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水茶楼这里说了一会儿,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时候,一碗茶便喝完了,那个中年人看了看四周,然后又看了看外面,便起身离开,很快消失在这里。

    另一个青年人也是多呆了半分钟左右,跟着大众便离开了这里。

    两个人在消失以后,在另一个地方出现,只是两人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他们原来的身体,这便是张天浩训练的四个男生中两个。

    同样,在西昌的多个地方,也出现了有人说唱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一个意思,这个主意是成都的闻人杰唱的,甚至不少的小儿还编了一个儿歌。

    “四川什么杰,杀人诛心结,千刀万剐难消心头结……”

    一时间,有不少的小儿竟然跟着唱起来,事情也跟着慢慢的发酵起来。

    很快,闻人杰在一个旅馆内,正在休息,便听到了外面小儿传来的歌声,本来心情便不好的,就在他听到这儿歌的时候,整个人如同雷击一般。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来人,给我把张天浩抓起来,立刻马上!”

    “区长,张天浩好像被动刑,现在不知道醒没醒呢,现在便要去把他抓起来吗?”

    “抓,必须抓,同时带到西昌站,我要亲自审训,*,*,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闻人杰那叫一个怒啊,几乎如同火山一样,怒不可竭。

    ……

    就在张天浩躲在床上闭目想的时候,突然他发现他好像还是算错了一步,那就是他不应该拿闻人杰去当枪使,否则会引火烧身的。

    “小罗,一会儿,我会睡着的,无论是什么人来,都说我从来没有醒过,知道吗,否则我会很麻烦的!”

    “另外,外面的兄弟都不知道我醒了,我不想听到有人知道我醒的消息,即使是站长那里也是一样,明白吗?”张天浩瞪了罗忠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

    罗忠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张天浩睚眦必报的性格,特别是这一段时间,更是如此。

    他可不敢得罪张天浩,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徐钥前把他派出去,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能活下来已经是命大了。

    而那几个跟张天浩不大好的,或者是有看法的,直接被张天浩派出去,结果没过一阵子,不对,是没过几个小时便死了。

    “头,我知道了!”

    罗忠一听张天浩严肃的表情,马上便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头一直没有醒过来,我这里陪护,我也只是半眯了一会儿,而头绝对没有醒过来,是因为受伤太重了。”罗忠好像会自我摧眠似的,反复给自己灌输了这个想法,然后便开始倒在另外一张床上闭上眼睛。

    至于是不是真睡着了,这根本不用猜的。

    而张天浩也立刻闭上眼睛,强行让他自己睡了过去,气息也是变得若有若无。好像整个人真的没有醒过来一般。

    “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凭什么要往里面闯,想死吗?”

    几个行动的队员可是没有那么气,对于往里闯的成都站几个人直接对视起来,甚至手中的枪都拔了出来,随时可能开枪。

    “我们是奉区长之命,来逮捕张天浩,他犯了重罪,现在我们要逮捕他,你们让开,否则,以同罪论处!”

    “让开,否则,后果由你们自己承担!”

    “*吧,闻区长闲得没事干吗,我们张站长早已经被你们昨天抓过一回,打得重伤*,现在还没醒呢,你们想要为你们手下报仇,也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这种烂借口,别那么无知,好不好!”小候立刻不屑地大声叫起来,声音更是穿透了整个医院。

    “滚开,否则,别怪我们手下无情!我们是奉了上峰的命令,你也敢阻拦。”

    “阻拦,不是我们要阻拦,你有闻区长的手令吗,没有给我滚,一个连少尉都不是的人,又想来抓我们张站长,我怀疑你们是红党,来人,把他们枪给下了,现在的红党太猖獗了,竟然敢大白天冒充我们的人!”

    候群可不管这些人,大声喝道:“如果敢反抗,格杀勿论。”

    “你们,你们……”那个成都站的护卫一看到十个以上的西昌站行动队人员围过来,而且枪更是对准了他们,也是一阵的怒火。

    可看着对方打开了枪栓保险,只要他们敢反抗,那可能真会开枪。

    “你们,你们西昌站太嚣张了,竟然敢团伙与区长作对,是不是你们西昌要造反啊!”

    “造反是你能说的吗,是你能确定我们要造反吗,昨天冤枉了我们张站长,还有你们想要攻击我们站长,你们想要干什么,我们还没有问你们呢。”候群直接拔枪指着其中一个叫得最凶的脑袋,大声地喝问道。

    “还有,你们是成都站的吗,真是好笑至极,现在不仅是想要抓我们张站长,而且还威胁我们站长,你们居心可在,你们不是来抓红党的,而是来找我们西昌站的麻烦,想要把我们西昌站全灭了的。”

    这几个人枪直接被下了,而且把人都铐在一边的一个木柱子上,让他们坐不下来,又站不好,几乎是半蹲着。

    最可怕的是候群他们几个还把他们的臭袜子给取下来,直接塞到了他们的嘴里,防止他们说话。

    他们可是清楚他们的袜子威力,便是一个人,便可以吓倒一*,现在是四个人,更是把整个医院走廊里都留下了无数的臭脚味。

    那四个壮汉在闻到自己的臭脚味,那种恶臭,四个直接过去三个,剩下一个也是被自己的臭脚味给熏得生不如死,双眼更是直翻。

    “特么的,就这种浓包,也来我们西昌挑衅,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候群一脸的不屑,甚至连放下四个人的想法都没有。

    而在病房内的张天浩和徐钥前都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而罗忠也起身看了正睡着的张天浩,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小心的走出房间。

    到是徐钥前正半靠着一个大枕头,望着对面的柳娜,而在柳娜的对面,更是摆着一台发报机,正滴滴哒哒的向着外面发电报。

    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即使是如此,他也是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连外去阻止一下的想法都没有,有的只是愤怒,有的只是想要咆哮。

    “站长,我已经向南京发报,并报这个事情汇报给南京的徐主任,就等徐主任回复了。”

    “等吧,这一次,我到是要看看这位闻区长怎么解释,作战不力不是他的错,可是却陷害自己的同聊,构陷下属,这种事情竟然也能干得出来,甚至都已经开始威胁起我来了,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这一次,如果我再不报,说不定我这一次可能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柳娜也是无奈,同样更是一肚子的火气,毕竟这一次闻人杰他们做得太过了,报张天浩抓起来,要不是他去得快,张天浩可能不死也残了,即使是这样,满嘴牙一个不剩,十指的指甲一个不剩。

    那可是自己人啊,一个少校都这样了,还没有审训,没有任何的证据甚至怀疑便动刑,这是谁他们的权利。

    如果这事,徐钥前还是忍了。

    可现在徐钥前面前摆着一个盒子,虽然这个盒子很普通,并不出奇,可是盒子里的内容实在是让他气得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一颗手雷,一颗子弹,一个大枣,最后便是一封歪歪扭扭的威胁信。

    如果是正常的威胁信,那他也罢了,竟然是出自成都站的专门纸张,上面有着特么的标志,这种特殊的标志,即使是知道的人也是少得可怜。

    即使是成都站知道的估计也不多,而西昌站更是少得可怜,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不对,还有他的秘书儿娜也知道。

    要不是张天浩半年来送的东西太多了,让所有人都对送来的盒子格外的小心,他徐钥前可能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手雷现在已经安然的放在盒子里,那插梢已经重新插好,如果是打开盖子,那他可能真的死了。

    他让人从底开始拆的,结果才发现里面的内容。

    威胁,*裸的威胁,甚至还让徐钥前进行选择,一是子弹,二是大枣,否则后果自负,还有一张他家大门前的照片,显然是才拍时间不长。

    “站长,你也别再生气了,看来闻区长对我们西昌很有意见,不光是想要置我们于死地,更想拿我们立威,想要打徐主任的脸,我们请徐主任定夺。”

    “小娜,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虽然我们做好了被闻区长打死的可能性,但我们还是要两手准备,你打电话给保安团,让他们派出一个连的军队保护我和张天浩。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再来一个炸弹!”

    “是!”

    随着柳娜走出去,徐钥前的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难看,他也没有想到,事情已经演变到了成都站想要他们西昌站正副站长的命,现在又直接来威胁他了。

    “我怎么总感觉到背后有问题呢,一个无形的黑手正在推着我和闻人杰,甚至张天浩绞到一起,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量?”

    徐钥前虽然身体没好,但并不影响他的大脑,甚至不影响他的思考,因为他现在才发现背后好像有人在推动着这一切的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