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你终于回来了!”

    就在张天浩准备走进去的时候,使看到了罗忠小步的跑过来,一脸恭敬地笑着,眼中尽是兴奋之色。

    张天浩头也没回,直接走进了办公室,而跟在他后面跑进来的罗忠也是小步跑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头,罗忠向你报道。”

    同样,他也是拿着一罐茶业过来,小心的递到了张天浩的桌子上面。

    “头,恭喜你又升官了!”

    然后他如同狗腿子一样,拿着他刚刚送来的茶业便去给张天浩倒了一杯。

    “哼,说话,有什么事情?”

    “站长,你看,我这不是来恭喜头的吗,那里会有什么事情呢!”

    张天浩白了他一些,然后便接过他手中的茶,慢慢的闻了起来,那淡淡的清香,带着一股迷人的味道,让他也不由得精神微振。

    “好茶啊,极品白毫银针!”

    “头还真是高明,这是小的特意给您带来的,只要头您喜欢便行。”罗忠立刻表忠心地说道,“对了,头,现在站里要内查,有没有什么头绪啊!”

    “这是你该问的吗?”

    “是是是,不是我该问的!”他立刻发现好像说错了,认错道,“头还是我的头,只要头说什么,我以后保证指东不会往西,撵鸡不会抓狗,只要头吩咐了。”

    “*!”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罗忠一听,顿时屁颠屁颠的跑出了房间,然后还小心的关上门,便向外面走去。

    “这小子!”

    还没有等到了喝完这一杯茶,那个蔡丰也跟着走了进来,同样是拿着一罐茶走了进来,向张天浩来汇报工作。

    接下来,不光是蔡丰,好像是约好了,二队的何荣凡,孟二龙也跟着来汇报了,甚至连候群也跟着来汇报工作。

    只是每个人好像排好时间一样,都是拿着茶业送过来,向张天浩汇报工作,或者是来看看张天浩。

    同样,他也知道了这一段时间,他一队和二队的手下都死了一个人,都是红党那边过来的人,直接被红党的锄奸队给干掉的。

    另外,还有何军也中枪受伤,不过是一个皮外伤,即使是如此,何军也是被吓得不清。

    毕竟面对红党的锄奸队小分队进入西昌以来,威风一时无两。

    “有意思,竟然有着锄奸小分队的人来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

    “候群,去招集站里所有人员,除站长外,全部到会议室集中,同时给我准备四十套笔和纸!”张天浩待到候群汇报完成之后,便对着他吩咐道。

    “头,我这就去准备!”

    张天浩坐在办公室里,左手也不自觉地在桌子上面轻轻的敲起来,大脑里也急速的转动起来,到底要怎么查有没有其他内鬼,要查到什么程度,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想要查出内鬼,如果是日本人,他还会查到底,可现在是查红党,而且是她女人的那方面的关系,他还真下不手。

    “算了吧,还是把声势搞起来,让所有人都人人自危,这样便可以向徐钥前交待了。也可以向外面的人交待了。”

    他不由得摇摇头,然后看了看窗外,甚至大门的外面,整个院子时除了两个当兵站岗的,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对,是吐了一口气。

    “头,所有人都已经召集过来了,连食堂的两个师傅都召过来了,你还有什么吩咐?”这时,候群直接敲门然后便走了进来,看向张天浩,笑着说道。

    “做得不错,速度还挺快的,走,我们去会议室。对了,把站岗的卫兵给我叫过来两个。”

    当张天浩到了会议室之后,便看到了整个会议室内足足有三十大几号人,一个个正正襟危坐的等着张天浩过来开会。

    也许徐钥前开会,他们可能不会如此的静悄悄的,毕竟不关自己的事情,可现在却异常的安静。

    张天浩的皮鞋声直接在会议室内响起,打破了整个会议室的安静。

    “啪!”

    他走到了桌子最前面,直接把手中的一个本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面,发出一声巨响,虽然响在会议室内,可好像响在所有人的心头上。

    “好啊,我和站长一个多月去南京开会,你们到是好,给我们站里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你们都是长本事了,你们便是如此报效党国的吗!”

    “站长不会说,不会轻易开口,可是我张某人可不会气,我的枪也会毙人的,如果那一位不想活了,跟老子讲,敢跟红党勾结,胆子真是比天还大,比我和站长还大,我和站长都是整天把心提在手里。”

    “现在你们到是好,竟然敢给我和站长上眼药,前有夏成峰,现在又来一个李妍,是不是我们西昌党务处成为红党的窝点啊!”

    他一边说,一边掏出枪,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眼神如同鹰一般盯着下面的三十五号人,从他们每一个人脸上扫过,甚至在每一个人脸上停了一两秒,好像要把所有人看得彻底,看透他们内心一般。

    而有好几个人被张天浩如此盯着,眼神也不自觉的有些躲闪,好像张天浩这双眼睛有魔力一般,给他们带去的不仅是一种气势上的压迫,更多的像是一种精神上的压迫。

    看到有几个人躲闪的眼神,张天浩顿时明白了什么,眼神的锐利锋芒更盛,盯着每一个人的脸,甚至每一个人的表情都看得有些彻底,看穿他们。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内静得出其,甚至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到,几乎所有人都不得不压着呼吸,不敢大声地喘气。

    虽然张天浩不知道这些人当中那几个眼神躲闪是害怕,还是心里有鬼,也或者是有人伪装得特别好,反正张天浩没有想去提穿他们,或者是探究到底的打算。

    “啪!”

    他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桌子都被他拍得也抖了一抖,吓得有些人便要跳起来,身体也微微要站起来。

    “我们队伍当中,还有红党,自己站出来,我们会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如果隐瞒不报,那被我查出来,后果是什么,你们很清楚。也别怪我张某人心狠手辣!”他的声音冰冷,好像九幽寒冰一样,让许多人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一向还算和气的张天浩,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霸道的一面,威势更是一日盛过以前太多了,也可怕太多了。

    “现在每一个人都在会议室里,拿着笔和纸,给我把自己的问题交待清楚,另外,还要把与李妍的交往都要交待清楚,以及帮助那些红党都给我写清楚,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举一动,都在我和站长的监视之下。”

    张天浩再扫过所有人脸上,沉声说道:“我不希望有谁存在着侥幸,那是对你自己的小命不负责任,对你的家人不负责人。你可以试试我的手段,也可以试试站长的手段。”

    “你们两个,给我看到他们,有任何人胆敢交头接耳,直接拉出去以*论!”张天浩站起来,然后直接站起来,对着两个站岗的卫兵大声地说道。

    本来还有几个想要举手的,可看到张天浩的眼神,瞬间没有敢举起来,毕竟张天浩的眼神之中竟然还带着阵阵的嗜血凶光。

    张天浩是一个杀神,这西昌站里所有人都知道,下手可一点也不气,甚至下手那叫一个狠,是出名的狠人。

    现在的话已经放下来了,如果他们想要去触张天浩的眉头,那不是他们自己蠢了,而是自己找死。

    说着,张天浩便走出了会议室,向着自己的办公室缓缓的踱过去,脸上那里还有刚才那样的凶悍、杀意。

    “站长,张副站长刚才把所有人都叫到了会议室发了一通火,甚至已经掏枪了,就差点儿打人,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一声,全部在写材料呢!”柳娜立刻把张天浩行为向徐钥前小声地汇报道的。

    “不错,现在竟然开始做了,这可是一个好现象,一结束便开始自查!”徐钥前淡淡地看了柳娜一眼,自言自语地喃喃道。

    “也许张副站长可以查出了什么来呢?”

    “但愿吧,如果没有红党的窝底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情。”

    张天浩也知道徐钥前不放心他,一定会派柳娜盯着他的,自然他也必须做出一些动作出来,只是他回到办公室之后,也不由得嘴上流露出一抹笑意。

    毕竟他刚才看到柳娜向着徐钥前办公室去汇报的,可以说,站里发生的事情,柳娜会第一时间向徐钥前汇报的。

    ……

    “候鸟同志,我们确定要撤出我们西昌城吗,要知道我们现在都隐藏得很好,我们可能不能因为一个莫须有的消息而放弃我们现在好不容易的身份。”

    “呵呵,你们想错了,这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的几次运输,使得敌人已经发觉,接下来,我们城内的斗争将会更加残酷,这是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不能做出无谓的牺牲,必须撤出城内。”

    “我认为也不妥,现在的形势虽然严峻,也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再说,我们也不怕牺牲。”一个站起来,大声的反驳道。

    “是啊,我们为了信仰,我们不怕牺牲,我们就要像是一把尖刀,战斗在敌人的心脏中,我们要粉碎敌人的阴谋。”

    “另外,我们要报复这些特务,他们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我们也要对他们进行报复,否则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同志!”

    “不行,我们的人必须撤出去,同时也不能进行报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