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商一听,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用眼睛偷偷看了张天浩一眼,看到张天浩坐在那里不时皱眉,便松了一口气。

    整个站里,可以说知道张天浩手黑的,不是一个,惹到张天浩的没有好下场的,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这一场杀人事情是不是张天浩杀的。

    要不是看到昨天晚上喝酒喝得太多,甚至连走路都走不稳了,他还真想到了张天浩,毕竟这些人刚刚得罪张天浩的,现在便已经死了,除了张天浩,他实在是想不起是谁。

    但这事估计永远烂在肚子里了。

    就在这时,张天浩的眼睛猛的睁开,一股淡淡的危险直接出现在他的心头。

    “海龙,注意,速度加快,还有你们两人小心,防止有人找我们麻烦!”

    张天浩直接从后面摸出了一把枪,那是他专门找来的轻机枪,同时直接上膛,拉了一下枪栓,打开了保险。

    “小商,你拿冲锋枪,给我小心一点!”

    就在张天浩把事情吩咐出去,连海龙把车子直接开到了极致,在大街上直接狂奔起来。而程南和小商也是拿着枪,不心的戒备起来。

    “啪!”

    就在车子加速,三人准备好的时候,便看到了他们的车玻璃上面被一颗子弹打破,那子弹直接打进了中间的位置,发出一声轻响。

    “在左上前的楼上!”

    张天浩便看到了一个枪管出现在前面的一个楼的边上。

    “向左边开,紧紧贴着左边的住户,我们下去抓!”张天浩的声音平静,但却是严肃异常,随着他说完,连海龙也把车子开到了左边的大街门店前。

    便看到了原来的地面上又是一个弹坑出现。

    车子一停下来,四人直接从车上跳下来,然后直接躲到了边上的店铺外面的屋檐下面,张天浩直接抱着一挺机枪对着上面的枪管方向便是一扫,打得上面的拦杆发出阵阵的响声。

    而小商也是借机直接抱着冲锋枪直接冲了过去,程南和连海龙也拔枪跟着冲了过去。

    张天浩一轮子弹打过之后,便跟着小商,还有程南等人的枪也跟着响了起来,而张天浩抱着机枪也跟着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边上的几个行人突然把他们面前的小滩直接一掀,然后从后面摸出了手枪,便要对着张天浩他们开枪。

    “小心,还有其他人!”

    张天浩一声大喊,整个人往边上的一个店里一滚,而他刚才站的地方已经响起了数声枪响,而地面上也多了一些弹孔。然后机枪跟着响了起来。

    只见对面刚刚想冲过来的四个人直接被机枪一扫,当场便被打死两个,另外两个动作比较快,直接躲到一个小滩的桌子后面。

    “该死的,去死!”

    而小商也更是被枪打到了,虽然不重,可他的右胳膊还是受到了攻击,血淋淋的。

    “哒哒哒!”

    小商手中的冲锋枪也跟着便是一扫,那两人躲在桌子下面的丙人估计也差不多了。而中间的连海龙,程南也直接躲到了一边。

    “海龙,程南,后面,翻过去,我到是要看看是什么人敢来埋伏我们,真是找死!”

    张天浩并不知道,他们是受到了无妄之灾,本来这些人是想要埋伏另一路人的,结果张天浩直接闯了进来。

    “*,真是*!”

    对方也没有想到,张天浩他们只有一辆车,而且是在中埋伏的情况下,直接与他们打成了一片。

    最主要的是,张天浩的火力太猛了,即有机枪又有冲锋枪,剩下两人还是手枪。

    程南和连海龙直接从这家店铺后面窜了出去,直接扑向那对面的楼上的枪手,而张天浩直接抱着机枪,便是一轮子弹打过去。

    当那个小滩的桌子后面再也没有动静的时候,他小心的贴着墙,向着那对面的楼下跑过去,同时更是小心的注意四周,防止再有人跑出来跟他作对。

    当他跑到前面的时候,便看到了连海龙和程南两人已经从那楼上跑了下来,只是两人一脸的失望,除了一支汉阳造改装的步枪外,还有几个弹壳,便没有任何的东西了。

    “头,人跑了!”

    “那没有办法,毕竟对方是一个有准备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要杀我们的,也许是我们撞到了他们的枪口上来了。”张天浩也收起了机枪,然后才向着那被他们打死的那四个人走过去,甚至机枪也指向那里。

    只是当他们过去的时候,便盾到了那里的几个人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死得不能再死了,不像神剧中一样,连那一点儿门枪都打不窜。

    那四人至少身上都有五六个枪眼,血流快成小河了。

    “查查他们是什么人,还有,把所有的武器都带上,一会儿回站问问这条路是谁在巡逻,特么的,连人都没有了,这不是玩忽职守,或者是与这些匪徒有所勾结,不然怎么没有看到有人来阻止。”

    “是!”

    小商三人应了一声,然后便直接上车,向着前方继续开过去。

    特别是小商,被打伤了,他的心中怒火更盛。

    张天浩看着自己的吉普车,又一次被打破了玻璃,这都不知道多少次了,他自己都不记得了,甚至可以说,他现在都不想再去修了,毕竟修的次数太多,过不了几天便要修一回,实在是不值得。

    至于车上的两个枪打出来的小窟窿,张天浩也懒得再去管了,现在他的只是想看看是谁想要他们。

    “头,这些人身上没有任何的证明,但看出他们的身份好像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看看,他们的装备虽然很普通,但却是老手。”

    “有没有可能是红党,或者是其他势力的人?”张天浩看着那几个人的尸体,以及那收起来的手枪,有些疑惑地问道。

    “说不准,很可能是某个势力死士,或者土匪,也可能红党,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我们可能是顶人受过了!”

    “不可能啊,整个西昌城吉普车也就是那么两三辆,谁特么的会没事找我们的麻烦。”

    “头,你忘记了吗,除了您外,还有三四队也响动有一辆,而且还有保安团也有一辆。”小商立刻想到了整个西昌县城内的所有吉普车,不由得一愣。

    “该死的,这里不会是三队或者是四队指挥巡逻区域吧!”

    张天浩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毕竟很有可能是三队或者是巡逻的区域,一旦如果真是这样,那乐子便有点儿大了。

    回到了站里,张天浩直接去检查了那么街的巡逻情况,他也不由得一愣,然后便脸色大变,因为那里还真是三队所在地。

    “站长,三队可能给我们惹大麻烦了!我刚才走三队的巡查路线,结果被人埋伏了,代人受过了,而和平路那里的很可能是便是有人报复所为。”张天浩站在徐钥前的身前,有些气急的说道。

    “你们行走的路线有固定吗?”

    “没有,我随意指定的,走到那里便那里,本来还想去县政府的,结果我临时改变主意便回站了。那里想到我们还是被人埋伏了,除了小商咬了一口,别的到是没有什么。”

    “看来,这该死的三队又给我惹麻烦事了,惹到了江湖上人物,竟然出动了死士。”徐钥前的脸瞬间便阴沉下来,“你去看看那四个写得怎么样了,如果真是他们惹出来的麻烦,我会向区长汇报这样的事情。”

    “是!”

    张天浩再一次回到了会议室里,便看到了四个人正坐在那里抽着烟,小声地谈着。

    “四位,看来你们惹的麻烦不小啊,连累我和还有其他人都受伤了,你们可以啊,跑到我西昌来惹事,来人,把他们的武器全部给下了,然后关到地下室去!”

    张天浩看着四个,然后对着被他叫过来的几个警卫,大声地喝斥起来,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杀意。

    “张站长,我们犯了什么错,我们好像没有惹事吧,你凭什么抓我们!”

    “张站长,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好像没有得罪你吧?是不是你看我们不顺眼,如果真是这样,那请说出来!”

    “如果你西昌不欢迎我们,我们最多回成都,又何别如此兴师动众呢,我们根本没有惹什么事情,你想在我们头上扣屎盆子,你找错对象了。”

    “是吗!”张天浩的脸上那冷笑不减,看向四人,鄙视的看了看四人,低喝一声,“动手,如果有任何反抗,就地格杀,一会儿,请四队的队长过来,我到是要看看,你们成都站的人厉害,还是道理大,你们到了我们西昌来,没有把工作做了,相反,给我们惹出无尽的麻烦,让我们的工作无法正常开展下来,我到是要问问闻区长,他的手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来当大爷的,还是来工作的?”

    “哼!”

    那几个人看到张天浩那冰冷的脸,也不由得冷哼一声,便有几个警卫的押送下,直接去了地下室,只是看向张天浩的眼睛,满是怒意。

    张天浩看着几个离开的人,然后便看了看他们放在桌子上的报告,直接翻了翻,然后直接摔在桌子上,竟然什么事情也没有,什么也没有交待,真当他是傻子吗?

    他本来还跟他们三队的人说过的,甚至还给他们机会的。可惜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