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汉斯也是一脸的怒气,同样他也失去了再吃饭的兴趣,坐在保罗位置的对面,声音之中多了几分的阴冷。

    看到两人外国人心情沉重地离开了餐厅,其他人虽然好奇,却也是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但声音却少了许多。

    甚至连张天浩也没有兴趣去说笑了。

    只是他坐在那里,一边吃饭,一边用眼睛的余光,不时扫过那最后的车厢通道,看着他们消失在通道之中。

    “发生什么事情了,让这保罗的脸色变化?”

    扫一眼餐厅内吃饭的人,只有十三个人,到现在已经死了五个,两个日本人,一个钱宝材,一个中年人,还有那个青年人,而逃走一个土匪。

    至于一等车厢里又上来的几个乘,张天浩还没有去注意,毕竟每过一个站,可能都会有人上车。

    而现在整个餐厅内又多了几个陌生人。

    “咦,那个上校团长呢,好像也没有出现,难道下车了吗?”

    张天浩看着车厢里的人员,有些疑惑起来,但马上也明白过来,这是火车,有人下车不是很正常吗?

    虽然来了不少人,但整个包厢内,好像还是空着一些的。

    他也想到了,早上的时候,火车经过武昌,停站半小时,这一批人很可能是武昌站上的乘。只是一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场面,他心里却有些发寒。

    只是现在车上具体上了多少人,张天浩还真不知道,等到有时间,他会注意一下。

    “你过来,坐吧,吃个早饭,看你好像忙了一个早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天浩看着这上的一个乘警,也不由笑了起来,伸手一指。

    同时让服务员给他再来一份早餐,给这个叫韩忠的乘警。

    “唉,这一趟火车事情真的很多,竟然有人去偷了尸体,你说这不是没事干了吗,把尸体都给偷走了,尸体能有什么用处!”

    “刚才就因这事情把保罗他们叫去?”

    “谁说不是呢,谁让总站那里发来了通知,我们的一切配合这三个外国人,他们还算好的了,毕竟没有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要是他们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那才是麻烦呢?”韩忠也是摇摇头,抓起那块饼,直接塞到了嘴里,几口吞了下去,一碗稀饭,两口便直接喝完了。

    “走了,还要去忙,多谢罗先生的早餐!”

    整个吃饭加说话的时间,也就是不到两分钟左右,他便又带着自己的事情去前面的车厢检查了。

    张天浩吃了一会儿,也吃得差不多了,然后更是找来了两个熟鸡蛋在他的两只眼眶上滚来滚去。

    毕竟他这对熊猫眼也实在是不大雅观,即使是汉斯他们也是看得直笑话他。

    “走,到后面去看看,我想后面应该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张天浩看着汉斯,笑着说道。

    “没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有人偷尸体罢了,一个尸体竟然莫名的丢失了,真是让人感觉到意外。”

    “那随你了,我去看看这些乘警,他们也挺不容易的,服务员,给我打包三十五分早餐,记在我的帐上,算我请所有乘警吃早饭的,对了,你们也算上吧,差不多有五十份。”

    “那多谢罗先生了!”

    那服务员一听,也是一愣,然后便也笑着回了一声。

    张天浩在这几天里,可以说出手很大方,而且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得到了一些好处,都是张天浩带来的,自然所有人都对他充满了感激。

    很快,张天浩便提着早餐向着后面的车尾走去,那里的乘警室便在这里。

    “各位,这几天来受到各位兄弟照顾,今天我请大家吃早饭,虽然简单,以后有机会,一定会跟各位一起的喝点儿酒,到时候,请各位给一个面子。”

    张天浩直接提着一大堆早饭来到了乘警室,笑着给这些值班的乘警送来了早饭。

    整个值班室内人还不少,毕竟这里还有一些床,上面还睡着一些乘警!

    “罗兄弟,真是感谢你了,怎么好意思又让你破费了!”

    “是啊,罗先生,你真是太气了,我们也没有办到你什么忙,我们经常吃你的饭,还拿你的钱,我们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各位兄弟,罗兄弟够意义,等到罗兄弟下一次再坐我们火车的时候,我们请罗兄弟喝酒,如何?”

    “不错,好酒没有,但一般的酒还是有的,只要罗兄弟别嫌弃了!”

    不少乘警一看张天浩如此气,也不由得大声地叫了起来,一边气,还一边接过早饭,毕竟他们正常的早饭,可没有张天浩还来的丰盛。

    “各位兄弟,太气了,我这个人,最喜欢交朋友,从现在开始,我们是朋友了。大伙来吃吧!”张天浩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招呼这里的乘警开始吃起来。

    而张天浩也没事的在乘警室内转了起来。

    “罗兄弟,我们这里可是没有什么好看的,除了我们兄弟外,其他什么也没有,罗兄弟想看便看看吧。”

    “是啊,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呆在这里,人都会被熏死的,哈哈哈!”

    “各位兄弟说错了,你们这里最安全了,虽然空气不怎么好闻,但兄弟我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过去为了过上一点好日子,什么苦没有吃过,拉车的,卖烤红署的,睡守牛棚的,这不,后来发了一点儿小财,日子才好过一点吗?”

    张天浩也直接笑了起来,然后一边招呼一边向着里间走去。

    里间的确是相当难闻,三四十个乘警睡在这里,特别是快入冬了,空气真的不大新鲜。

    他看了看,便看到一张画像出现在一张床的上面,不由得一愣,向后面正在吃的乘警招呼一声。

    “我先感受一下兄弟们的床跟我的床有没有区别,如何?”

    “我说罗兄弟,你说笑了吧,你的床上可是有两位娇滴滴的美女,我们这是算什么,臭男人一枚,哈哈哈!”

    “兄弟,随便你体验了,我们先吃,吃过便去值班!”

    “是啊,好好的感受一下,一会儿你便会逃回你的床上搂着美女,哈哈哈!”

    张天浩也跟着嘿嘿的笑了起来,便转身向着一张床的方向而去。

    在离开这些人的视线之后,他的手上立刻摸出了一副白手套,快速的带到了手上,然后便伸向那副画。

    轻轻的拿起画,便看到了画后面一块木板被撬过的样子,手指轻轻的一拉,那块盖着的木板便被拿了下来。

    “这是……”

    看着里面有一个暗槽,长达一米多,可是里面什么也没有,不要说剑了,甚至连一丝痕迹也没有。

    他顿时有些傻眼了,但他的动作很快,又立刻把木板给盖了上去,同时快速的把画挂好。便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他立刻把双手*衣袋里,装着看那副画的样子。而且还是一副相当好奇的样子。

    从他进来到打开,再复原,整个过程连半分钟都没有,外面的人便已经走进了房间,走进来的是一个乘警。

    而张天浩手放在衣袋之中,然后便是快速把手套拿下来。

    “我说罗兄弟,你不是想感受一下吗,怎么看起了画?”

    张天浩头也没回,只是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副画,表情有些怪异地说道:“我说,兄弟,你们这里全是大男人,你不觉得挂一个大男人的画有些碍眼,虽然是一个老头在钓鱼,可是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不换成一个美女的画呢。”

    “我记得我南京上海有不少的美女画的,甚至许多戏原门口都有卖美女的画的,可你们的爱好,实在是让我有点儿不大适应。”

    “啊,罗兄弟,你也有这种感觉,这是老钱干的事情,我们想要拿下来,他还不让我们拿,他非说增加一些意境,我但他便是脑子进水了,美女的画不挂,非在挂这么一个男人的画。”

    那个乘警也是一脸的鄙视,甚至语气之中还带着一丝的不满。

    “我说怎么一进房间,便感觉么有点儿格格不入呢,原来你们也有这种感觉,真是奇了怪了。老钱一看也不是这样的人啊,他怎么会喜欢这种调调呢!”张天浩一边笑着一边坐到了其中一张床上,半躺了下来。

    “不对,如果说美女,还好说,躺在这里,真是有点儿碍眼,看着都有点儿心烦,甚至睡觉都可能不那么开心了。”

    就在他说的时候,又有几个乘警走了进来,听到张天浩的话,也是一脸的无奈,也纷纷笑了起来。

    “美女,谁不喜欢啊,可惜……”

    “是啊,我们可没有罗兄弟这么好的福气,只是这个美女是不是有点儿太凶悍了。罗兄弟真是宁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哈哈哈!”

    “也只有罗兄弟这样的人,才能赢得美女的喜欢,你看我们这样的大老粗,那里有美女投怀送抱的。”

    一个个一边说,一边完全是羡慕张天浩,毕竟在火车上还能遇到两个美女。实在是有些让他们意外。

    其实张天浩又何尝不知道呢。

    只是他现在有苦说不出来。

    如果方茹在他通知后,还不能出现在他的房间内,那才叫麻烦呢。

    至于陈敏,那是一个意外,跑到他房间来,完全是自找的,也只能说她运气比较背了。

    喜欢谍云重重请大家收藏:()谍云重重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