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了办公室后,张天浩越想越是感觉到事情有点儿不大对劲,毕竟黄仁成竟然知道了秦玉香是二号的事情。

    “特么的,候鸟,你想害死我啊,他还有一个交通员,这不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吗?”

    他现在都有些抓狂了,可又没有办法,整个人都苦笑起来。

    很快,他便来到了地下室,然后一打听,才知道,那个候鸟已经转移到隔壁的县政府的地下牢房里去了,毕竟那里更安全,虽然犯人多一些,但犯人可不是随意逃出去的。

    看守更严密,比起他这个三德中学防守更紧得多了。

    “头,你想提审那个候鸟吗?”

    “嗯,我要了解一下,该死的红党有没有在西昌四周还有一支隐藏的力量。”张天浩一脸气乎乎的,毕竟今天的事情,程南也知道,还有连海龙也听到了关于这一次保安团被劫之事。

    当张天浩再一次来到了县大牢,开始提审候鸟的时候,却发现候鸟整个人都好像有点儿无精打采的,甚至身上的伤也出现了不少的溃烂的情况。

    只是他的眼神还是相当清明,面对身上的伤势,好像不是他一般。

    “你又想来劝我吗,没有必要了,真的没有必要了,我都这样,你还想从我的口中问出什么,可能吗?”

    “呵呵,我就是过来找你聊聊,毕竟我们今天的保安团被一伙人给劫了,而且人数是二十来个人,个个都是好手,甚至还有几个村子里的地主被人抢了,连人带枪都抢了,他们把粮食分给了其他百姓。”

    “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如果你们非要说是我们红党人做的,那你们便做吧,多加一项罪名又如何?”候鸟淡淡地看着张天浩,然后脸色充满了讽笑。

    张天浩看了看身边的程南和连海龙,才淡淡地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跟他想单独聊聊,也许他会开口的。”

    “是,头!”

    两人也知道张天浩想要从候鸟口中知道一些什么,只是希望有多缈茫,根本不用多说的。

    看着两人的离开,张天浩才放下心来,看着候鸟,然后才坐正,相视一笑。

    “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

    “呵呵,是吗?”张天浩压低声笑了笑,然后才大声地说道,“候鸟,有什么话还要交待的吗,遗言,或者是其他的,我能帮你带的便帮你带一句。”

    “你死了这条心,我们党的革命者会是那么软弱的吗?”他的声音也大一点,不过,马上又低下声音,用极小的声音告诉张天浩。

    “这一伙人应该不是我们的人,我们的只有不足十个行动队员,而且上一次刺杀你的时候,还死了两个!”

    “不,你们现在只有不超过四个,在前两天,跑到木老三家里,结果被木家的地方发现,然后徐钥前带人直接灭了四个,逃走的人,可能还有受伤的。”

    “怎么跑到木家村,不是说不允许靠近的吗,怎么就不听呢!”

    “此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有一个问题,便是秦玉香交通员叛变了,不过已经死了,被黄仁成打死的,虽然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有钱的面子上,并没有上报,我想,秦玉香还没有其他人知道了,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什么,三娃叛变了!”

    候鸟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而且一下子叛变,直接把秦玉香给出卖了。

    “被刑训逼供,想不招都难,有什么奇怪的吗?”

    “你说得对,只要意志不坚定,好像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就好像我的交通员,他也一样叛变了!这有什么办法?”

    “大浪淘沙,不过,我看你好像并不像他们一样,连十指被人拔了,还有钉入竹签,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厉害,真是厉害!”候鸟看向张天浩,眼神之中也是带着无尽的惊讶。

    “我真不知道你一个流氓是怎么做到的。”

    “呵呵,这有什么,本来便是冤枉我的,我心里闷着一口气,自然挺得住了。”他到是无所谓的笑了起来,同样也伸出十指,看了看。

    十指还是伤痕累累,但指甲又长出一点来,并没有直接把他的指甲根全部打坏,可惜还是有四个手指头不长指甲。

    “老虎凳,跟指甲钉竹签都能忍得住,我真想问问你是谁,要不是我对你十分了解,还真怀疑你是不是另外一个人。”

    “可能吗,我就是我!”张天浩摇摇头,然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我还是棋输一着,不是吗?”

    “你那叫棋输一着吗,是你得了便宜又卖乖,有这样的好事吗?”

    “也对!”

    “我们的确还有人知道二号的信息,只是这个,我也不能告诉你,相信你也能明白,毕竟我们也有我们的纪律!”候鸟看着张天浩,淡淡地说道。

    “那算了,你们以后的事情也别找我,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到时候,孩子生下来,我弄死她算了,你们以为真当我是傻子吗,我的钱,我的人,甚至我的枪都被你们拿了,那枪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便是我的吧?”张天浩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对了,还你们的人,又找我了,可惜,我没功夫理会他们,让他们去死好了!”张天浩的脸色也有些阴晴不定,甚至看出来张天浩真的生气了。而且气不加一处来。

    “把我当猴耍,很好,我在明天会让你知道,你这样想法是多么的蠢,前扬镇那一片活动,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昨天明晚见,还有,我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好消息!”

    说着,张天浩站了起来,便往外面走。

    “等等!”

    看到张天浩要往外走,候鸟也是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

    “说吧!”

    张天浩的声音如同冰冷的河水一样,其中竟然带着丝丝的寒气。

    “好吧,现在只有一处,那就是我们的资料保管员,甚至也就是你所说的花名册,我想,其他地方应该没有了!”

    “花名册,看来你的脑子真的出问题了,如果这个花名册一旦被别人发现,估计所有人都得死了吧!”张天浩的声音更是冰冷得快要爆发了。

    “再哪?”

    “别想了,即使是你打死我,或者是消灭了我们的人,我也不会告诉我的,有着专门人保管,你也别想得到它。但我可以保证,这是知道二号的最后一个地方,其他真的没有了。”

    候鸟摇摇头,也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才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向张天浩,都有*,毕竟他刚才好像还是有点儿冲动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还有,你放心,那名单是绝对安全的,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它的存在,除了我,也只有……”突然,他的声音便停了下来,眼神之中满是失落。

    “还有一个人,便是陈天华,他也是知道这个名单的,只是他并不知道名单由谁保管的,除了我,便是上级才能知道。”

    “真是这样的吗?”

    张天浩也有些不大相信他,毕竟他已经被他骗了好几次,甚至都快要骗出习惯来了。

    “对了,也许你还有机会,但这个机会太缈茫了,整个大牢里面,只有一个下水道的地方,你们可以逃生,我查了一下建筑图纸那个下水道还在走廊中间,只要有一动静,便会被人发现。”

    “走廊中间,不可能吧!”候鸟一听,马上也是一愣,然后直接摇摇头,“我不行了,我估计想逃不出去了。知道又如何?”

    “也对,你的身体好多已经到了灯枯灯尽的地步!”张天浩看了看他的身体,然后也是摇摇头。

    “对了,你们的人叫我找陈天华,他是谁,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突然张天浩想到了另一个人,便随口问道。

    “不可能,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他不可能叛变?他的身份可是……”只是候鸟马上脸上便流露出一丝的失望,整个人都有些失去了精神一般。

    “他真的叛变了吗?”

    “你们的人说他叛变了,只是给我一张照片,但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甚至我把警察局,牢房,甚至军队都找了一个遍,可我都没有找到他。”说着,他直接从身边摸出一张照片,推到了候鸟的面前。

    “还真是他,还真是他,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啊!”

    “有什么没有想到的,这就是背叛吗,大惊小怪的!”他到是很轻松,只是他在大脑中开始回忆起来,“只是他知道二号这个人吗?”

    “不知道,认识二号的也只有我和他的交通员,现在交通员死了,那么估计没有人知道了。现在你可以放心吧,毕竟她会是安全的。”

    张天浩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收回了这张照片,淡淡地说道:“你想想,他可能在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如果可能的话,他在政府部门工作,毕竟他好像说过,他想当官,而且做一个大官,所以他在政府部分工作最有可能,只是政府部门的那里,我便不知道了。”候鸟思考了一下,然后还是无奈地说道。只是他的脸上却是苦涩的笑容。

    张天浩也点点头,也知道该知道也知道差不多了,并没有可以讲的,看了看时间,也过去了十几分钟。

    “来人,把他送回去!”

    说完,张天浩便是一脸怒气的往外走,连跟在他身后的两人也是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