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并没有立刻回家,甚至他走出整个会场的时候,那些被打死或者是打伤的地主,或者是一些地方的豪强,都有一些家丁冲进来,然后去抢救他们家的老爷。

    而本来还想挣一笔的马连长也只能是阵阵苦笑,毕竟这一笔钱是挣不到了。

    张天浩并没有在外面多呆,而是裹着围巾,把他整个脸都包裹在围巾里面,向着外面走去,很快消失在县政府大院内。

    ……

    “报告!”

    “进!”徐钥前坐在办公室内,正悠闲的喝着茶,整个人神情放松,毕竟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接下来便要准备过年了,毕竟今年的新年处理得比较早,对于这一切,他还是相当满意的。

    “站长,刚刚县政府那边传来消息,整个会场受到袭击,主席台上宣讲的人和一个主持被打死了。”

    一个侍卫小声地向丰徐钥前汇报。只是脸色有些不大自然。

    “什么!”徐钥前一听,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双眼如同一对狼眼一样,盯着那个前来报信的侍卫,“你再说一遍,人怎么样了?”

    “全部死了,整个会场都是一片混乱,他们不仅在主席台下面发现炸药,而且会场中,还有不少的枪手。”

    “完了,完了,天浩不会这么倒霉吧,竟然就这么死了!”

    他一听,整个人又重重的坐到了凳子上面,双眼有些失神。

    “该死的,一定是红党,一定是红党,也只有他们会如此夸张的对天浩下如此的狠手,这次他真的完蛋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的计划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查,一定要给查出来,这是谁放进去的,是谁?”

    马上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还抱着几分的希望,急促的问道:“张副站长如何了?”

    “不知道,报信的人说是整个现场一片混乱,其他都没有说。”

    “你下去吧!”

    徐钥前挥了挥手,然后双眼好像失去了一些神采,不过马上便又变得清明起来,狠毒起来,眼中凶光大盛。

    同时,他更是在侍卫走出房间之后,便拿起电话,直接打了出去。

    很快,电话那头便重新接通,他简单的问了几句,整个人也好像松了一口气,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

    “该死的*,竟然让何宝去送死了,把我都给骗了,要不是我打电话给金县长,还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

    “只是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袭击他呢,看来这个防红手册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甚至动摇了一些的根本,不想张天浩活下去吧!”

    他喃喃地说了一句,然后便又神态自如的处理起桌子上的文件。

    ……

    “死了”

    “是的,头,这一次好像还有另一伙人在算计张天浩,而且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中毒,我担心不死,又开了好几枪!”

    “死了就好,死了就好,只是不知道这伙人是什么人,也对张天浩下毒?”

    “头,我担心是红党,毕竟这事情也只有红党会对张天浩如此的狠,他们要杀张天浩立威,毕竟这个政策一旦执行,那整个西昌,甚至四川的南部,都会对张天浩恨之入骨,而这里几乎是红党的禁地了。”

    “有这个可能,真有这个可能,查,给我沿着这条线查出来,看看这该死的红党躲到那里去了,既然敢露出了尾巴,那便给我好好的抓住!”为首之人眼中闪过一丝的寒芒,甚至杀气也是一闪而过。

    “好,那我现在便去安排人查!”

    ……

    “主席台上的主讲人死了?”候鸟看着回来报信的小沈,有些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句,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

    “是的,我通过保安团人的问了一下,说那个一脸鲜血的张天浩不光是中毒了,而且还被人打了七八枪,那叫一个狠啊!”小沈兴奋的对着候鸟介绍起会场中的情况,虽然是他只是听来的,可也不防碍他讲得生动,有趣。

    “这样的人早应该死了,这样的人,已经坏得流浓了,我都不知道怎么会在这样的坏人,这样的反动派,我们坚决与他们斗争到底,死还是便宜他了。”

    “候鸟同志,你不知道,他的死,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大快人心,有多少人鼓掌欢迎,有多少人放鞭炮庆祝呢。有多少人……”

    小沈还想说什么,可是边上的候鸟却是一脸的纠结,张天浩之死,那是他们的一大损失,而且是很大的损失。

    他现在有钱,钱那来的,张天浩给的。

    他们的武器那来的,张天浩家的。

    他们的药品那来的,虽然被炸了大部分,可还有一成左右被运出来,那来的,还是张天浩给的。

    更别说城内的许多地下党,要是张天浩真想对付,或者不是他遮掩,早就暴露了。

    “小沈,你先出去吧,我想静静!”

    候鸟直接咳嗽了好几声,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冷风吹进他的怀里一般,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更多的是想要骂人。

    别人不知道张天浩的情况,可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那些内容是张天浩想出来的,那全是狗屁,张天浩会对自己的女人那么宠,怎么可能会去害自己的女人,支援他们那么多的东西,怎么可能再去破坏呢。

    物资,都支付了无数,许多东西都不是钱能卖来的,更何况那是多少钱,他的心里还是有数的。

    他还记得张天浩说过的秋蝉计划,那便是打入他们内部的人员,还有那个柳雨欣也是他揭露出来的,而那个小徐更是被拉过去。

    甚至其他人员,张天浩以前会对秦玉香说,秦玉香便会报告给他,更多的还有秦玉香走了这近一个月,张天浩为他们做了多少,他至少还是有些数的。

    在张天浩离开的十一月份,可以说是他们苦难的日子,不少人被抓,比起过去三个月多出两三倍。

    组织遭到的破坏,更是难以想象的。

    “小沈,给我去打点酒,我今晚想要喝酒!”

    “可是我们的钱……”

    “别那么多的话,快点!”他语气有些不大好,直接吩咐起来,整个人更是无力的坐到了桌子边上的大椅上面。

    全身都有些无力。

    很快,他在面前的桌子上摆上了两杯酒,一杯自己喝了起来,对着另一杯喃喃地说道:“走好!”

    ……

    徐钥前的办公室里,徐钥前看着面前站着秘书柳娜,听着她的汇报,他的脸色也是相当难看。

    毕竟这一次的会议是他安排,而且给了张天浩一个死命令,必须去组织所有人学习防红手册,可是竟然在路上遇到了那么多的袭击,除了一个青龙袭这样的小帮派外,还有一个土匪,另一路是什么人,他也不知道。

    另外,还有在会场里,至少也有两股人在算计张天浩,要不是张天浩的运气好,那张天浩可能死得不能再死了。

    炸药,手雷,这些都是什么人能搞到这么多的武器,除了军队,便只有那一方面的人,至于红党,想都不用再想了。

    至于手枪,步枪,到是有可能,但进入会场如查得如此严,还有那几条路上,也没有警察维持,竟然还有学生组织*,这特么的叫什么事情。

    “青龙帮如何了?”

    “我们的人去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好像全部消失了。”

    “警察那边是怎么一回事情?”

    “站长,那局长不敢说,只说是我们党务处的人要求的,让他说再多,他直接摇脑袋,说再说多,便是要了他的脑袋也不敢。”

    “党务处,原来是他们,难怪这么多人能带武器进入会场,看来是他们的手脚也伸得太长了,想给我难看,还是想打击我的,竟然拿我的副站长立威,可是你们却找错对象了。”徐钥前一听,马上便明白了什么意思。

    “命令所有的军队,警察撤出对于那些成都站的人保护,撤出所有与他们配合的人员,撤出对他们的各种支持,告诉李家,以后那些人生活之类的,我西昌供不起。”

    “站长,如果闻区长问起来,是不是不大好,毕竟现在是防红大事为头等大事!”柳娜马上也明白,徐钥前的意思,小心地劝说道。

    “不用,如果闻区长问起来,我到是要想要问问,为什么对我们的张站长下如此的狠手,竟然想要杀长官而后快。我到是要问问,他们这些人到我西昌来,是对付红党,还是对付我们党务处的功臣的,我到是要问问,他闻区长是不是就是如此教导手下的,专门用来对付我们自己人的。”

    “以前的事情还没有过去,现在又来专门针对我们,真当我们西昌站好欺负吗,还是当我西昌站没有关系,想要杀我们在整个川康区立威!”

    柳娜也没有想到,徐钥前因为张天浩的事情发这么大的火,不过,她也是一阵的恼火,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竟然对付张天浩,怎么说,张天浩也是一个少校,即使是闻人杰想要对付张天浩,至少给出一个理由吧!

    而张天浩才领功勋回来还没有一个月,便被人打压,暗杀,这是闻人杰对上级的不满,还是对于徐主任的蔑视,或者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或者是想要打上级的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