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而是在那椅子上足足睡了六个多小时,他才恢复了一丝的意识。

    听着外面火车铁轨发出的一阵阵轰鸣声,他马上便明白了,他中了人暗算,虽然别人不相信他受了暗算。

    可他自己清楚,一杯咖啡竟然把他喝趴下了,这也太扯蛋了。

    最主要的是,他可是知道他的身体与别人不动,看起来并不强,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身体有多强,毕竟他这具身体有着自己家传的武功。

    秦玉香也跟他坦白过,他的身体中有着情蛊,对于抗毒性之强,一般的毒素都有一定的抵抗效果。

    他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静静的躺在那里,放风心思开始听着四周的声音。

    “先生,那个乱党的箱子再也找不到了,我想,我们这里可能还有乱党的同伙!”一个声音也直接传入了张天浩的耳朵里。

    虽然声音有点儿小,可张天浩还是能分辨得出来,那是五个党务处的人中的一个声音,就在那天进攻那个红党车箱的时候,他听到过他的声音。

    “不错,我们收到的汇报,是两个人一起上车的,现在还有一个没有找到,一定是藏起来了,再查,一定要排查出来,是谁拿走了那个红党的行礼?”

    “是!”

    “我们已经查到了,整个单独一个人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其中一个是徐站长的,一个是张副站长的,只是张副站长好像用了化名,我们不认识,要不要请他们帮忙!”

    “不用,乱党的自律性很好,徐站长就别去打扰了,还有,把目标放在单独的人员身上。”

    听着这些人的说话,张天浩马上便明白了,他拿走了那红党的行礼,甚至放了一把火,把方茹的东西全部给烧了,结果让他们怀疑车上还存在着问题。

    他感叹一声,只是他并没有时间去后悔,毕竟做了便做了。

    ……

    “该死的,每一次来汉口,真是累死了,坐这样的火车,苦死我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了张天浩的耳朵里来。

    那声音之中满满的抱怨之声,仿佛整个餐厅内都是被这种抱怨还掩没了。

    “夫人,有我陪着,旅途一定不会羡慕的,不是吗?”

    “哼,要不是你,我会出来,最主要的是,我不想看到那个老不死的,竟然在外面包了小三,连家都不要了,我凭什么守着他。”

    “夫人,夫人,小声地一点,别让人听去了,这样不好,至少是传到了老爷耳朵中,我们不死也要脱层皮。”

    “没胆鬼!”

    “是是是!”那个男声不住的向那个夫人不住赔礼起来。

    ……

    “达令,你说我们这一趟能完成任务吗?这一趟采访,让我们都跑到成都这个该死的地方,那么远,我全身都快要散架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之中。

    “我们这是回上海总部述职,上面一定会对我们的工作满意的,毕竟我们的工作还是很有成效的,不是吗,只是这一趟路上好像有点儿不大友好!”杨华小声地劝着一起吃饭的小瑶。

    “都怪你,非要申请到这该死的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工作,真是被你气死了。”

    “亲爱的,都是我不好,请你见凉,真的是我不好!”

    “这一次回上海,一定带我去最好的珠宝行买一条项链,否则,我再也不会回去来,每一次来一趟,都是一种折磨。”

    “好啊,我一定买!”

    声音还是虽然不大,但还是可能让别人听到。

    只是两人离张天浩不远,让张天浩还是听到了他们小声咬耳朵时一字半音的。

    什么“乘警室”,什么“乘警”,还有什么“老钱”……

    显然这个杨华记者,不对,叫川本的日本人也查到了老钱那里,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那里已经空了。

    张天浩躺着动也没动,好像睡得很熟一般,只要是一些见过世面的人,都会发现张天浩被人下了药。

    不然也不可能从上午睡到了现在,连一丝睡来的迹象也没有,甚至没有看到他动一下。

    能混到现在的程度,或者是专业人士眼里,一眼便能看出来的。

    ……

    整个餐厅内来一波,马上又消失一波,似乎这里的人都不愿意跟其他照面似的,显然他们在餐厅内谈话,比起房间内还要安全一些。

    毕竟包厢并不大,防止隔墙有耳,毕竟包厢的隔音并不好,在这个房间内办一些男女之事,那么隔壁必定会听到一些动静,虽然不大,但如果贴着墙听,还是很清楚的。

    而在餐厅内谈话,显然可以看到更多的地方,别人一来便会知道了。

    ……

    “保罗先生,这样找下去,好像没有任何效果,再有两天便要到南京了,那把剑虽然在一等座车厢内,可这面积也太大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查出来!”那个服务员也是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

    “是啊,保罗,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把文件送过去便行了,至于剑,如果能找到更好,如果找不到,那真的没有办法,毕竟这车上已经少了三四个人了,再少下去,会很麻烦的。特别是那些中国乘警……”

    “是啊,现在他们已经怀疑我们了,虽然我已经把尸体都处理了,可难免会留下一些把柄。”汉斯的声音之中也带着一丝的疲惫。

    “各个房间,我们都已经查了三遍,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甚至那些乘警都不愿意配合了。”

    “是啊,我们最多再找一天,其他的便不能再下手查了!”密尔逊小声地说道,“现在这些乘警都开始在两头站岗了,显然他们也发现了一些迹象。”

    “我知道,只是我知道这个*便要出现了,可偏偏这个答案如同雾里看花似的,就等我们揭开迷底了。”保罗声音平静的说道,“难道你们不想揭开这个迷底吗?”

    “我真的很期待这个答案的出现。”

    “我也是!”

    ……

    “我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汉斯他们这样一组人?”一个德语声音从他不远处传来,虽然声音很小,好像故意压低一般。

    “是啊,我远远的看过他,没有想到,他们这中央情报局的人也出现了,看来更有意思了,不知他们是不是我们一样,目标是那份军购计划那批黄金?”

    “这个便不知道了,但十有*是这样的,毕竟这一次军购计划,动用了大量的黄金来交易,我可不想这批黄金落到他们的手上。”

    “嗯,但愿他们的目标跟我们不一定,否则,即使是他们,我也不会气的。”

    接着,这两个声音也小了下去。甚至传来了喝咖啡的声音。

    张天浩听着两人那细小的声音,让他的眼睛一亮。

    “黄金,怪不得他们的车厢后面挂靠了一节车厢,上面还有不少的军队,原来是运送黄金到南京的。能动用火车运送的,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不由得更是好奇了。

    这一趟火车可能真的很热闹,而且热闹到了连他都没有想到的地步。

    还有,保罗三人竟然不是所报的身份,而是中央情报局的,让他感觉到更有意思。

    ……

    “小玉啊,这一次,你去南京,你将要嫁人了,你可不能再像在家里那么任性了,到了夫家,一定要听夫家的话,知道吗?”

    “妈,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把我送到去嫁人,我才不嫁,我才不嫁,我要在家陪着妈妈,真的,我不想嫁人!”

    “瞎说,那是你爷爷跟人家指腹为嫁的,你想让你爷爷丢人吗,而且现在人家是什么身份,而你爷爷是什么身份,人家还不一定能看上我们家呢!”

    “看不上才好呢,我们家又不靠他们家养活,不就是当了屁大一点小官吗,我们家要赶着去巴结人家吗,妈,你这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啊!”

    “瞎说,我听说,人家也是一个不小的军官,年轻有为,你知道吗?”

    “我才不想嫁给他,我还不如嫁给子祥哥,我不想……”

    “以后别瞎说,被你夫家听到了,还以为我们家没有家教,没有教好自家的闺女呢,你真是气死妈了,真是被你气死了。”

    ……

    张天浩下午半天,他都没有起身,而是动也没动的躺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张家长,李家短的事情,甚至听到了各个方面来人,而整个餐厅,几乎经常有人在这里商量事情,虽然声音小一些,可也是让他知道了不少的消息。

    虽然有不少人看到了张天浩睡在那里,要么就是无所谓的,要么便是有人发现张天浩状态不对,被人下了*的。

    只是他的心里却如同翻江捣海一般,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各人的目的也各不相同,基本上分为五类,一是纯粹的乘,但这种人只是有点儿少而已。

    第二便是打秦皇剑主意的,毕竟秦皇剑是国宝。

    第三便是打黄金主意的,至于有多少人,张天浩不知道,但他知道至少两波人。

    第四类便是抓红党的特别处,他们不时盯着这里的乘,想要看看有没有红党的同伙。

    至于第五类,张天浩也没有看到是什么人,毕竟这些人来干什么的,他根本不知道。

    喜欢谍云重重请大家收藏:()谍云重重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