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也不由得心头冷颤,毕竟这样心狠手辣之人,竟然如果的杀伐果断,怪不得昨天晚上,他发现两具人形,原来是这样的。

    “老钱,兄弟我给你活路了,现在我交出来吧,我们还能好好的说话,不然,你马上便知道了,死有时间简单,有时候却很难,真的。”

    “唔唔唔!”

    显然那个老钱并不打算告诉他,让对方很不满意,接着,整个房间内又传来了阵阵痛苦的声音。

    张天浩呆在窗外静静的听着,甚至想要知道一些什么,可结果却是什么也不知道,也没有听到,除了那两个人低声地询问外,便是老钱的挣扎声。

    “先生,死了!”

    “死了,真是废物,到死还不肯说,一会儿扔出去喂野狗算了。”

    “好的!那接下来,我们去找谁?”

    “除了新上车的,或者是下车的,或者是除的,现在还有九个人,加上那几个党务处的,也只剩下14人了。”汉斯淡淡地说道,语气之中明显对于剩下的人抱有敌意。

    “对了,还有你们乘警之中,可能还有老钱的人,他一定是把东西交给了谁,你想想看,他跟谁关系最好?”

    “老钱这个人一向不怎么爱说话,而且与他人关系并不好,跟谁关系最好,我还真没有看出来。”另一个声音犹豫了一下,才缓缓的说道。

    “他跟所有人关系都不好?”

    “是的,先生,他这个人性格有点儿孤僻,没事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画,真不知道他的画有什么好看的。”

    “你蠢,你不知道他的画有问题吗,可惜画后面的东西不见了,一定是秦皇剑,该死的家伙,真是气死了!”密尔逊直接不满的骂了一句,然后便看到了窗户被打开。

    一具尸体直接被人从车厢里面扔了出去,甚至没有一丝的犹豫。

    “好狠!”

    张天浩的心里对于这些人还是相当愤怒的,如果有机会,他绝对不会让这些家伙好过。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对了,我总感觉到罗先生的两个女人很可疑,要不要抓来问问?”

    “今晚便算了,如果没有抓到,那明天晚上便抓来问问,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对了,先生,那位罗先生有没有可能是拿走剑的人?”另一个声音立刻在房间内响起,同时房间的灯也开始关了起来。

    关门声也随之响起。脚步声也跟着渐渐的消失。

    “好家伙,真是狠。虽然你们无情,可我不能那么无情,这一次算是我还你们了。”张天浩的脸色有些不满的长叹一声。

    张天浩的身子继续向着餐厅的方向行去,通过那车窗,看到了两个乘警正在餐厅内吃着夜宵,甚至保罗依然坐在里面。

    而看到的白天那个服务员也在其中。

    而这两个乘警显然是站岗的两个乘警,现在吃东西,怪不得钱军被抓,没有一个人发现。

    看了看,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个保罗怎么有这么大的精力,整天坐在这里的,甚至他连自己的车厢都不去。

    “啪啪啪!”

    就在张天浩紧紧的贴在餐厅外面的时候,便听到了车尾的地方传来了大量的枪声,使得他的神色也为之一震。

    “枪声,有人劫车,还是想劫后面的黄金?”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便紧紧的贴着车厢外面不动了。

    同时,便听到餐厅内本来还在吃饭的两个乘警立刻放下筷子,拿起枪便向着车尾的地方奔去。

    而那个服务员也是一样的,从柜子下面摸出了一把手枪,便跟着冲了出去,唯独那个保罗从在那里不动如山。好像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哒哒哒!”

    就在这时,后面开始响起了机枪的声音,无数的火光在后面亮起,明显变得更加激烈起来,特别是车顶上,好像无数的人正在对着后面开枪。

    与此同时,火车车道两边也不时响起了枪响,一个接着一个的步枪发出的火光在的后面更是一闪而地。

    “我的天,这里至少也有超过三百人吧!”

    他虽然穿着黑衣,黑裤,可是看向一边开枪的射击点,粗略计算一下,便是感觉到有点儿头皮发麻。

    这一边是三百人,加上车顶还不知道多少人呢。

    就在他担心的时候,餐厅东边通向餐厅的门也被人撞了开来,一伙蒙着脸的大汉,手拿着手枪,也有拿着步枪的,直接闯了进来。

    手中的长枪直接指向餐厅中的保罗,便听到几声枪响,打到保罗所在的位置那边。

    “*you!”

    就听到了保罗大骂一声,然后便又听到了桌子被翻过来的声音,以及保罗的还击声,一时间,整个餐厅内也是枪声大作。

    而张天浩呆在车窗外面,根本不敢露头,甚至动也不敢动一下。

    “*,you……”

    保罗虽然大骂,可枪可不给他机会,又是一阵的枪声响起,以及拉枪栓的声音。

    “冲过去打死他,快点,前面的兄弟还在等着我们!”

    “冲!”

    保罗此时那叫一个狠啊,他完全是受到了无枉之灾,他在这里喝咖啡,结果便遇到了劫匪,他狠不得把这些人全部给杀了。

    可时间不允许,甚至不允许他在这里多呆半分钟。

    立方顶着一张桌子,向着后面退去,而且他本来就是在后门的地方,手一推,便已经转到了后门后面。

    “打!”

    虽然保罗有手枪,可面对十几个人,十几把枪,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很快,便退到了出去,而且密尔逊所呆的房间里面,也就是四号包厢。

    就在他刚退走的时候,便听到了阵阵玻璃被枪打碎的声音,甚至还听到了大量杯子以及碗杯的碎裂声。

    这一伙人立刻冲了后面,向着后面冲了过去,同时也不知道是那个土匪,直接摸出了手榴弹,对着保罗的房间内扔了出去。

    爆炸声在车厢内响起,即使是张天浩听得也是心头直跳。

    他悄悄的伸出头来,看向餐厅内。

    此时因为这一伙人冲进来,早已经乱成了一团,桌子倒了,凳子倒了,甚至吧台了不知道被打碎了多少的东西。

    但此时却一个人也没有了。

    张天浩轻轻的推开窗子,然后再次检查没有人的时候,直接跳了进去。直接跳到了保罗所呆的地方。

    保罗这里是一个皮沙发,与其他地方一样,只是上面多了不小的小孔。

    那是子弹打出来的孔洞。

    他直接掀开了沙发,然后便看到了沙发后面出现了一个文件袋,被一个东西紧紧的贴在上面。

    张天浩二话不说,直接把它拿下来,收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又开始检查这个沙发以及里面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可是沙发里面还真没有东西,他立刻把目光投向后面的墙上。

    看着墙上,他又仔细的看了看,还是什么也没有。

    “不对啊,这里可是最好藏东西的地方了,怎么会没有呢!”

    张天浩不由得一愣,然后把目光放到了餐厅的吧台这边。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还是没有任何的东西,整个人便更加郁闷了。

    “那里……”

    突然,他的目光一凝,因为他不远处的一个沙发中间,竟然露出了一个金属的质感东西,而其他的沙发枪眼之中都没有。

    他一个健步走过去,然后立刻用力一撕,一把长条形的东西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双眼不由得放亮。

    右手一把,便感觉到一股重量从手中的长条形东西传来。

    “剑,竟然没有想到,直接藏在这里!”

    张天浩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的,直接藏在一个椅子当中,如果不是这里被打破,根本看不出来,会藏在这里。

    他扫一眼桌号,13号。

    他不由得想到了老钱的那幅画正面下面的三个字,好像就是2.13,看起来,好像是公元月日,但他没有想到,这是老钱留下来的暗记。

    “好聪明的记号,又显得不起眼,又难以让人发现这2.13是什么意思。”他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

    “兄弟,把你手中的东西放下来,我可以允许你离开·”

    就在张天浩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的时候,便听到了他的身体传来了一个冰冻的声音,好像九幽深渊传来的声音一般。

    “不知道兄弟什么意思,我就是在这餐厅里玩的,有那个必要吗?”

    “呵呵,兄弟也是明白人,又何必呢,你说对不对?我其实早已经发现了你的行踪,只是没有想到还真是被我发现了。”那个声音再一次传来,而且身后还传来了淡淡的脚步声。

    “不就是一块破木头吗,兄弟要,给你便行了!”

    张天浩并没有多犹豫,而是直接把剑向后递过去,本来速度很慢的,可是他突然加速,同时整个人身体向左边退出。

    同时就听到了一声枪响,那子弹几乎是贴着张天浩的头皮打过去的,甚至他的头发都被打了一小片。

    吓得差点儿都叫起来了。

    同时那向后撩去的剑也直接横切而过,那本来只是一层布包着的秦皇剑直接破布而出,然后直接扫中了对方。

    而张天浩的身体更是一矮,手中的剑顿时感觉到一点儿阻力,让他知道他做了一个无用功,并没有伤到对方。

    而且他的身体后背直接作地,右脚猛的向后踢去。直接踢到了对方的握枪的手上。

    喜欢谍云重重请大家收藏:()谍云重重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