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半小时后,张天浩便跟陈敏走出了茶楼,而陈敏到是被吓得不轻,毕竟她第一次见到这位戴立,压力很大。

    张天浩到是没有什么,虽然恭敬,但眼中却没有一丝的害怕意思。

    只是张天浩出来之后,他又多了一层身份,特务处的一个编外人员,而唯一的联络人员,便是陈敏。

    而张天浩不可能明面上加入特务处,也不可能给他升官,所以唯一的可能便是给他钱,每完成一个任何,便可能得到一部分钱。

    同时他更是多了一个代号,叫香芋。

    “要不要我陪你到处转转!南京有名的地方很多,夫子庙,秦淮河……”

    “行,今天,我这一百来斤全交给你了,你想怎么吃,便怎么吃!”

    “滚蛋,一身臭肉,还让人吃,我看连狗都不吃,也不嫌弃自己太臭了吗”陈敏直接啐了一口,然后直接向前走去。

    “还臭呢,我看某些人吃我吃得很开心嘛,现在彼嫌弃起来了!”他直接说笑着跟着她向前走去。

    ……

    戴立回到了总部,脸色阴沉得可怕,几乎快要滴出水来了。

    “召集所有校级人员开会,特么的,全特么的是*,饭桶!”

    只是当所有人员被召集回来开会,甚至三个人被抓,整个总部也是一阵沸腾,气氛也是相当紧张,甚至不明所以。

    一时间整个特务处总部一阵的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你们一个个都是好样的,都特么的是饭桶,手下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你们自己不要告诉我不知道。”

    “译电科的赵明明,行动队的张大年,以及情报科的孙海龙,都是日本人的间谍,你们算一算,你们手下还有多少人被他们收买了,三个大科室,怪不得别人说我们总部到处漏风,我看一点也不错,这便是你们带的队伍,要是不能干,全特么的给*!”

    “平时抓不到日谍,日谍就在你们的身边,这便是你们干的事情……”

    戴立从来没有像今天发过火一样,把整个开会的人全部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甚至连那几个上校级别的也直接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主任,我们……”

    “你们自己无能,还要向我解释那么多,是不是在为自己辩解,无能便是无能,外人都知道我们内部有问题了,你们自己却不知道,告诉我,是不是让对面的看笑话!还是让日本人看笑话。”

    很快,整个会议便在一声叫骂声中结束了,所有参会人员,一个个都是垂头丧气,可马上便明白怎么做了。

    看着这些人离开会议室,戴立才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去那个陈敏的资料提升到最高级别,除了我,其他人都不可以翻阅。”

    “是!”秘书立刻知道怎么做了。

    ……

    接下来张天浩便在陈敏的陪同下,在南京的各个景点去转了转,他还专门找了一部相机进行拍照,当然不是拍他们自己,而是专门拍了一些南京的景色照片。

    也许这里将会是一个纪念,毕竟两三年后,这里将直接被毁于一旦,无数的名声也就此消失在历史中。

    而张天浩也在这两天内过得很充实,有了一笔两万大洋进帐,这是他很开心的事情。

    只是这种好日子还没有过上几天,便被徐钥前叫住了,因为在受表彰了,要到丁家桥总部去接受表彰的。

    “天浩,女人什么地方都有,你怎么到了南京还整天离不开女人,你啊,我真是被你气死了!”

    “站长,你消消气,她就是我们在火车上遇到的女人,便在南京玩玩而已,看看各地的景色,虽然入冬了,没有什么好看的,也许以后我们便没有机会再来了。”张天浩笑着打趣道。

    “你啊……”徐钥前一听到这话,也顿时有些无语了,毕竟这种事情,他实在是不好说什么,毕竟张天浩的想法,他也能理解。

    “行吧,这事算了,这一次事情结束之后,我们便要回去了,别再给我惹事了!”

    “当然,站长,你看我是一个惹事的吗,我根本不喜欢惹事!”张天浩立刻嬉皮笑脸的迎了上去,甚至如同狗腿一样,跟着徐钥前向前走去。

    ……

    丁家桥总部,张天浩和徐钥前身穿着一件中山装,站在会议室的正前方,看着下面黑压压的差不多有一百多人的党务处成员。

    “各位,今天为我们的英雄徐钥前站长和副站长张天浩颁发奖励,因为两人立功巨大,可以说是泼天之功,经委座亲批,徐钥前提升为中校级别,而张天浩提升为少校级别,大家鼓掌。”

    “感谢主任,感谢党国,我徐钥前张天浩必以死报党国之恩。”

    说着,两人直接接过了徐曾恩的官职提升。

    “经委座特批,授予徐钥前和张天浩五等定鼎勋章。希望你二人不负党国的栽培之恩。”

    “紧记委座的训示,紧记主任的教导!”

    徐曾恩亲自为两人戴上了两枚勋章,一套程度下来,整个过程虽然有些短,便整个过程却相当的激烈。

    “好好好,你们都是好样的,各位,相信两位在三个月前还是尉级军官,现在提升为校级军官,可以说是坐火箭一样飞升,只要你们能做出成绩来,委座不会吝啬任何的官职,只要你们能与你们的能力配得上,那么,你们也有机会。”

    徐曾恩看着下面的所有人,全部站起来为两人进行鼓掌,那可是定鼎勋章,就连徐曾恩都没有获得过,可两枚定鼎勋章,完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毕竟这定鼎勋章可不是那么好获得的。

    “各位,徐钥前和张天浩两人可以说是我们党务处发展到现在为止,第一次获得如此的勋章,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这是我们党务处的荣誉,我希望各位紧记,我们是一家人,我们的枪口应该是一致对外的,而不是对付自己人的。”

    “我们获得如此重要勋章的人,竟然被自己人用枪口对准了,是谁给你们那么大的胆子,是谁给我们如此大的勇气,他们是英雄,他们身后站着的是党国,他们身后最大的靠山是党国,谁与他们为敌,便是与党国为敌。”

    徐曾恩站在台上,在为两人颁发了奖励之后,便大声地喝斥起来,眼神之中闪过道道的精光。

    “党国的党训是什么:精诚团结,孝忠党国,再有人敢违反这样的错误,那老子的枪可是不认人的。”

    “当然,我们一些自私自利的家伙已经被处死,大家做得都不错,今天晚上,丽的歌舞厅为两位庆功,希望所有人都能参与,这是我们党务处的荣誉,如果没事的话,大家都过去!”徐曾恩笑了笑,大声地说道。

    “另外,给我们的对面戴主任也发现一份请柬,就说我们请他过来。”徐曾恩一想到戴立,便不由得笑了起来。

    “是!”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声音响亮的说了起来。

    “大家散了吧!各科的科长留下来,我为两位介绍一下!”

    “谢谢主任!”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党务处的一个小会议室内。

    “来,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行动科的陈树龙!”徐曾恩指着边上的一个身体不高,但却相当精悍的中年人,轻声地笑着说道。

    “陈科长好,以后还请陈科长多多关照!”张天浩立刻站起来,向陈树龙行了一礼,大声地说道。

    “好说好说,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有问题提出来,大家商量着解决。”陈树龙也是很给面子,笑着与张天浩握了握手。

    徐钥前也跟他打了一个招呼。

    “这是情报科科长的柳成!”

    “这是电迅处处长曾树香!”

    “这是后勤科科长胡大海!”

    “这是训练处处长孙红杰!”

    ……

    张天浩和徐钥前一一跟他们见面,打扫呼,毕竟接下来,可能他们很可能在一起工作,毕竟两人的级别已经不底了,再在西昌完全是浪费的。

    “你们都是党国的精英,从现在,全部给我团结起来,别给我搞那些小心思,抓乱党,知道吗,现在乱党一天比一天的猖獗,你们拿出一些实绩出来,否则,即使是我想帮你们,也没有办法,委座和两位先生可是盯着我们,要我们的成功呢。”

    “特别是委座和二位先生已经把我骂了多少次的狗血淋头,如果你们不能做到,那全给我滚蛋!”

    徐曾恩看向陈树龙和柳成二人,而且目光重点在二人身上,显然对于两人有些不满。

    “现在南京城内,又有乱党在活动了,江西的战斗已经打响,而且越来越激烈,乱党的缺药少弹的,自然有人在这里大肆收购药材,特别是药品,你们必须给我打掉乱党的爪子,如果再有一支药品流入乱党区,那你们全部给我滚蛋!”

    “是!”

    陈树龙和柳成早已经知道这种情况,可现在又被提出来,这是给他们施加压力,显然对于他们的能力进行怀疑了。

    “钥前,天浩,这几天便在南京玩上一玩,过几天再回去!”

    “多谢主任,我们是要准备一下,然后回去给家里带点儿东西。”张天浩立刻站起来,感谢的说道,“为家里带一些南京的特产回去。让家里也高兴高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