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并没有说什么,毕竟有些事情不需要多说的,而是要他自己去领悟,如果正确那最好,如果猜错了,那可是要人命的。

    “都准备好了,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头,不会吧,这一路也会出问题?毕竟现在是白天。”边上的候群和罗忠也是一愣,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张天浩。

    “小心为上。”

    看着罗忠和候群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身边,他用手指了一下那个正坐在驾驶位置的连海龙,同时用眼睛视意了一下。

    “行,海龙,车子快一点,防止有变!”

    “是!”

    连海龙并不知道张天浩已经给他判了一个不合格,毕竟刚才张天浩说了,直接回站里,可他还提出这样的问题出来,目的何在,居心何在,还是出于关心。

    如果是出于关心,张天浩到是不担心,就是害怕他有什么其他的异心。

    西昌的大街上基本上并没有多少的行人,吉普车如同一只脱缰的野马一样,在大街上飞奔,甚至不时响起喇叭声。

    张天浩虽然坐在后面,但他的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前方,特别是两边的房顶或者是街道两边的行人。

    十分钟后,张天浩的目光微微一凝,立刻开口道:“海龙,s型开车,加快速度!”

    连海龙一听,马上便明白了什么,车子直接左右的摇晃起来,从这一边马上又跑到了另一边,而且速度也没有减上半分。

    “当!”

    就在这时,几人便看到了他们车子最前面的挡风玻璃竟然直接碎裂开来,显然有人在执行暗杀。

    连海龙也是吓得手一抖,差点儿直接撞到了路边的墙上。

    “别停下,快点开,不想死,继续开,s型!”

    张天浩的声音如同寒冰一样,严肃之中带着一丝的镇定,好像给连海龙一个莫大的信心一样。

    车子更是左右摇晃着向着冲过去,而车子,或者是道路两边不时响起枪打在上面的响声,只是想要打中高速行驶的汽车,而且还左右摇晃的车子,难度的确是大了许多。

    “一会儿,回到站里后,海龙,你立刻带人去电话局,给我查一下,我们离开的时候,有几个人打电话,而且是打到这一片的住户的,那么,这个人很可能便是暗杀我们的人。”张天浩的声音清冷,马上便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是!”

    “小候,你也带着跟着,有功劳大家一起分,现在只有四位兄弟,彼此之间要相互配合,多帮忙,这样才能活得更远,如果刚才小罗开车,很可能我们都死在那狙击枪下面。”

    张天浩淡淡地吐出一句话,的确是如此,连海龙的车技最好。

    如果迟上一步,连海龙可能小命都没有了,这也是为什么连海龙刚才差点儿被吓得撞墙的原因。

    “多谢头提醒了!”

    连海龙集中精神开车,同时还一边感谢张天浩。

    “另外,小罗,你再带一些兄弟埋伏在我家,估计有人会对我前进行突袭,找我的麻烦,到站里后,你立刻派人把车开到我家,然后埋伏起来。”

    就在这回去的路上,张天浩已经想到了这么多的处理方法,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这里面可能有红党,而且七成把握有红党去找他麻烦。

    而那个候鸟可能知道,但无可奈何,实则变相的把这些人送到他的手上,让他再沾红党的血,目的便是只有一个,保护他。

    保护他,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有多难,张天浩已经不用多想了。

    ……

    “书记,你看,我们准备在张天浩家进行埋伏,杀了张天浩!”

    “这一次,我还是弃权,这一事情,我不参与,我也不想参与,但有一条,只要是参与行动的人员,与其相关的人员,全部撤离县城,不得有误!”候鸟也已经明白了,他不能再反对,他还是坚持一贯的行为,弃权。

    现在的目的是把特务的目光吸收过来,因为他已经收到了消息,今天出货的车子,全被拦下来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现在已经有人对他提出不信任的看法,毕竟一个地区的特委,不杀那个特务头子,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所有人并不知道他心中的苦,更不知道张天浩这一次的作用。

    十万美金,说是张秦玉香用来压箱底的,可是秦玉香却把它拿出来交给了他,还有几次给了不少钱,更重要的是物资。

    支持他们,可现在却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敌人,这想要吐出来,可又不能一吐为快的感觉,还真是憋屈。

    “书记,是不是有点儿担心多余了?”

    “是啊,我相信我们的同志?”

    “不,这是必须执行,否则,我会动用组织原则取消这一次的行动。”候鸟直接摇摇头,然后严肃地扫了几人一眼。

    “行,我这就去安排相关人员撤离!”

    “有点儿可惜了,本来是想今天晚上动手的,毕竟他们的人在早上已经撤离了医院,只留下四个死忠分子,没有想到,张天浩今天中午便醒了,而且是一醒便离开了医院。唉!”

    “是有点儿可惜,原来十来个人,我们还没有办法,现在才四个,正好准备动手,但他的运气也有点儿太好了,只是不知道他的运气是不是一直好下去。”

    候鸟一听,也是直接皱了皱眉头,然后便讨论一下当前应对的问题。

    ……

    当张天浩一行人的车子开进三德中学的时候,张天浩的心才放了下来,毕竟现在他终于可以安全着陆了。

    只是抬头看着院子中那个已经被清理差不多的办公大楼废墟,虽然还有一些残留,可还是让他有些震惊。

    一百公斤的tnt,也就是一桶的炸药,竟然把这个大楼直接差点儿夷为平地。

    “该死的,是谁把我的办公楼给炸了,我那里还有不少文件呢,这一下子完蛋了。”张天浩被扶下来,直接便是一句大骂,看起来,他相当的生气。

    “是啊,也不知那个天杀的,竟然炸了我们的大楼,差点儿我们的站长都跟着……”好像有点儿说错话,便又立刻止住了话题,小心的看了一下四周,只有张天浩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是啊,也不知道那个生儿子没jj的*,竟然如此的恶毒,干出这种绝人性的事情来,太气人了,太气人了!”

    张天浩微微抬眼看了一下罗忠,然后很是不满的说道:“你们啊,全特么的是猪吗,区长在这里,说话要文明,我们也不能总被人说成是土豹子吧!”

    “头说得是,是我们错了,只是这个家伙太气人了,现在我们还没有地方办公,只能临时搭了一个棚子。”

    “行了,别那么多的废话,我们走!”

    “咦,天浩,你怎么回来了!”徐钥前看着被罗忠他们架着走进他办公室的张天浩,也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张天浩,便问了起来。

    “站长,属下不能给你见礼了,全身没力气!”

    “站长,张副站长不敢在医院里住了,再不回来,头可能便回不来了,早上人撤了之后,整个医院中的人员好像多了不少。”

    “中午,头一醒来,我便把情况告诉了头,结果头直接要把他送到站里来,光是路上,便有人已经埋伏好了,用狙击枪杀我们,我们运气好,只是车子可能又要修了。”

    “又有人埋伏你们?”徐钥前也是一愣,张天浩一醒来,便要求回来,显然已经意识到有人要杀他。

    只是路上竟然还是受到了埋伏。

    “站长,这一段时间可能不能帮你的忙了,让你操心,我这是躲到站里来躲灾了。”张天浩那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的苦笑。

    “没事便好,把张副站长架到第三间去,那里有床,让他在那里休养,还有,你们打算怎么查这事情?”

    “头已经吩咐过了,说是到电话局查电话,而且还有让我们开他的车去他家埋伏起来,即使他出院了,至少也有不少人想要动心思,车开过去,目的是吸收一部分人去自投罗网。”候群立刻答道。

    “很好,看来天浩并没有因为住院而改变,相反变得更加的慎密,做事更有套路,好,好,好!”

    “谢谢站长,这是我应该做的,抓红党,抓日谍,维护党国的安全,保护站长,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张天浩立刻大声地拍了一句马屁,然后在徐钥前嫌弃的目光中,直接被架走,然后他便是一阵的好笑。

    住院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一丝的改变,这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中。

    “呵呵!”

    他笑了笑,然后便开始调派人手,按张天浩的方法准备查下去,也许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获。

    “区长,你看这事情是不是要这么做?”

    很快,他走到了隔壁,然后询问起闻人杰。

    “你的站,还是你说了算,我明天便要回去了,该死的,没有想到,一呆这里竟然都十多天了,成都还有一*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

    “区长,那天浩的事情,你怎么看?”

    “还有那两个下毒的队员,以及成都站的行动队员,要怎么安排?”

    闻人杰一听,也是笑了笑,才说道:“这些人暂时编入西昌行动队和情报科,只不过独成两个小队。队长还是他们。但听命于西昌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