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重新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也就是他现在睡觉的房间里面,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发现做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人盯着,这让他很不舒服,好像他便是一个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如萤火虫一样,吸收着其他的目光。

    还有一个,便是无论是成都来的,还是西昌站内的本身,便有一些人不服他,毕竟他年纪太轻了,直接晋级到少校。

    说是他走了狗屎运也差不多。而且他的西昌的名声太臭,已经臭气十万里了。从昨天的戏院便可以看出来,一题他的名字,所有人都不敢再眦牙咧嘴了。

    “该死的,看来这个西昌真的呆不下去了。”

    他不由得恨恨自语起来,同时看向其他人的目的也是变得有些严肃。

    “*,真是*!”

    想着想着,张天浩便不由得睡了过去,几乎是一夜无话,直接睡到了早上八点多钟。

    只是,就在他睡沉的时候,早上一个收信的帖子递员直接在收信的时候,邮箱中收到了几封信,然后开始到了邮局准备递出去。或者是准备递到别的地方去。

    “咦,建军路101号。”当一个邮差拿起一封信,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马上他的脸色便是一变,但很快恢复了平静,把这封信重新塞进了他的包里面,便向着外面骑了过去。

    半小时后,在一个南京路15号的门前,一个青年人在把一封信塞到了这家的邮箱之中,并敲响了这家的房门。

    “六爷,你家来信了,我放到邮箱里,我先走了!”

    随着那个邮差离开,15号的房门也缓缓打开,便看到了一个中年人从中走出来,打开信箱,便拿到了上面写着建军路101号的信件。

    “这是他的急件!”

    他看了看四周,然后便一如既往的关好门,往这家里走去。

    只是当他拿出一张纸,仔细观看的时候,便发现其中只有一张烟纸,上面什么也没有,甚至什么也没有看到。

    他不由得一愣,马上便放到了他的鼻子下面闻了闻,也没有闻出任何的气味出来,除了烟味之外。

    “咦,好像是一个密写纸,到底是用什么来写的呢?”

    很快,他便取出来了一瓶药水,然后用药水在上面轻轻的涂了一点,才发现上面还真有字,而且字比较小,是宋体字。

    他小心的把药水均匀的涂在上面,然后便发现了上面的写,越看他越是震惊,越看便越是欣喜。

    “好,好,好,主席好。”

    “我们有希望了,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中央结束了错误的路线,好,好,好!”

    看着上面苍头小宋的字体,写得极为工整,但内容却是很多,现在都已经21号了,而这是1月7号召开的,到现在已经快半个月时间,到了他们这里,都已经是10多天时间。

    这可对于他们的鼓舞,那将是空前的。

    “这个消息立刻要告诉同志们,一定要告诉同志们。”

    接着,他便把这个消息,在他的大脑里又重新记了下来,直到认为记住了,记熟了,他才依依不舍的把那张烟纸直接点燃,把烧着的纸放到了烟灰缸里。

    然后他便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便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的同志,可马上他又冷静下来,毕竟现在的形势对于他们而言,还是不容乐观,甚至可以说恶化到了极致。

    徐钥前制造的西昌白色恐怖,每天都有不少人死去,而他们党的人也是被抓的越来越多,甚至特务也是盯得越来越紧。

    很快,他便走到了他家里的一个密室里,取出了一块钢板,然后取出一张蜡纸,开始回忆今天收到的消息内容,开始在上面刻起来。

    不一会儿,一张不大的,差不多十六开的蜡纸直接写得满满的。

    他看了看,然后比较满意,又开始取出一些纸张开始按在上面印了起来,不一会儿,他直接印出了近百张这种消息的简报,虽然没有原来的简报内容详细,可也还是相当清晰。

    大概的意思更是准备无比。他看了看上面的蜡纸,然后有些可惜起来,毕竟每一张蜡纸,每一次印刷,都是相当不容易的,更不用说这里的设备,纸张,甚至油墨,都是相当不易得到的,特别是蜡纸和油墨,相当的贵,而且是一种管制物品,即使是学校使用,也是限制登记的。

    看着已经耗尽的油墨,他并没有失落,相反更是兴奋。

    当他再一次收起设备,然后又看了看那空了的油墨,便藏好,拿出一个公文包,把那上百张印好的纸放在里面,然后才如正常一样,向着远处的学校走去。

    “宋校长,你好啊!”

    “原来是二华啊,一会儿,你帮我送一些东西,小心,别让人看到了!”宋校长看到过来的邮递员,小声地说道。

    “行,校长,你放心吧!”

    “那行,你把这个送到那几家去,小心,别让特务发现了,否则宁可毁了,知道吗?”宋校长小心的叮嘱道。

    “知道了!”二华点头应时,然后把那一叠印好的材料直接塞到了他的包最里面,便骑兵在西昌城内转了起来。

    当他一天下来的时候,他才把他手中的材料送完。

    ……

    当天晚上,西昌某个地方的党小组成员看着面前的这一张纸上的简报,也是兴奋异常,甚至都莫名的激动。

    “好啊,好啊,我们终于有盼头了!”

    “是啊,以后说不定会来我们这里,我的天,如果来我们这里,我一定要去迎接他们,一定要去迎接他们。”

    “好,现在我们更有信心了,为了革命的胜利,同志们,我们加油,只要我们坚持,那胜利一定属于我们,一定属于我们,加油!”

    “对,同志们,困难是暂时的,只要我们不怕困难,努力克服,报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大无畏的精神,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

    “对,一时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我们一定要特务,国民党反动派坚持斗争到底,人民必胜,红党必胜。”

    一时间,整个小组成员之间的斗志又高涨了几分。

    “好,那我们继续今天的话题,我们还要继续跟广大群众讲,我们党是人民的党,不是国民党的党,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所以,我们必须向所有人解释,该死的特务,竟然诬陷我们党,他们太坏了。”一个女人大声地说道。

    “坏,他们何止是坏啊,完全是披着羊皮的狼,甚至会把我们吃得骨头都不剩下一根!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瞧这些特务,否则,我们会付出生命的危险。”

    “同样我们也不要退缩,就要像先生一样,我们宁可站着死,也不愿意苟着活。”

    ……

    “可惜,昨天晚上的接头,小陈被杀了,消息也没有传递回来,但幸好有人帮了我们一把,把我们的消息传递出来了。”

    “现在的形势对我们来说,是越来越严峻,正是考验我们党性,考验我们的意志的时候,同志们,现在党由主席领导,那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坚持下来,那我们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说得好,现在我们一起来学习这份简报,这是由我们的同志冒着生命的危险传递出来的,甚至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所以,我们必须努力学习中央的精神,领会上级的意图,以便形成我们独特的战斗方式。”

    一时间,整个只有几人的小组开始学习这份简报。

    ……

    当张天浩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中间他也只是起来吃了一顿午饭,便倒下来睡觉,这几天的疲惫,在他睡了快一天一夜的时候,也算是全部消散开来。

    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他便开始处理今天的事情。

    只是今天的事情好像并不多,不然小商他们早已经过来叫他了,甚至连何福都没有起来打扰他。

    “海龙,今天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头,没有,我也在站里呆了一个大半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好像红党也销声匿迹了。”连海龙摇摇头,“对了,头,我给你去准备一下晚饭,马上给你送来!”

    “那行,辛苦你了!”

    张天浩笑笑,然后才开始看着桌上的文件,一样一样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他注意的,甚至需要他去处理的。

    “咦,好像后勤的福利还没有算,今天的福利又些不大好算啊!”看着桌上这一年来的阵亡名单,他都不敢相信,在他们这里竟然阵亡了二十一个人,还不算成都站过来的七十多人,直接死了60多人。

    看着四队只剩下的那7个人,也不由得摇摇头。

    “算了,多发三个月的工资,加上一家一袋大米,一袋面,还有猪肉之类的。得让兄弟们过年过一个肥年。”

    而张天浩也很希望他回家过年,可家里是什么情况,也只有他自己一清二楚,根本不可能热闹多少。

    甚至可以说,他不一定能够回家过年,想到了这里,他也有些伤神。

    “站长,您看看,我打算今天过年让大家乐呵乐呵,一人发三个月的工资,至于后来的成都队七个人,也给他们多发一个月工资,算是奖金,您看如何?”

    徐钥前看了看,便也点了点头,同意了让张天浩的请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