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陈敏也直接接受了张天浩的身份,再一想到在火车上的表现,特别是在她和方茹两人的一顿锤打之下,竟然如此的怂货。

    可与现在比起来,她才感觉到自己在张天浩面前,如同一个小孩一样,特别是她这样的特工愣是没有发现张天浩的身份。

    “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本来就是我,怎么,有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一个人灭了近两个小队的党务处行动队,可你在火车上呢,一听到枪声便怕得要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张天浩一听,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有一种看*的表情。

    连她的身份都知道了,他才会跟着她出来,否则,他怎么可能会理她呢,跟一个陌生人出来,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敏看着张天浩的表情,便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比较*的问题,便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说起来,他们特务处的人比起党务处的人来说,的确是专业多了,甚至几个转圈便已经把那三个跟踪的人给甩开了。

    “专业还是专业啊!”

    他叹了一口气,毕竟党务处的人,没有几个是专业的,特别是其中多数还是从那边投降过来的,对付红党是有一套,可对付日谍,那便差得太远了。

    “陈敏,你们老板在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一会儿,到了,他们会告诉我们的!”陈敏直接摇摇头,更何况现在他也不可能说的。

    大约半小时后,张天浩一行人便来到了一个茶楼前,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茶楼,门口还站着七八个便衣,甚至整个茶楼里面也没有其他人。

    “张先生,老板在里面等着,请!”

    那个黄包车车夫立刻停了下来,走到张天浩面前,小声地说道,脸上还带着一丝恭敬。

    二等一间靠里的房间内,张天浩跟着陈敏走了进去,便看到了房间内正坐着一个中年人,一身便装,看起来很平常。

    只是他的眼神看起来却格外的阴森,给人一种不寒而立的感觉。

    “张天浩,你好大胆子,竟然敢杀我特务处的行动人员,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来人,把他拉出去毙了。”

    看到张天浩第一面,戴立先是一愣,毕竟张天浩太年轻了,只有二十二岁,而且出身于一个流氓,现在竟然取得如此的战绩,让他不得不感兴趣。

    陈敏到是一愣,也不知道做什么好,毕竟戴立的话对她来说,便是圣旨。

    与此同时,门口立刻冲进来了两个大汉,便要抓向张天浩双肩。

    “戴主任,这可不是待之道啊!”

    说着,他直接先行了一个军礼,才大声地说道:“少尉张天浩见过戴主任。”

    先是一句话顶了回去,然后才军礼,甚至脸上都带着笑容,好像刚才戴立的话根本没有听到一般。

    只是一个下马威而已,这对于张天浩来说,都是小事情,下马威,又能如何。

    戴立一看,脸上也闪过一丝的惊讶,然后便上下又打量了一下张天浩,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毕竟自己的下马威不仅没有吓到张天浩,反而给张天浩将了一军。

    看到两个大汉正紧紧的抓住张天浩的双肩,而他连挣扎都没有,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他不由得为之一恼,随后便又挥了挥手,让人下去了。

    “对了,戴主任,要不要检查一下我身上的枪,还是比较多的!”

    “你会对我不利吗?”戴立瞪着张天浩的眼睛,淡淡地说道,只是他好像要看到张天浩的心理去了。

    “不会,甚至可以说永远不会。”

    “为什么?”他一听,顿时有些好奇起来,甚至可以说不明白张天浩为什么要这么样做。

    “因为戴主任是一位真正为党国办事的军人!”

    “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这样评价我,不错,不错!”戴立一听,先是一愣,然后也不由得开怀大笑。

    至少说有人能理解他的。

    “你看你们的主任如何?”

    “属下不敢妄议上司,这是对上司的大不敬!”张天浩立刻站起来,大声地说道,好像说得跟真的似的。

    戴立这样的人,又何尝不知道张天浩的话里意思,不由得笑哭一句:“滑头!”

    张天浩再一次坐了下来,然后看着面前的戴立,等待着对方说话。

    “你好像认识陈敏?”

    “在火车认识的,我可是吃了不少的苦,被陈大小姐打了半死,那是整个火车都知道的事情。”张天浩立刻笑了起来,然后平静的说道,好像说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哦,看来你的毛病还没有改吗,欺负了我们的陈敏小姐,你是不是应该给一个交待!”

    “交待肯定是有的,毕竟我是在救她们,如果当时不那么做,那么死的便是她们,甚至可能是我。”

    “为什么?”

    “因为已经有人死了,而且是活活的打死的,我当时给了她们选择,我的包厢本来便是一个风云之地,如果男的去了,无论是谁,必死无疑,如果是女的去的,那么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救她们。”

    “甚至在我将要感觉到事情不对之时,我还警告她们立刻离开的,我相信她们一定会有所发现的吧?”

    “好吧,你为了救人,也不至于欺负陈敏吧,女人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主任,如果她为了名声,那么,她必定做不了这一行,死是她们最好的结果,否则永远不要做这一行。”

    戴立一听,眼神之中也闪过一丝的精芒,毕竟他是知道做这一行的危险,以及难度。而张天浩说的,正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样。

    “你本身好像不是一个特工吧?”

    “我不是特工,我就是一个流氓,一个好色的流氓,当然不是什么女人都去找的,为了自己的小命,我也不会轻易去找,更何况为了小命,我不得不多观察,对事情多留心一些。”

    陈敏在一边听着张天浩的说话,也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直接上前一步,大声地说道:“主任,他比属下专业多了。”

    “哦!”

    这让戴立感觉到有些疑惑,毕竟张天浩没有经过任何的培训,怎么可能如此专业。

    “没有什么专业不专业的,就是向那个被我抓来的日本人学的,反正当废物利用,至少让人在这条路上懂得多一些!”张天浩并没有隐瞒,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能力出处。

    “有意思,我感觉到你怎么像是天生吃这一行饭的。”戴立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对了,你似乎知道陈敏的身份,还知道我要找你?”

    “前者到是知道,毕竟陈小姐藏东西的手法有些不大专业,让我看到了陈小姐的证件,另外,我想,如果我到了南京,绝对是满地的敌人,特务处,党务处看不惯我的人太多了,毕竟我立的功越大,两处越是没有表现,那我得罪的人也便越多。”

    “而唯一不会对我产生威胁,甚至要我小命的便是两位主任,因为他们会高兴,而不是像下面的人,不办好事情,反而打击同僚。就像昨天战斗一样,三个多小队想要找我们麻烦。如果在西昌,我早就拿机枪把他们全部突突了。”

    张天浩脸上闪过一抹杀气,但很快便恢复过来,前后也只是几秒钟的事情。

    “那你在西昌杀我的人,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待!”

    “交待是有的,我想戴主任应该给我发一些精神损失费、辛苦费之类的,那样,便差不多有一个完整的交待了。”

    “呵呵,好啊,你在这里还这么说,真的不怕死。”

    “戴主任,这话说错了,第一,西昌这些人真的很无能,日谍都跑到自己家门里来,成了情报科的科长了,这也算本事了,日本人要我的小命,他们借你们的手想要拿下我。足足跟踪我一个多月。”

    “第二、我想,这些人受到上面的指令,要秘密对付我,如果我不反抗,那我的小命可能真的完蛋了。”

    “第三,这些人死有余辜,其中还是你们内部深度潜伏的日谍,除了情报科的科长外,还有一个日谍,我算是明白了,你们现在也是跟我们党务处一样,四面漏风。”

    “还有日谍?”戴立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毕竟他内部有日谍,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平时行动,抓日谍就是他们主要的工作,可现在却发现内部的问题是大大的。这不得不让他感觉到头痛。

    “看来西昌站还是有很大的问题啊!”

    “不,是你们总部有很大的问题!”

    说着,他便把那个化名韩欣欣的日谍口供直接拿了出来,放到了戴立对面的桌子上面,淡淡地说道:“我想,这一份口供,是我私人做的,到了南京,有七成可能要见到戴主任,算是一个见面礼吧。”

    戴立一听,又是一惊,然后便拿起桌上的几张纸看了起来。

    “对了,主要是我不想审,要审,可能还会再审出什么东西出来,但没有必要了。”

    “*,该死,全特么的该死,竟然如此,竟然如此!”

    毕竟上面的内容并不是很多,也就是几张纸,可却相当的吓人。

    除了另外两个日谍名字外,便是一个让戴立都感觉到有一点儿头疼的,便是一个叫狸猫的计划。用一部分人替换了一部分人。

    “这件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也只是知道这个计划,其他一概不知,也没有心思去追杀,所以,只能交给戴主任动手了,这样的见面礼,应该赏一些精神补偿吧!”张天浩淡淡的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