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韩小红便把饭菜端了上来,而且有些疑惑的看着正如大爷一般坐在那里的张远航,忍不住问道:“当家的,你怎么了……”

    “让你在家做个饭都坐不好,我回来,你想饿死我,是不是,你整天在这里做什么事情了,就做一个饭,还整天叽叽歪歪的,你是不是太闲了!”

    张远航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那声音比平时都高了好几十个分贝,即使是对面的人也能听到张远航不满的怒骂声。

    “你说说,你还有什么用,你还有什么用,马上滚,马上滚,我不想再看到你,连自己的男人都服侍不好,滚,滚!”

    张远航连续说了好几个滚,甚至那滚字声音更是高了好几度,更是把手中的报纸直接撕成了粉碎,直接把他手边的茶杯也直接摔成了几瓣。

    “当家的,我,我……”

    韩小红一时间也有些发懵,毕竟她到现在也不大清楚张远航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红,甚至眼睛都有些发红,本来端着菜的双手也是一抖,被吓得不轻。

    而那碗更是被气得掉到了地上,又是发出一阵的哗哗响声。

    “你特么的,养你有什么用,快半年了,连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半年连个鸡都要会抱窝了,可是你呢,你有什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给我滚,给我滚!”

    “不会下蛋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无后为大,你在教我不孝啊,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立刻滚出我家!”

    韩小红本来还听着张远航的叫骂声,还感觉到有些委屈,毕竟事情也不应该这样的,可是接下来,她越听越感觉到有问题。

    这是张远航在暗示她。

    “呜呜呜!”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把你当大爷端着,我跟你都这快一年了,你不生蛋,那就是怪我了,你自己没用,这日子没办过了,这日子没法过了。”韩小红也明白过来,也是大声地叫哭起来,如同街上的泼妇一样,大骂起来。

    而且一时间,两人对骂声不绝于耳,甚至不时有左右邻居都听到两人的骂声,也好奇的出来看看情况。

    “滚出我家,要是你不走,我走,我走!”张远航一看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的邻居,也明白目的已经达到了,便大声地叫喊起来。

    而刚刚到了对面的程南也是一愣,毕竟这两天监视,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他们也打听过,这个张远航两个人生活得还不错,虽然离相敬如宾还有点儿差距,可是现在怎么会吵起来呢。

    “二宝,今天有没有什么情况?这个女人回来以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没有,这个女人回来之后,便在那里看书打发时间,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好像一切都正常,而且好像也没有人跟他们打过什么交道,即使是上街买菜,也是各家随意看看。”二宝也是一脸的严肃,甚至看向边上的张天浩。

    “没有发生事情,这两人怎么吵起来了,而且还吵得这么离谱,甚至张远航要把他女人赶走?”张天浩也是一脸的疑惑,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些无语,他都写那个c字已经有两天了,今天才发现。

    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个张远航是不是今天发现的,还是两天前发现的。

    “你去打一个电话,问问站长要不要抓人,毕竟一旦那女人离开,便会脱离我们的线视,很难监视。”张天浩便立刻吩咐一句。

    此时,便看到了韩小红正拉着一个箱子,一脸哭泣的从楼上下来,直接向外走,一边走,还一边骂着张远航。

    “你这个没良心的男人,我跟你大半年了,可你却这样赶我走,我那里对不起你了,我那里对不起人了!”

    “我不就是没有怀孕吗,我不就是没有怀孕吗,你有本事,让我怀孕,我不想活了,我真的不想活了。”

    “你这个不会下蛋的鸡,给我滚,给我滚,我这半年来,我受够你了,一点屁用都没有,整天就知道做个饭,还特么的那么难吃,你特么的是在喂猪吗?”张远航站在门口,大声地叫骂起来。

    此时的他那里有一副老师的样子,完全是一副委屈,甚至愤怒的嘶吼!

    而边上的几个邻居也看到了韩小红被赶出来,对于张远航也是相当的不满意,一个个怒目瞪着张远航。

    毕竟刀子们也是女人,对于韩小红没怀孕的事情,她们女人本身便吃亏,现在好不容易成家了,到好,直接被赶出来了,这让一个女人以后还怎么过日子,怎么嫁人。

    “张老师,她也不是有意的,不是吗,消消气,日子以后还要过的,再说了夫妻那有不伴嘴的,回家好好说说,一会儿便没事了。”

    “张夫人,你也别跟你当家的吵了,你也回去吧,你让让他,你当家的一个人压力也挺大的,回去吧!”

    “是啊,回去吧,要不先到我家去做做。”

    韩小红也是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流着,声音呜咽:“谢谢各位大姐,这日子没发过下去了,你们不知道,他好像在外面有人了,他每一次回家,都不跟我睡,我拿什么怀孕,听着他在外面的人都已经怀孕,他想把我赶走,好让他的外室进来。”

    “这日子真的没办法过了,他还打我,打我啊!呜呜呜!”

    “什么,竟然是这样的,还打你,真是*,怎么会是这样的人,一个看起来老实的人,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丢人啊,真是丢人。”

    “是啊,把自己的老婆赶出去,让外室进家,这样的男人还是男人吗,还老师呢,我呸,这样的老师,那不是误人子弟吗?”

    “大妹子,跟我走吧,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世人好男人太多了,我不相信你找不到更好的男人。”

    几个中年妇女直接把韩小红给接走了,而楼上的张远航的骂声也跟着停了下来,只是他的脸上多是苦涩。

    ……

    “站长,事情是这样的!”程南把情况向徐钥前汇报了一遍,甚至把这几天的观察都好好的汇报。

    “站长,韩小红被接到邻居家去了,我们要不要去抓?”程南突然声音一顿,透过窗户看到一个女人正摇着身子,正敲着张远航家的大门。

    “站长,他家又来了一个女人,好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而张远航正开门!”

    张天浩看着远处的那个张远航,也有些意外,毕竟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完全不是……

    “不对,这是青红楼里的姑娘!”

    张天浩刚刚还想有什么问题的,可马上便认出来了,那里的姑娘一般在人需要的时候,也是会出台的,不过价格高一些而已。

    程南还真不一定认识这个女人,更别说另外两个是从其他地方招来的行动队的人。

    “张副站长在不在?”

    “在!”

    “你们听张副站长的,一切由他作主!”徐钥前思考了一下,然后便吩咐道。

    “知道了!”

    张天浩也听到了电话那头徐钥前传来的声音,也不由得愣了愣,但马上便明白过来。

    “头,你看接下来我们怎么做?”程南三人都转头看向张天浩。

    张天浩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天色也跟着越越暗,甚至再过一会儿,天将会黑下去。甚至可能一会儿还会有月亮出现。

    “等,等天色暗一点,我们再行动,现在这个女人才进去,张远航一定会有所警惕,再说,现在我们冒然闯进去,很可能会引发一场战斗,增加一些不必要的伤亡。”

    “等他们睡下的时候,我们拿人,那时候他们便是最兴奋的时候,即使是发现我们,也来不及了。”

    张天浩接下来,并没有多言,而是坐在那里等着时间的到来。

    四个人继续监视着张远航,至于韩小红,因为被邻居拉到家中去,便也没有派人去监视,不是他们不想监视,而是被张天浩以人手不足而拒绝了。

    毕竟站在他们这里,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到那家邻居家的门口大致情况的,在天色将晚的时候能看到,又何别去增加被发现的可能性。

    可是谁又能想到,天色一暗,便再也看不到对方的情况,同样也给了对方一个逃走的机会。

    至于这个计划,还是在张天浩看到天色的时候,灵机一动想起来的。至于那个c字符号,这也是候鸟告诉他的,除了整个西昌有少数几个知道这个c字符号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头,你看,张远航家好像在喝酒,怎么把帘子给拉起来了。”

    “谁知道呢?等他们喝差不多了,我们再去抓!”张天浩没有丝毫的犹豫,而是直接对三人解释道。

    天色越来越暗,而外面的人影也是越来越模糊,甚至原来还能看到的那个邻居家里,此时已经看不清楚了,除非是对方开灯。

    张天浩打量了一下那个邻居家里,然后又看着张远航家的那扇窗户。

    “一会儿,谁去买点儿吃的,我请!”

    “头,我去买吧!”这时,二宝小声地说道,脸上更带着讨好的笑容。

    “行,那你去吧!大家吃饱了,便去抓人!”

    “那感情好!”

    三人一听,顿时也是笑了起来,可是整个房间内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出每一个人脸上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