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党,而且是一个大行动,是与成都区区长闻人杰联手的一个大行动。

    一想到这里,张天浩便有些头皮发麻,把整个西昌站都剔除在外,全是使用外来的行动人员,这得要多少人过来。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明白过来,西昌站的人并没有不参与,而是把四周全部封锁起来,只要在城内行动,那么,出现一个红党,那便跑不了一个。

    可现在还没有听说要动手,那行动之大,危害之大,即使是张天浩也感觉到无能为力。

    想到了这里,他悄悄的来到了鸡鸣巷的另一条小巷子里,是鸡呜巷南边的小巷正后方,也是就是正东边一条小巷子。

    就在他转进另一个小巷子里的时候,那个被他偷了证件的行动队员这才发现他的证件被人偷了,气得他直接追了出来。

    可是当他跑到外面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穿着长衫棉衣的人已经不见了。

    甚至他连对方的脸都没有看到。

    “特么的,该死的小偷,别让我抓到你,抓到你,我非要扒了你的皮!”他一边低声地骂了几句,然后又无奈的低下头向着小巷里走去。

    毕竟这是他的证件被人偷了,他也不好去声张,否则也是会被整个党务处的人给笑话的,一个党务处的特务被人偷了东西,事后才知道,那完全是丢人丢大发了。

    而且他们可是特工训练班出身的,在这西昌这个县城内,竟然被偷,光是上面便会让张喝上一壶。

    相比较于整个西昌的党务科,有几个是特工训练班出身的,还真没有几个,都是流氓和泥腿子一堆,或者是红党那边投降过来的人。

    ……

    随后,张天浩看了看他背后不远处的小巷子,看了看不远处的那排小楼,虽然不知道那一个是那女人的所住的地方,但他也知道他并没有办法去查看了。

    毕竟就在他在这里的时候,看到了几个警察在这里巡逻。

    其实看似巡逻,可实际上并没有离开这里,毕竟这里的情况,隐隐对于这里有着一种包围之势。

    暗中还不知道有几个特务在这里盯着呢!

    放弃了打听情况的打算,他便正常向着莫愁路74号方向走去,同时他更是带了大量的食物,准备过去。

    而李妍一直在这里,他过来,便是跟他说说话。

    “浩哥,你来了!”

    “嗯,你感觉怎么样了?”

    “浩哥,好多了,其实上已经不疼了,只是活动还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估计还要几天才能好利落了。”

    “怎么,浩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妍看着张天浩走进来,说了一会儿,便有些心不在焉,便走过来,小声地询问。

    毕竟张天浩能冒着刑场被发现的危险把她救下来,虽然不知道张天浩为什么要救她,但她也渐渐明白了,张天浩救她,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一个该死的人活下来,这得要多大的代价。

    从一开始的不满,愤怒,到现在对张天浩渐渐的信任。

    这便是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证的前兆,但张天浩也没有想到,李妍的意志竟然是如此的坚定,也不得不佩服她的意志之强。

    这都一个多星期了。

    “你们的西昌组织可能会麻烦了,我看到了不少从成都调过来的党务处人员,而且那个罗忠可能正执行什么计划,估计西昌整个你们的组织要遇到了麻烦了。”

    “啊,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好好的吗?”李妍一听,顿时有些急了,毕竟这可是她的组织,不过震惊了一下,马上又警惕起来,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张天浩,甚至还带着一份的警惕。

    “别用这种目光看我,我们西昌站的人,可能也就是罗忠参与其中,甚至还有站长,其他人都被打发出去了!”张天浩摇摇头,淡淡地瞪了她一眼。

    “我也是今天下午来你这里的时候才想明白前因后果,别把我想得那么坏,不然,你以为我会放过你,甚至救你吗,女人我见得多了,也并不是看你长得不错便会救你,只是结一份善缘吧!”

    对于李妍的不信任,张天浩也有心里准备,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多谈。

    “来,我帮你看看伤口,该换药了。”

    张天浩走过去,便解开她的上衣,认真的看了看前后两处的伤口,然后才松了口气。

    每一次看到的,都是让张天浩有些触目惊心,虽然他已经习惯了,而且在他的记忆中,比这个更狠的都有。

    身上道道疤痕,那全是皮鞭沾水打出来的,还有好几个被烙铁烫伤的地方,本来洁白的皮肤,完全看不出一点儿好看的地美出来。

    只有一道道伤疤,一块块已经坏死的皮肤,更别说她的手指,脚指了,也都是伤痕累累,二十个指甲,看不到一个,要不是张天浩帮她清理过,根本看不出女人手指的秀长和美感出来。

    现在经过一个来星期的休养,许多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疤,至于全部养好伤,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他拿出一些药粉,轻轻的给李妍换药,一边感叹道:“他们真是下得了手,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竟然打成这样,差点儿落得一个残废!”

    “我呸,你还好意思说,以前看你打人,那一个不是不死即残,也就是这几个月来,你的手段没有那么狠了,可你那些手段更是让人头皮发麻!”

    “有吗?”

    “有!”

    “那我怎么不记得,看来我的记性好像出了问题!”张天浩只能耸肩,无奈的摇摇头,好像这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我呸,你不记得,那是正常的,主要是在你手下吃亏的人太多了,被审的人太多了,你当然不记得了。”李妍直接笑骂了一声。

    “看来你的伤势好得不错,没有发炎!”

    “这还得多谢你了,也不知道你怎么有这么多的磺胺,光是每一次来,都在我身上打上一针消炎,不然还真挺不过来,我们的人多数因为发炎而死,实在是……”

    李妍已经习惯了张天浩为她检查伤口,本来还有些害羞,到现在已经习惯了,即使是如此,张天浩在她的胸口看伤口,而且还光着上身,总是会不小心碰到一些不该碰的地方。

    一到换药,她总是会脸红的。

    “好了!”

    十分钟后,张天浩才把她的衣服放下来,看着桌上换下来的沙布,随意地说道:“看来用不了一个星期,你自己走动,可以离开这里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还想在这里工作,只是我要等组织上决定,毕竟我要等组织安排,才能离开这里。”李妍想了一下,才有些微微红着脸说道。

    “这是应该的,只是你真的不能在这里了,光是救下你,我们离开不到一个半小时,徐钥前已经派人去查了。你最好还是离开这里吧!否则你会害死我们所有人的。”

    “我不怕死,我的任务……”

    张天浩立刻阻止她再开口,右手一抬,淡淡地说了一句粗话,然后才无奈地说道:“如果你没有地方去,我过一段时间会送你去我女人那里,你帮我看着我女人,快要生孩子了,还想东想西的,真是让人气愤。”

    “不用,你女人是什么人,好像太多了吧?”

    “滚蛋,你算不算!”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然后把她重新扶起来,帮她解决一些生理问题,才把她扶回床上。

    张天浩在这里跟她又聊一会儿,便离开了这里,重新换上了一套衣服,往他家方向走去,速度并不快。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走远来的鸡呜巷方向,而是直接转身向南,直接走回去。

    第二天,张天浩被小商接到,开往军营的时候,使听到了小商把昨天的情况向他介绍了一遍。

    “头,我昨天下午去了县大牢,可是那里有两个特务处的人在看守,不给我们进!”

    “特务处的人?”

    “是的,我还认识,真是特务处的小队长柳彦春,我想打听一下,也没有打听到任何的消息。”小商立刻解释道,而且还是一脸的气愤。

    “特务处的人看守我们党务科的人,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看来以后抓到油头,要好好的跟他说道说道,真当我们党务科这边的人是好说话的吗?”张天浩不屑地撇了撇嘴,然后才淡淡地说道。

    “头,我也是这样想的,等我们找时间,找到一些理由,或者是其他的情况,我们便拿下他,我看到还敢不敢嚣张霸道了。”

    “你做得很好,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党国在一天,我们便在一天,只要党国不倒,那我们早晚会有机会收拾他们这一群*。”

    小商也是频频点头,毕竟他们党务科的人,竟然被人无视了,而且是如果不给面子,那他们那里还给什么面子给他们。

    只是那个柳彦春并不知道,得罪党务科的人后果是什么罢了,也为以后他被小商拿下来,成为一个冤死鬼埋下了祸根。

    “小商,今天我们便到军营转一圈,便算了,没有什么大事,站长也没有指望我们办成什么大事,没事去逛逛街,或者是回家陪陪女人也好。”

    说着,他直接扔过去了一根小黄鱼:“这是给你的辛苦费,上一次那几个营连军官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