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张天浩这边跟徐钥前商量着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整个上海那边更乱了,而且是乱成了一团。

    本来日本人已经调动了无数的力量寻找劫金库的人,可现在高兰芝又插了一脚,开始抓张天浩,而且直接画了像,到处寻找张天浩。

    同时,作为上海黑帮大佬的高金宝更是气得差点儿跳脚,发动了整个黑帮分子进一步寻找张天浩。

    作为杜门四大金刚的他,怎么可能忍受得了他的女儿被人欺负,所以,整个上海几乎是乱成了一团。

    至于那保罗,美国人,大使馆,他们不敢动,可张天浩这个无名小辈,自然要好好的算算帐。

    “爹爹,给我找出来,我要活刮了他,竟然敢占老娘我的便宜,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高兰芝那充满杀气的眼神之中,几乎全是愤怒和杀意。

    “兰芝,你放心,只要这小子在上海,我便是把上海给翻过来,我也要把他找出来!”高金宝看着对面的女儿,声音同样也是无尽的冰寒。

    “对了,爹,听说是从四川过来的掮,你让人去查查这个姓罗的掮,到底是什么来路,我记得那个美国人保罗说过的!”

    “好!”

    ……

    “*,真是*,不先为帝国效力,却因为私事,而耽搁我们帝国寻找凶手,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一个日本大佐看着手下送来的消息,整个人都有些暴乱起来,这都已经是第四天了,可整个劫了金库的人还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

    即使是千稻秀夫说了一个日本叫川本正雄的男子曾经开过一个玩笑,可现在连这个川本正雄是谁也不知道,也没有找到。

    好像整个日租界都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一般。查无此人。

    ……

    “该死的,你们现在青帮是怎么一回事,如此的混乱,各地都打电话到市政府来投诉了,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上海市长直接打电话给了杜月生,显然他对于上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也是忧心冲冲。

    “市长,我也没有办法,手下兄弟的女儿被人欺负了,他们都以找凶手,要不你把凶手找出来。你看如何?”

    “杜老板,你认为我们现在有能力抓到对方吗,你太高看我们了,但你们必须保证你们整个青帮不要在各处骚扰其他人吧,不然整个上海还成了什么。”

    “还有,日本的事情已经够我这边头痛了,他们现在天天盯在我的后面,问我要凶手,可是你们又给我帮倒忙,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让你的手下立刻停下来,查可以,别明面上到底找事情。”

    ……

    而日租界内,甚至公共租界内,日本海军少将也坐镇正金银行,几乎是把这里包围起来,都已经好几天了,可依然没有查出任何的消息。

    “将军,我担心是从水路运走的,毕竟那边通往码头!可现在我们也没有查到那个码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不,我不同意,我担心是从上面的下水道下去的,然后运走的,毕竟从陆路上运输更加方便一些。而且我们已经查到了,花旗银行在我们被劫的第二天,他们收到了大笔的存单,显然花旗银行参与到了其中。”

    “不可能,花旗银行一直以来,以户保密为原则,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个存入钱的人是谁,唯一也只有鲺威尔知道。只是鲍威尔在昨天已经离开了上海,直接去了回国去述职了。”

    那个少将一听,顿时一拍桌子大声地骂了起来:“八嘎,八嘎,一定是那美国人干的,或者是与他们脱不了干系,我们查到的跟我们想象的差不多,六吨多黄金存进去,这得是多少钱。两个多亿,除了我们银行的黄金,那里还有这么多的黄金。”

    “查到了与鲍威尔交易的是谁了吗?”

    “没有,根本没有,甚至银行人员都不知道,只是知道他存了一大笔钱,甚至银行人员都派出了数人,直接清点了两天。到此,所有的线索全部断了。”

    “有没有可能便下鲍威尔,然后问出其中那个存钱的是谁?”

    “我们没有这个权利,而且也没有那个能力!”

    “最主要的,我们查了,鲍威尔回国的,可是他并不是坐船走的,而是跟着来这里的美国飞机,直飞香港,然后转菲律宾,再回国的。”

    “八嘎八嘎!”

    “将军,还有,前天晚上,美国人跟一个掮做了一笔达到近百万美元的武器装备以及药品生意。”一个日本便衣站起来,大声地说道。

    “我怀疑这一次会不会有美*队参与其中。”

    “该死的,又是美国,又是美国,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战旗迟早会插在美国华盛顿的白宫上空。”少将几乎出离愤怒了,巴掌在桌子上拍得啪啪作响。

    “对了,武器之类的去了那里?”

    “不见了,凭空不见了,我们只是查到了一帮人去那里清理了那里的垃圾,全是一些废土,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东西怎么运走了。”

    “还有,听说这个掮睡了高金宝的女儿,现在全上海都在找他呢!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掮,很可能便找到了劫我们金库的对象是什么人。”

    张天浩如果在这里,绝对会震惊,毕竟日本人的消息还真是灵通,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出了这么多的消息。

    不过这些也是在张天浩的意料之中。

    毕竟他做这些的时候,便想到了这些人可能会查到他的头上。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高金宝为了他的女儿,竟然发下了画像到处找他,想要把他抓回去。

    此时,如果你走到上海的大街上,便会三五成群的黑帮分子走在大街上,到处找着画像上的人。

    ……

    相比较于上海正在到处找人,而张天浩却一个人走在秦淮河边,随意的走着,一身长衫,显然很是随意。

    他打算去看看南京夜晚上的泰淮河,毕竟他来的那几天,他是白天去看秦淮河的,而秦淮河最美的便是晚上。

    “啪啪啪!”

    就在他刚刚走没多远,便听到了前面传来了阵阵的枪声,虽然有些稀落,却让两岸的行人也纷纷向着一边躲了过去。

    只见四个便衣正在追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女的,而那个女人明显的一边逃,一边向着他这个方向跑来,甚至不时回头打上几枪。

    “特么的,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

    张天浩看着正在逃跑的女人,以及那个正不断还击的青年,他的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了。

    跑在最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方茹,只是她穿着高跟鞋,显然跑得并不快,而后面的那个青年人一边还击,也是一边着急。

    张天浩立刻低头快速从一边跑过,然后直接跑到了一边,立刻用一个大围巾直接把他的脸给挡了起来。

    更是把他的帽子压了压。

    除了一双眼睛留在外面之外,其他什么人也认不出他。

    而此时的行人早已经躲到一边去了,甚至低头看着这边。

    “我的天,方茹这小妮子怎么会被这特务盯上了,这不应该啊!”张天浩叹了一口气,然后躲到了他们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口。

    一把长枪直接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快速拿出来,对着正在追杀的那四个特务便是扣动了板机。

    速度极快,就在这些特务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被张天浩*两人,另外两人也是找了一个地方趴下来,小心的戒备着四周,同时寻找四周可能对他们射击的凶手。

    只是距离有些远,根本没有发现有张天浩躲在那里。

    他直接打完了五颗子弹,然后便看到了方茹出现在他的不远,他也是一个闪身,便消失在小巷子里。

    随着他的消失,方茹二人看到有人帮他们,便直接跑过去,紧跟着张天浩消失在小巷子里,而当另外两人再一次抬头的时候,却发现方茹他们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过两三分钟,后面便又大批的特务追过来。

    而张天浩站在一道大门边上的一个阴影处,看着离开的两人,也只是苦笑着摇摇头,任由这两人离开。

    “小妮子,希望我们有机会再相见!”

    张天浩并没有多呆,看着两人平安离开,便也从小巷子里直出来,恢复了他原来的装束,随意的走在秦淮河的边上。

    只是感觉到没有刚才的感觉了,整个过程被一阵的乱枪打得再也没有多少游玩兴致了。

    转身离开了这里,便直接回了和平饭店。

    就在他回和平饭店的时候,在南京的某个小院内,方茹和另一个人都是喘着粗气,刚才死里逃生,可以说是一个运气好,如果不是有人帮他们,可能真的交待在那里了。

    “你们说有人帮你们一把,让你们才侥幸逃脱的?”

    “是的,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对方使用的是步枪,好像是汉阳造的枪声。”

    “不对,我们这里没有长枪,即使是手枪也少得可惜,会是谁来帮我们的呢?”对面的那个中年久久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会是谁。

    “唉,对了,现在药品怎么样了?”

    “对不起,我们的药品全部被人查了,我们被他们盯上,便是因为药品才被盯上的。我们一买药品,便已经被他们盯上了。”

    “小方,上一次,那个警告你说整个南京的药品被人盯上的,是谁?会不会他知道内部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认识他,我也只是一个意外!”方茹直接摇摇头,毕竟张天浩的真实信息太少了,而且是少到了极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