这里,老大姐对于张天浩的话,也相信了七八分,毕竟张天浩做到了这么多,也不可能再去骗她的。

    两个小时后,一行人便已经出现在北城门外。

    与此同时,张天浩吃了一点东西,便直接走回了三德中学,而刚刚进入三德中学,便被徐钥前给吃了过去。

    “天浩,你来的正好,现在有一件紧急的事情,我们收到线报,红党一个重要人物已经出现在西昌城内,我们必须把他找出来,而且听说还是一个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