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小时后,张天浩也是演得相当费力,即使是如此,黄仁成也是晕过去了两次,甚至两条大腿上都被张天浩用烙铁给按了两次。

    审到现在,张天浩也知道戏演得差不多了,便对着边上的警卫大声地说道:“把黄团长送到医务室去治疗一下,然后送回去吧!”

    而黄仁成交待的也跟他写的差不多,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出入。

    “走吧,我们走!你把材料也送回去,我在这里休息一下,我有点儿累了!”张天浩也是一脸歉意的看着小商,然后笑着说道。

    说着,他便走出了审训室,然后站到外面开始抽起了烟来。

    而小商一看张天浩的表情,也知道张天浩的意思,便领着几个士兵向着站里走去。

    看着小商离开,张天浩便去了医务室,看了看还在叫着疼的黄仁成,远远的便能听到黄仁成那响亮的惨叫声。

    “妈的,轻点,你给我轻点。不知道老子疼死了吗?”

    “该死的,兄弟竟然下了这么狠的手,还是我兄弟吗?我以后不认他这个该死的兄弟了。”

    “是吗,不认我这个兄弟,那我们继续,如何?”张天浩的声音直接在他的身后响起,声音之中还带着一丝的戏虐。

    黄仁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回头,便看到了张天浩正站在那里,带着阵阵的冷笑。

    “别啊,你是我兄弟,我怎么敢忘记呢,忘了我老娘,我也不能忘兄弟你啊!”

    “滚,这一点皮外伤便叫得这么惨,我要是真用力抽下去,那一鞭子不是让你皮开肉绽,别不知足了。”

    “是是是,兄弟你手下留情了!”

    “这还差不多!”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打量了一下黄仁成,也仅仅是皮外伤,估计痛上两三天,便没有事情了。

    “特么的,你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也应该管管下面的人了,不然再给你惹事,那你岂不是找死吗?”

    “兄弟,这一次哥哥可是遭了罪,你还是人吗?”

    “遭罪,总比命丢了强吧!”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摇遥头,准备向外走。

    “张站长,你好,我是孔营长的管家,听说张站长铁面无私,为人清正,也没有敢准备什么礼物,特为张站长准备了一些茶叶,请张站长收下。”

    刚刚回到了黄仁成的办公室,便看到了孔营长家里派人过来给了送茶叶了。

    “好,感谢孔营长,孔营长为人还是不错的,也不可能去通匪,我一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感谢张站长能秉公办事,那我告辞了。”

    接下来,张天浩便看到了七八个人过来送礼,基本上都是连一级的,至于排一级的,根本就排不上号了。

    就这半小时,张天浩看着抽屉里的小黄鱼,竟然有四十多根,这也让他大开眼界。

    摇摇头,张天浩开车走出军营,向着莫愁路74号而去。

    一有时间,他便会去看看李妍,毕竟她的伤还没有好,整个人也是相当虚弱。

    见过李妍之后,张天浩只感觉到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不由得摇摇头。

    一刻钟后,张天浩再一次开车向着家的方向而去。

    而此时,整个大街上空无一人,黑灯瞎火的。

    夜已经挺深的了,而张天浩的车速很快,很快便把车开到了家门口。

    只是他还没有按嗽叭,准备开门进去,便看到了从黑暗之中走出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迎着他的车灯走了过来。

    “怎么是他!”

    张天浩眉头一皱,有些不解的看着走向他的人。

    “张站长,冒昧打扰,还请多多见谅!”

    “说吧,有什么事情?”

    张天浩看到他走过来,也立刻停车熄火,淡淡地说道:“如果没事,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毕竟你的到来,会让我很被动,前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被怀疑了。”

    “对不起,我的人太冲动了。”

    “是吗,要我的小命,也是太冲动了吗?”

    “如果你要赔礼,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只是这一次,你们的人出现太突然,我想请你救救我们几个刚刚被抓的人。”

    “你们的人被抓了?”

    “是的,我们的人真的被抓了,而且他们出现得太突然,根本不给我们一点反应的机会!”

    “动枪了吗?”

    “没有,我们只是人被抓了,他们没有动枪,也没有枪。”

    “那你来找*什么,没动枪,又没有枪,他们又不是出不来!”

    “唉,我也想救,可是我们没钱了,而且连物资都扣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求到你这里了。”对方也是一脸的无奈,要是能看到,绝对会发现了他一脸的尴尬。

    “如果拖下去,我担心会出大问题!”

    “你们把一万大洋又花了,那是我买粮食的钱,你们到是好,什么都帮我花了,你们当我是财神爷,还是冤大头啊?”

    “对不起,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毕竟……”

    “我不想听你解释那么多,那可是救命粮,你们啊,唉!”张天浩声音不大,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救命粮?”

    “各地旱灾,我们四川能逃得掉吧,各地的旱灾越来越严重,有了粮食,可以救下很多人,几十万斤粮食,那得要活多少人命,你们呢,你们啊!”

    “可是我们……”

    “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也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可你们不能拿这笔钱去做做其他事情,钱可以从其他地方来,可这粮食,现在你看到了。连一粒粮食都运不出去,你满意了吧,你开心了吧!”

    张天浩直接连续几个问题,直接把他问得有些哑口无言,一旦这事情是真的,那他真是成了罪人。

    “甘肃宁夏那边,陕西那边,近几天连连灾害不断,卖儿卖女。今年,山东,江苏,浙江,福建一带,甚至还有安徵,江西一带,也是高温,大旱,死人遍地,我也算是服了你们了,真的!”

    “本来还是要算让你们多给我准备一些粮食的,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对方听着张天浩的话,嘴角张了张,虽然张天浩看不到,可还是听到了他那沉重的呼吸声,毕竟他并不知道这些消息,可现在张天浩一说出来,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唉,你也不用再多想了,这便是命吧,你也别再往心里去了。我知道你们缺钱,一会儿,你去罗忠那里,送上一根金条,争取早点儿把人赎出来,免得夜长梦多。”

    说着,他直接拿过车上的一个小提包,里面足足装了三十多根金条。

    “这是我今天收人礼的大部分,给你吧,我的家底都被败家娘们给掏空了。”说着,他摸到车座上的一个小包,直接在黑暗之中塞了过去。

    “对了,还有我为你们准备的东西,你们最好不要取,通知上面来取啊。数量太多,对了,这一次别忘记给我写欠条,别写那些无聊的话。”

    “嗯!”

    接着,张天浩便在他耳边小声地说了一下地点,在等到他确认记清楚了,张天浩才松了一口气。

    “我再强调一遍,你们任何人都不能去取,必须上面的人,而且至少超过两个团人才能取,知道吗,别给我找事,还有,看到那败家娘们,等到东西取出来之后,便说她欠我的。”

    这一次,他并没有多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只是后来,张天浩在得到消息之后,差点儿把肺给气炸了,整个物资才运出去不足一成,而且还是药品方面,其他便被国民党给发现,全部炸毁了。毕竟那可是一大笔物资,竟然被他们这样浪费了。

    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那个时候,张天浩离开了西昌城。

    “还有,过年后,我要离开西昌了,很可能去北平,照顾一下我那败家娘们!”

    “知道了,多谢你了!”

    他在张天浩交待清楚事情之后,便消失在黑暗之中,整个过程都不超过三分钟,包含着两人的对话,以及沉默的时间。

    听着他的脚步声消失在他的耳朵之中,张天浩也才重新打开车子,向着家门口方向驶去,很快便回了家。

    ……

    西昌站内,徐钥前看着小商送来的材料以及今天张天浩的审训,谈话的事情,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全程都有小商跟着,事无巨细。

    “小商,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站长,张副站长这招虽然好,下面的这些连排长不可能不知道手下的兵情况,这样一逼。只要他们怕死,便会把他们知道的都说出来,再说,那个刘秉诚便成了张副站长的一只鸡,真好跳出来。”

    “是啊,这个刘秉诚一直是仗着家里的势力,有些嚣张惯了,这一次可以说是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不过,他交待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站长,张副站长直接让罗忠去抓人了,现在人应该关在警察局内的牢房里了。”小商想了一下,才不敢肯定的说道。

    “这些人多数是一些想要走私的小商人,也有可能有红党分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徐钥前想了一下,便挥挥手,让小商直接出去了。

    “呵呵,真是下得了手啊,竟然对黄仁成下手,还审了近一个小时,有意思!”

    他摸了摸下巴,马上便明白了张天浩和黄仁成之间的想法,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已经被张天浩猜到,才有了这一出苦肉计。

    “兔崽子,竟然猜到了,怪不得小商说刑训过程看似动作大,原来根子在这里。”

    笑着笑着,他便又苦笑起来,他知道他的考验又失败了,只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用“又”失败的又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