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钥前把罗忠的话细细的想了一下,感觉到他还是太多疑了,毕竟罗忠是他的心腹,罗忠也不敢骗他。

    “对了,你先下去吧,这一段时间给我盯紧了整个县大牢那里,看看是那些人打听的,然后回来向我汇报。”

    “是!”罗忠应了一声,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徐钥前的办公室。

    徐钥前再一次有些疑惑起来。

    难道这混小子*病又犯了吗,想要打这里的女人主意!

    “真是想要作死啊,那么多姑娘被你糟蹋了,还不过瘾,还想再找,真是*透顶!”徐钥前的脸色也有些古怪,只是他并没有对张天浩这个方面的爱好有什么过分的指责,反正这些是犯人,要不就是亲红,要不就是所谓的积极分子,被他糟蹋也就糟蹋了。

    “也不知道那家闺女又要被他糟蹋了!”

    徐钥前想到了罗忠说把那些看得上眼的女人都放在张天浩的桌上,而且还专门放到了卷宗的最上面。

    这一段时间,徐钥前也是没有回家,不是他不想回家,还是他的家人在一个月前,也就是张天浩他们从南京回来一周后,便已经送走了,送到了南京去。

    现在他跟张天浩一样,都是孤家寡人,自己吃饱,全家不饿。

    不对,张天浩好像家里还养着四十多个孩子,等着他给饭吃呢。

    突然,徐钥前有些发笑,他竟然想到了张天浩身上去了,而且是想到了张天浩家人身上去了,这有点儿好笑。

    ……

    在县政府大牢的刑训室内,柳清月正绑在那里,身上不知道何时多了十几道鞭伤,正低着头,不时发出几声惨叫。

    “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西昌城?”

    “各位长官,我真是西昌外面的麻塘,真的,我只是从外地回来,别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求你们别打了求你们别打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柳清月被打了十几鞭子之后,一直求饶,低着头,好像她真的与其他事情无关。

    “哼,你还嘴硬,给我打,我到是要看看她的嘴硬还是我的皮鞭硬,继续!”

    “长官,我真的是没有什么,我真的没有什么,求您了,求你们了,别打了,别打了!”

    此时披头散发的柳清月不住的求饶,但如果看他的眼睛,便会发现,她的眼神之中闪过无比的坚定,只是被她的头发给挡住而已。

    “队长,还打吗,这样的人,根本不像是红党。要不让兄弟……”

    “你想都别想,除非是你的脑袋不要了,整个西昌估计也就是那位敢这么做,你要做,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信吗?”

    “头,这个……”

    “你当别人傻啊,那位做这事情的时候,也是背着所有人的,你还想做,整个牢房都人满为患,你做一下试试。”

    自然他们口中的那一位便是张天浩,几乎是整个西昌内部系统都知道的事情,毕竟他上面有着徐钥前帮他压着。背后的靠山很硬,而且张天浩很少招惹那些不能碰的势力。

    “可惜了,这么标致的女人!”那个警察看了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直接命人把柳清月拖出去。

    “一会儿要不要把她也加在名单上,把她枪决了!”

    “枪决吧,不过,一会儿还要送过去给罗队长检查一下,何队长回去了,这位新上升的罗队长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下手可是狠得狠。”

    很快,罗忠便看到了又一批枪决的名单,不由得一愣,一般来说,学生除非是证据比较充实,才会执行枪决,这已经养成了一个约定束成的潜规则。

    “这个柳清月怎么加到了里面,她不是成都师范的学生吗?”罗忠抬头看了看面前的这个警察,随口了起来。

    “我看她像是红党,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杀了,以绝后患。”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警察开口,小声地说道。

    “屁话,你这话,我信,还是你信,虽然说学生之中多有不少受到鼓动分子,可即使是我们站里在处理学生的事情上,也是小心再小心,最多关押时间长一点,到你这里,你便要枪决了,你不怕别人把你家的祖坟刨了吗?”

    罗忠可是一点也不气,瞪了这两个警察,淡淡地吐出一句话:“是不是你们想什么坏主意,记住,这些主意别打到学生身上,你们这小胳膊小腿的,扛不住的,那只会掉脑袋。”

    “是是是,我们没有敢打其他主意,只是感觉到这个女人有点儿不简单,虽然审训了,她也求饶了,我多年的警察经验,感觉到她好像还隐藏了什么事情。”那个中年警察也是一脸的认真,立正之后大声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可以继续审,别打坏了!”罗忠想了一下,还是吩咐起来,同时更是双眼死死的盯着这两个警察。

    “注意,别打出问题来,否则,你们是吃不住的!”

    “是是是!”

    两个警察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退出了罗忠的临时办公室,走到外面也是一抹额头上的冷汗,然后那个中年警察直接瞪了这个青年的一点的警察。

    “该死的,看到了吧,有些人是不能动的,特别是学生,一动,她们便会*,什么*之类的,你有几个脑袋够掉的。这一次算了,以后想在这事情,自己花上一两个大洋,到红街那里去找,那里随你怎么玩。”

    只是柳清月并不知道她已经重鬼门关逃出了一劫,被打得全身伤痕,然后被人拖着扔回了大牢之中。

    这种事情已经相当常见了,毕竟每天没有十起也有八起。

    牢房里,还是有几个女人把柳清月架起来,送到了靠墙的一边,然后开始让她静静的躺在那里。

    “这帮天杀的,下手真是狠啊,这么一个姑娘家的,被打成这样,有什么深仇大恨,有什么怨,下这么狠的手。”

    “是啊,这帮天杀的,也只会欺负一下我们小老百姓,别的人彼不去欺负,红党不敢去抓,当官的不敢去找麻烦,整天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算什么本事,还把人家一个姑娘打成这样。”

    “行了,别多说了,这事情还是少开口,一开口,一旦被这帮天杀的听到,马上又把我们也抓去打个半死。那样犯不着。”

    几个牢友在说说之后,也便小声靠在一起,不敢再说任何的话。

    只是边上的几个女学生却是被吓得半死,特别是每天看到被打得血肉模糊,甚至大多时候都不敢看一眼。

    “丫丫,我怕!”

    “我也怕,可是我不怕他们,他们凭什么到处乱抓人,我们只是跟他们讲理,他们凭什么把我们抓起来。”

    “我的姑奶奶,你小声一点,你是大小姐,别人不敢把你怎么样,可是我们不行啊,一旦听到,我们麻烦可大了!”

    这时,一个管家走到了女生牢房这里,看着挤成一团的七八个女生,他也是一阵的苦笑,便开口对其中一个女生说道:“小姐,老爷让你出来,回家,不然老爷又要生气了。”

    “哼,我不怕他,他生气关我什么事情,先主气吧,我要跟我的同学在一起,我不出去,气死他,让他乱抓人。”

    “小姐,这里冷啊,你看看,地上又冷又潮,还有一些小虫子,会爬来爬去的,会爬到身上,然后爬到怀里,那……”

    “啊……”

    “啊……”

    管家话还没有说完,几个小女生便不由得大声尖叫起来。全部跳了起来,然后直接对着这个管家直瞪眼睛。

    “管家,你真坏,我不出去,我坚决不出去。”一想到她们被吓了,其中那个女生立刻大声地争辩道。

    “除非让我们全部出去!”

    “老爷说了,如果你再回家,他会打断你的腿,老爷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那个女生顿时有点儿犹豫,但马上也坚定起来:“我就不回去,打就打吧,反正又不是打一回来了。一会儿让吴妈给我多抱几床被子垫垫。”

    那管理一听,也不由得摇头苦笑,转身便牢房外面走去,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来劝说了,这位大小姐死活不肯出去,要出去非要跟其他学生一起出去。

    ……

    而张天浩躺在床上,回想着晚上看到的那十几份卷宗,他的脸色也有些变得难看起来,看似那十几分卷宗很平常,可马上他便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玄机。

    回想那十几个女生的名字,金海心,何雅,别的女生,他还不大清楚,可这两个女生,他还是有一些印象的。

    金海心,西昌县金县长家的公主,何雅,警察局何副局长的闺女,只不过能知道这二位名字的人还真不多,而且卷宗上并没有写明她们二人身后关系。

    “有意思啊,小罗竟然把事情坑到我的头上来了,真是有意思,也不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徐钥前的主意,如果你的主意,那你死定了!”

    张天浩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杀意,然后便直接半躺下来,点着一支烟,准备抽上几口,只是马上他又把烟给掐灭了。

    不是他不想抽,而是抽烟不是一个好习惯,特别是做他们这一行的。

    到底是谁算计他呢?他把烟掐灭之后,感觉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特别是罗忠这个人,有奶便是娘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