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安团的办公室内。

    张天浩看着手中一些军官的卷宗,一张一张的翻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整个人看得都有些心不焉。

    这里的军官,他都比较熟悉,至少说大部分人都认识,除了个别的刺头,他还不怎么熟悉,但这几天,基本了解差不多了。

    整个保安团,说起来是一个团,其实只有不足四百人,加黄仁成也不过是387个,可以说连一个正规的营人数都没有,更别说团了。

    “老弟,你还在看这些东西,有什么屁用,上面全是一些废话,那是给外人看的。”

    就在这时,黄仁成也披着衣服走了进来,看着张天浩翻看着卷宗,也是洒然一笑。

    “看来老哥你这一顿揍没白揍啊,身子都好得差不多了。”

    “滚蛋,你打的你不知道吗?如果我真是向那刘秉诚这小子,不死也要残了。”黄二成没好气的瞪了张天浩一眼。

    “我说老哥,你们党务处的刑训都是这么狠吗?”

    “狠,你这连小儿科都算不上,不过,老哥,听弟弟一句话,保安团这两年最好扩编,至少也是一个正规团的规模,否则,你要上战场,那便是炮灰,甚至连炮灰都够不上了。”张天浩看着黄仁成,脸色有些严肃地说道。

    “要打仗?我们这里不是打了多少年了吧,又有什么可怕的!”黄仁成满不在乎地看着张天浩,很是随意。

    “老哥,弟弟我还能害你吗,到时候不要说你,便各地的其他军队,全部要拉上战场,如果你不能把兵员给补齐了,十有*会送命。”

    “老弟,哥哥我可不是吓大的,你说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的!”黄仁成满是肯定地说道只是他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的疑惑。

    “老哥,这是真的,整个四川的军队可能都要拉过去,你说我会骗你吗?”

    “那得要打多大的仗?”

    “百万以上的军队大战,你说呢!”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与红党?”

    “屁,与日本人,日本人亡我之心不死,现在日本人的间谍已经打到了我们西昌,云贵一带,你以为我抓到间谍是闹着玩的吗?”

    “老弟,这个团长好像不大好当!”黄仁成听到张天浩的话,也明白张天浩的意思,特别是现在,更是如此。

    毕竟他知道张天浩接触的信息比较多,路子比较广。

    “那现在的红党问题不是最大的问题吗?”

    “那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可以了,还有那个叫南宫燕的,是一个人才,如果你不要,直接派给我吧,你的保安团实在是太差了,不是弟弟说你,人家一个排便可以把你打得哭爹喊娘的。”

    “不可能,怎么说,我也有四百来号人。”

    “屁,人家有两门小钢炮,还有大量的好武器,机枪,你来多少,便会死多少,你说呢?”张天浩白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手中的卷宗。

    “中央军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中央军离人家日本人的军队也差得远呢,怎么说人家也是老牌强国,所以,这两年给我把兵练好,过年后,兄弟可能要走了,继续跟日本人干,你自己想想,我都出去干了,你还能远吗?”

    黄仁成一听,马上脸色也严肃起来,毕竟他也不是一个傻子,张天浩的话虽然没有直接明说,也知道为他好的。

    “难啊,哥哥也难!”

    “难,谁不难,可又有什么办法!”

    一时间,整个办公室的气氛相当的压抑,两人都不说话,除了张天浩翻看卷宗的声音,便是黄仁成抽烟发出的响声。

    过了半天,黄仁成才一拍桌子,大声地说道:“干了,为了活命,老子特么的拼命也要干了。”

    张天浩看黄仁成的表现,也笑了起来,毕竟黄仁成再怎么混,也知道与侵略者打,那不是内战,而是全面对外了。

    “至于那个南宫燕,老弟,你一个特务,别想我的人才了,他是讲武堂出身的,打仗,练兵是一把好手,只是得罪人了,我会把提上来,训练军队。”

    “给官高一点,至少说不能像那些人一样,全是特么的废物,否则,以你们的能力,不要说跟那些日本人干,便是土匪都打不过,等练练了,让他领着去剿匪,也算是为本县做点儿好事。”

    “最主要的是,剿匪来钱最快!”

    黄仁成这才想到了这一点,也不由得眼前一亮,他最大的问题是钱的问题,只要有钱,想招多少兵招多少兵,现在有了发财的路子,自然也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

    “那行,那你说说,什么时候开始吧,特么的,老子的保安团一直名声不好,有了这个机会,怎么也要把老子的名声搞上去。”

    “明年吧,这些个营,连的,如果是提不上手的,全特么的滚蛋吧,占着茅坑不拉屎,我在这里查了好几天,能提上手的,也就是那几个了。”

    “兄弟,你想当然了,这里的人,那里是那么好拿下来的。”

    “让他们当大爷,不就得了吗,所有的军队,你亲自抓,其他人,也跟着训练,不想走,给我入死里练,练着练着,也成了好兵。”张天浩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好笑的表情。

    “那可真是要恨死哥哥了!”

    “屁,跟自己的小命相比,他们算什么东西,有老哥的命重要吗?”

    “也对!”

    ……

    接下来,张天浩并没有再去多谈,而是外面出现了一个人,正在找他。

    当他走出军营的时候,便看到了不远处一个陌生人正在那里等着他。

    “张站长,你好,我是刘家的管家,我想……”

    张天浩并不认识这个人,而且自称是刘府的管家,他根本理都不想理。

    “上一次管家死了吗?”

    “对不起,上一次管家他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被老爷给赶走了,我是新任的管家,过来拜访一下张站长,还请张站长不要见外。”

    “说吧,有什么事情?”

    “我想见见我们家的少爷?可以吗,如果可以,我想把少爷接回去找医生看一看!”

    “你走吧,我不认识你,我也做不了主,你如果想要接刘秉诚回去,请我们的站长打个电话过来!”

    张天浩扭头便走。

    “张站长手下留情啊,我们的少爷从小身子骨便弱,还请……”

    “知道了!”

    只是当他回头之时,却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毕竟这个人太熟悉了,让他有一种不想去见的感觉。

    毕竟这才见过面两三天时间罢了。

    不过,他还是走了过去,毕竟对方现在是正在卖烟,还叫得特别大声,显然想要引起张天浩的注意。

    张天浩走过去,随手拿起一包烟,同时更是瞪了对方一眼,一边掏钱道:“有什么事情找我,没事别来烦我。”

    “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们的人又被抓了,现在……”

    “别跟我说这些有用没用的,我不认识你,你走吧,你们的人又如何,软骨头一个!”张天浩又拿起两包烟转身便走。

    他一看张天浩转身便走,也没有再去想其他的事情,毕竟张天浩的话已经点明了。

    软骨头,什么是软骨头。

    他心里清楚得很,甚至已经想到了最坏的打算。

    同样他也是转身继续向前别的地方去卖烟,很快消失在街上,而张天浩却把两包烟直接扔给了门卫,随后走进了办公室。

    “头,你又去卖烟,让我去买便行了,何别那么麻烦。”

    “屁,我只是随手,那刘家新的管家想要把刘大少领回去,我敢吗?”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也明白他的小心思。

    “对了,头,罗忠让人托话来了,希望头能救一救他!”

    “特么的,发财的时候不想着我,现在出现了,才想到我,当我是什么人吗,随叫随到的站街吗?”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严肃地说道。

    “这事情,你别管了!”

    小商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这是张天浩为什么不帮他的原因了,毕竟这事情说小,也就是不小心放走红党的,往大里说,那可是天大的事情,只要与红党有关的,几乎都是天大的事情。

    到时候没有把人救出来,还惹得一身骚,的确是得不偿失。

    “对了,小商,接下来,你看如何调查,整个调查到了这里,也差不多了,虽然不敢说保安团纯洁如纸,但如果说有红党,可能性真的不大了。”

    “张站长,这还是您说了算,如果您要停止调查,那我们便回去吧!”小商也立刻明白了张天浩的意思。

    整个保安团调查到这里,基本上真的结束了。

    “也行,我们在这里多呆两天,再查查看,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张天浩想了一下,然后才对小商随意地说了一句。

    ……

    就在张天浩决定在这里多呆两天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脸色却异常的难看,特别是张天浩所说的软骨头,他便已经明白昨天一天,他们失去了好几个人的联系是什么原因了。

    “小沈,通知下去,所有与宋二宝这条线上的所有人立刻出城,他已经叛变了!”

    “啊,怎么可能,他不是我们的老同志吗,怎么会!”

    “别废话,速度快点,拖得时间越长,我们这里便越危险。”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一次被抓的宋二宝,成了导致整个西昌特委被覆没的罪魁祸首。也成了他被抓的导火线。

    即使是张天浩也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导火索,竟然引起了滔天之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