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中队长也是急眼了,声音都有些颤抖地说了起来。更是一脸的委屈。

    “猪,一个人打十几个人,你信吗,还是你的脑子出问题,要不要你去试试!”

    闻人杰又是一巴掌打下去,甚至他的手都打得有点儿疼,而对方的脸早已经肿得跟馍头似的。根本见不了人。

    “昨天晚上的事情,绝对是张天浩干的,绝对是他,也只有他……”

    “啪!”

    又是一巴掌直接更狠的扇在他的脸上,把他打得原地都转了一大圈。

    “还在自以为是,你的错,便是你的错,五十五人,还有三个潜伏人员,现在只剩下你们六个,你还有脸跟我说其他的,什么张天浩干的,你有证据吗,还有,什么时候,让你在会场对付张天浩了,你这把戏骗骗蠢人还行,可是你又能骗得了谁,不会动脑子吗?”

    很快,一个护卫走到了闻人杰的身边,小声地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

    闻人杰那叫一个气啊,又是一巴掌扇过去。

    “你说是张天浩,连张天浩都知道是你们下的手,下午跑去喝闷酒了,连站里也没回,到了天黑以后才回去,而且是醉熏熏的回去,顺手还救了徐钥前,你的脑子特么的全是进水了!”

    现在闻人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丢人丢大发了。

    特别是现在他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情!

    “这两人是你的手下人吧?”

    说着,他一边医院的大门走去,一边把两本证件扔了过去。

    他接过来一看,便点点头,低声地说道:“是我们三小队的两个队员!”

    “看来,是你派人去埋伏徐钥前的了?”

    “区长,我那敢啊,我根本不敢,不敢,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张天浩,你便敢埋伏,一次不成功,还有两次,你很啊,是不是还有我不知道的次数!”

    闻人杰此时只感觉到他的脑壳疼得要命,完全是被手下的人蠢得气疼的。

    上一次的风波才平多久,手下人又给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这完全是把他架在火架上烤,让他都快要被烤熟了。

    ……

    “头,你怎么被人抓到站里来了,他们是什么人,敢抓你!”

    看到张天浩被抓,半夜回来的小商看到了这一幕,便要上前来。

    “没事,就是闻区长认为我有问题,便把我抓起来了,我相信清者自清,你去忙你的,我没事!”

    路上,张天浩虽然被押着,可他根本不在意身后的两个人,不时的安慰几句其他人,便走向地下室的审训室。

    很快,张天浩被押到了刑训室,把他绑到了刑训的架子上,两个人便流露出一抹狠厉之色。

    “张天浩,你的事情犯了,老实交待,否则,这里的一切,你都熟悉,不用我多介绍了吧!”其中一个行队队员直接大声地喝斥起来。

    “我看找死的是你们,是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来审训我,一个堂堂的少校,岂是你们这些垃圾可以动手的,只要动一下,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相信,有些人已经走在你们的前面。”

    “是吗,落下我们手里,不要说少校,便是上校又如何,想要好过,那你是龙也给我盘盘着,是虎也给我卧着!给我动手,我看看是你们的嘴硬还是这些刑具硬?”其中一个好像是小队长,直接让另一个人开始拿起铁钳,便来到了张天浩的身边。

    直接往张天浩的嘴里伸去,一颗血淋淋的牙齿直接被硬生生的拔了出来。

    只是张天浩一声冷哼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看着两人,而且眼神平静得好像不是一人一般,如同看死人一般。

    “哼,你们拔我一颗牙,将会要了你们的命,你们的命也这一颗牙开始进入了倒计时!”张天浩直接吐了一口血水,然后眼睛平静的又看向两人。

    “你厉害,你英雄,小方,我们继续,他不是英雄吗,我到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有多英雄!”

    “啪!”

    一巴掌直接打在张天浩的脸上,把张天浩的脸直接打得老高,甚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肿。

    “用力,继续用力打,我到是要看看,你们的后果是什么?”

    他的眼神之中突然之间升起了无尽的杀气,那如同恶魔一样的眼神,让两人不由得全身一颤,但马上便又变得狠毒起来。

    “拔光他的牙,我到是要看看他嘴有多硬!”

    那个小队长继续往张天浩的嘴里开始拔了起来,而且是一颗接着一颗,直到张天浩疼得晕了过去。

    只是张天浩并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只是愣愣的看着两人,即使在冷水把他重新浇醒之后。

    满嘴是血,而他的手指也是惨不忍睹,直接被硬生生的拔掉了十个指甲。

    “有本事继续,只要我不死,那死的一定是你们!”

    张天浩直接吐了一口鲜血,眼中的恨意大盛,几乎是不加掩饰。

    “不死,你不知道吗,进入我们这里,想要出去,可能吗?”

    “是吗!”

    就在张天浩闭嘴不想于说的时候,便看到了闻人杰走了进来,便看到了满身是血,而且嘴里和手指手都已经血肉模糊,他的眼睛更是凌厉了几分。

    “立刻把人放下来,是谁允许你们动手的,说!”

    “区长,我们,我们只是想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他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我……”

    “啪啪啪!”

    两个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了闻人杰直接抽出了两个巴掌,而且眼神都能杀人了。

    “立刻给张站长道歉!”

    “是是是,我这就给张站长道歉,张站长,是我等不会,请你原谅!”

    两人直接走到了刚刚被放下来的张天浩面前,然后一脸戏虐,却嘴上十分诚肯的道歉起来,只是眼中那不屑之意越来越浓。

    “呵呵,我不用你们道歉,你们做得不错,真的不错,我说过,你们一个连身份都没有的成员,对于党国一个有功之臣,一个少校行刑,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你们却不定,真的让人失望!”

    说着,张天浩已经手中多出了一把手枪,而且是小商身上的那把手枪,直接打开了保险,然后便直接开枪。

    “啪啪啪!”

    五枪,而且是五枪,一枪不少,两枪打死了两个对他行刑的成员,三个是闻人杰身后的三个人!

    然后他的手好像有些不住的发抖,大声地叫了起来:“我的手,我的手怎么这么抖,我的手怎么这么抖,我有点儿控制不住。”

    “闻区长,你可以为我做主,我一个好好的党国英雄,现在却成了阶下囚,而且被废了双手,刚刚拿枪,便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双手不自觉的抖了起来。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好像筛糠一样的双手,那手中的枪也好像有些握不住,不住的抖动着,不时从里面发射出一颗子弹。

    那闻人杰看着倒下来的五个人,脸色也是难看之极,特别是张天浩手中的枪,更是不时开一枪,打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可是双手却在不住的发抖。好像很害怕一样。

    “*,你干的好事,为什么要杀人,你知道你杀了谁吗?”

    “闻区长,我冤啊,这不怪我,这不怪我,我双手有些不听指挥,被打了,很可能是被他们打伤神经了,有点儿神经质,这可怎么办,我现在已经是整个西昌的罪人,如果这下去,那我岂不是死定了,死定了吗?”

    张天浩的眼眼睛都红了,那早已经充血的眼中,如同狼一样,可跟他的表情却恰恰相反,叫得那叫一个惨,叫得那叫一个冤啊!

    “该死的,立刻把枪放下,快点!”

    只是张天浩一脸的纠结,而且还大声地叫了起来:“区长,我的手不大听指挥,小商,快点儿拿下来,快帮我拿下来。”

    只是他的手枪直接在闻人杰面前指过来指过去,甚至不时还开上一枪,直接从闻人杰的身边,直接让闻人杰心里不住的骂娘,毕竟想骂人,也骂不出手,如果他真要跟张天浩死磕,很可能张天浩真是一枪把他打死。

    “闻区长,我冤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含糊不清的话,却显得有几分的诡异。

    而他更是说着,便拿着向着闻人杰这边冲过来,只是他的手中枪不时甩向一边,让本来还想冲过来夺下张天浩枪的几个西昌站的人直接退后,连小商也不敢再过来。

    “你无罪,你无罪,你冤枉,我知道了,你放下枪吧!”闻人杰直接憋屈得要死,他早就听说过张天浩是一个楞头青,现在到是好,直接打死了好几个护卫,连整个一中队都死绝了。

    又被张天浩拿枪指着,他都很想问问那个已经死了的队长,为什么都是张天浩干的,这样的楞头青真会干得出来吗,这是侮辱他的智慧,还是侮辱的人品!

    一时间,闻人杰只能承认张天浩无罪,要知道调查便是这样的。

    张天浩一听闻人杰这么说,整个人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直接倒了下去,昏过去了,直接倒在地刑训室里。

    “张站长,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了,来人,快把张站长送去医院,立刻治疗!”

    “闻区长,你看,现在是不是要把张站长送去治疗!”小商还是机警的看着面前的闻人杰,小声地问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