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闻人杰在上午来,下午便离开,那表情几乎是快要杀人了。

    特别是那七个成都站的四队人员,更是狼狈之极。直接把闻人杰的脸面都丢光了,而且还丢到了太平洋里。

    “站长,闻区长不至于为了这一点儿小事再跑一趟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有些事情,我们还不知道,甚至可以说,闻区长有什么打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都要接下来好好的看看了。”徐钥前也是一脸的无奈,毕竟闻人杰突然跑了好几百公里到西昌来,不可能为了他们这七个普通的行动队员的事情。

    “天浩,接下来你可以小心一点,闻区长几次被我们抹了面子,很可能会对你不利!”

    “多谢站长,再说了,我决定晚上去买点儿东西回来,再也不出去了,我看他还怎么对付我,呵呵!”

    “你啊,不出去,怎么办事?”徐钥前也被张天浩这句没头脑的话给逗笑了。

    “天浩,你有没有一种感觉,我们都是别人的牵线木偶,自从我们去南京一个多月,整个西昌的形势越发的严峻起来,甚至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幕后操纵。”徐钥前有些唏嘘起来,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凌厉的杀机。

    “有,我总感觉到诸事不顺,而且好像有什么人专门针对我,我怀疑是日本人报复来了。”张天浩也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苦笑道。

    “日本人?”

    “为什么不是红党?”

    “红党调动不了这么大的资源,土匪,帮派,世家豪强,甚至我怀疑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张天浩深吸了一口冷气,才严肃地说道:“现在的红党自身都难保,被委座打得东逃西窜的,他们怎么可能还有力量在我们这里搞风搞雨的,即使是有红党报复,也不可能这么夸张!更何况在我们站的下面放了那么多的炸药,想要拿站长和区长,而且我还中毒进了医院,遇到几次的刺杀。”

    “以红党的为人,也做不到几次的连续刺杀,更不可能如果深谋远虑。也只有日本人以金钱开道,会有不少人为了金钱而出卖自己的良心。”

    徐钥前听着张天浩的分析,也不时点点头,光是那么多的炸药,便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更何况连成都站的人都参与进来了。

    当然这只是张天浩的分析,至于徐钥前相不相信,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站长,我还听到了一些消息,说是有地下杀手想要杀我,有人出价五万大洋的花红要我的人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还有这事情?”徐钥前一听,马上便脸上严肃起来,然后看向张天浩的脑袋,“我问问!”

    说着,他直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足足等了好十几分钟,对方才给了他一个回话。

    “天浩,你的人头真是值钱,比我的值钱多了,十万大洋!”

    “什么,十万,又涨了,我的人头怎么这么值钱,不应该啊,我到底得罪了那路神仙,非要置我于死地。”张天浩也是一愣,他只知道有人悬赏他,可现在竟然是涨到了十万大洋。

    以前刘家出资两万要他的命,便有亡命之徒来杀他,现在十万,那岂不是……

    想想都感觉到可怕。

    “对了,天浩,你以后还是少出去吧,这个助学悬赏只是在四川境内,说明有人在四川境内悬赏你,看来不是成都人,便是西昌人了。如果这样的话,那一切都解释得通!”徐钥前好像明白了什么。

    “站长,你说区长知不知我被人悬赏了,然后便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很可能知道了,但十万大洋对于区长来说,根本不是事情,他也不可能为了十万大洋出卖你的,但下面的人却不一定了。区长来,可能便是因为这个事情才把人带走的。”

    “那这些人真是幸运,被带走了,很可能便是救了他们的命。”张天浩也是一阵的感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回家后,一定要多烧香拜佛,求佛主保佑!”

    “滚蛋!”徐钥前一听,马上便笑骂起来,但脸上还是有着一股浓浓的担扰!

    “站长,我先滚蛋了!”

    张天浩一听,直接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张天浩的脸瞬间也阴沉下来了,毕竟他以后被人悬赏两万已经是天大的麻烦,现在是十万,那岂不是更多人找他拼命吗?

    “算了,想再多也没有用了,做一个小特务,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一个奇葩了,别人都低调得很,可没有那一个有我如此高调的,害怕别人不知道一般。”

    ……

    通往成都的公路上,一行车队,足足有五辆大卡车,以及两辆小汽车正在飞奔着,不断地向着成都方向赶去。

    “何福,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是不是你想拿下张天浩的人头去领赏?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老师,学生只是想看看张天浩他们有没有检查仔细,有没有遗漏的地方,可是那里想到,我竟然发现了这两张电报纸,我还真不知道发生了这两张纸是什么内容?”

    何福小声地解释起来:“对于张天浩晋级到少校,学生心里格外的不舒服,他只是一个小混混出身,只是走了狗屎运,才破了两起日谍案。”

    “何福,你到现在还不跟我说实话,这两张纸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你好好的交待吧?”

    “老师,学生真的不知道,这是叶大龙和马二宝发现的,其他的,我真不知道!”何福也是无奈的苦笑。

    “你相信他们会搜不出这明显的东西吗,你当他们是*吗,三年的工作,怎么可能是蠢蛋,而你也是一个蠢蛋,直接中了别人的圈套,把一块红砖直接塞到你的手里,唉!”

    闻人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得何福心里直发毛。

    “你不知道这两张纸也没有什么,但上面的内容全是绝密,绝密啊,竟然跑到了西昌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其中必定有红党分子,而且是专用想要给张天浩设套,结果把自己暴露出来了。”

    “设套?”

    “是的,是有人故意让你们去查的,好发现这种电报纸,然后名义上打击张天浩的威望,甚至打击徐钥前的脸面。可实际上要把你们所有人都给搞死,三队的人是怎么死的,一中队的人是怎么死的,你还不清楚吗,我本以为把你派过来,有机会让你锻炼一下,官升一级,可是你让我很失望。”

    “对不起,老师!”何福立刻意识到了闻人杰的苦心,深刻的道歉。

    “你姐怎么有这么这一个蠢蛋弟弟,真是的!”

    闻人杰也是摇摇头,如果不是因为何福的姐姐成了闻人杰的外室,闻人杰根本不可能为何福这样一个小人物连夜跑了五六百公里,来救他。

    “好了,这事情便过去了,以后做事多动动脑子!”

    “是。不过老师,张天浩的悬赏是怎么回事情?”

    “有人悬赏张天浩的人头十万大洋,你不知道吗?”闻人杰看着何福,有些疑惑的问道,只是眼神之中有些不相信。

    “十万,是谁下这么大的力气,发这么大的花红悬赏张天浩一个小人物的人头,脑子有病吗?”何福几乎是脱口而出。

    “蠢蛋,原来是悬赏两万的,后来又有人加了两万,现在又有再加六万,刚刚好凌到了十万大洋的悬赏,你说呢?”

    “这么有钱,难道是日本人!”

    “你还不算笨,而且这个悬赏一直挂着,本来是内部人员可以接的,可是许多的帮派在知道是日本人的悬赏之后,都不肯接,可还是有一些走单帮的,或者是小势力接了这个任务。结果到好,一中队没了,二中队一个半小队没有了,快七十个人死在西昌,西昌的形势相当的复杂,不是你能玩得转的,你再呆着,可能真会死了。”

    “而且张天浩也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他在西昌,与警察,军队关系好,不然他早死了。”闻人杰继续解释道。

    “对了,城北那个服装店,你调查得怎么样了,那是我们的一个据点,看到电报纸,我便知道那是人为的火灾,而不是自然引起的火灾!”

    “老师,那里我也去调查过了,那个人死在火中,直接是被烧死的,而且是喝酒喝太多,结果因为电路问题而引起的火灾,当我们去查的时候,那里什么也没有,我以为是一个普通的火灾!”

    “蠢,一个普通的火灾,我会让你去查吗?张天浩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知道,我也问过他的手下,他好像从来都不怎么去那一片,即使是去,也只是执行任务,而且张天浩对那一片,我也打听过去了,主要是那里引不起他的兴趣!”

    何福想了一下,才开口说了起来。

    闻人杰听着何福的解释,整个人也陷入沉思当中,毕竟这事情,他也要仔细的思考一下,毕竟那个据点对于张天浩也只是关注一下。

    “对了,我还没有发生其他什么事情?”

    “有,好像张天浩他们又击毙了好几个红党的人,反正这一段时间大家都忙得团团转,不是这件事情,便是那事情,经常熬夜,有时候半夜还出任务好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