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的确,上一次抄家得来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而他真是穷得快叮当响。

    现在的他正想着方法去找钱呢,可钱是那么好找的吗?

    “这一段时间,你在家里训练吧,好好的练,你各个方面都不成熟,无论是指挥还是其他情报,伪装,都差得远呢。”

    “一会儿,你跟在我后面,你盯我的梢,看看我是怎么做的?然后我再回过头来,盯你的梢,一定要做好伪装。”

    张天浩语重心常的开始教导秦玉香,他想把秦玉香培养成一个能独立指挥军队作战,同时又能做好谍报工作的一个人。

    甚至他已经给秦玉香设定好了,是一个专门的指挥员角色,毕竟秦玉香的目标很明确,她是要跟红党走的,按理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了。

    所以,张天浩和秦玉香两人都知道,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真的不多了。

    “对了,当家的,我怀孕了!”

    “怀孕!”

    张天浩突然听到秦玉香一句话,也不由得一愣,毕竟秦玉香怀孕这件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同时,一股喜欢之情从他的心底升起,他整个人都被这股喜欢之情给包裹起来,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有孩子,而且跟秦玉香一起的孩子。

    毕竟这个孩子来得有些太意外了。让他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接受,或者说是怎么收下这份厚礼。

    “多长时间了,你还跟着我们拼命的训练,你也不知道照顾一下自己的身子。”张天浩立刻反映过来,有些责怪的说道。

    “那下面关于体力方面的训练,你真不能进行了,其他的方面还可以继续训练,真是一个大麻烦,你是不是有点儿傻啊!”

    “我问过大夫了,大约有三四个月,再过一两个月,可能会让人看出来了!”她也是一脸的苦恼,秦玉香也没有想到她的孩子会怀孕的如此不是时候。

    “没事,不过,你可能要吃一些苦了!”

    张天浩知道她的想法:“过年后,我会把你送到老家去的,虽然阿姆她们看我不顺眼,骂我是一个刽子手,但对于我们的孩子,她们应该能接受吧!”

    “怪不得你不回你的老家,你也怕你阿姆他们骂你,那你还把我抢回来的!”秦玉香一听,也不由得咧嘴有些发笑。

    才刚结婚那会儿,她可以说是恨死张天浩了,不然也不会有上一次中毒的事情发生了。

    现在对于张天浩,她已经完全接受了,特别是现在的怀孕,更是让她多了一份说不出的感觉。

    下午半天,张天浩并没有再去多说什么,也没有去做什么,而是静静的陪着秦玉香坐在家里,说说话。

    “对了,你一个人在家,我有点儿不放心,一会儿,我还是去买几个丫头回来吧!”

    “你有钱吗?”秦玉香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天浩,眼神之中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钱,我不会到站里去借一点吗?”他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便刮了她一个鼻子。淡淡笑了起来。

    在这里,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也就是二十几块大洋而已,可想而知,他们是多么的可怜,而且这是西北那些地方贩卖过来的。

    形成了一定的市场,在西昌城内,也是有一个叫人市的,只是是一个暗市罢了。

    虽然整个政府下令不允许,可这又怎么可能禁止得了呢。

    “你看过那些人吗?”

    “看过,只是他们太苦了,太瘦了,也太可怜了!”秦玉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为什么把他们给卖了。”

    “为什么把他们给卖了,你以为他们想吗,还是一个穷字惹得祸,西北地区,一直是最穷的地方,又是灾年,人能活下来已经不错的了,卖儿卖女也是正常现象,特别是*十七年以后,那边更是严重得不得了。”

    对于这些消息,前身也关注过,但并没有在意,现在却有着不同的想法。

    机会,这便是机会,现在他没钱,等到他有钱的时候,这便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呢!

    ……

    第二天,张天浩直接去了城北军营,找了黄仁成拿了一万大洋,对于兄弟来说,根本不是一个事情。

    同时更是派出一小队保安团的士卒跟着他去了人市这样一个黑市。

    当他回家的时候,他的身后跟了一群从十一二岁到十七八岁的人,其中多是以女人为主,男孩子只有十几个,人数达到了五十人。

    这也差不多是他张府现在能容纳的极限了。

    “当家的,这些人买回来干什么,太多了吧?”

    “没事,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走,到时候,把他们放在家里看家也行,不然你以为呢。这一段时间,你正好带着他们训练,以后这些人便是我们家的仆人。”

    “当家的,这个好像有点儿不大好吧!”

    “买你说不好,不买,你也说不好,这些人一旦我们不买,你知道他们长大的后果是什么吗,那几个长得不怎么样的,别人没要,其他人再长开一些,你想过没有,她们会去那里?”张天浩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西昌城的内的青月楼,红香楼中的女子是怎么来的,他这个地头蛇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知道,等他们长大了,如果能找一个好归宿,还是让他们走吧!”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心里对于这一切有数,现在是乱世,把这些人训练出来,便是我们的家底。”只是马上他便担心起接下来的开宵问题了。

    看着手中只剩下的三千多块钱,两个月的伙食费,也只能算是勉强吧!

    看着张天浩一口气买这么多人回来,秦玉香马上便想到了一系列的问题,马上便苦笑起来,现在他们将面临最大的问题,便是吃饭问题,以张天浩现在一个月只有60块钱的工资,要将这么多人,那花的钱将是如流水,根本不够用。

    “全部给我按高矮站好,以后我便是一家之主,这位便是夫人,听到了吗,如果不听话的,相信你们也知道后果,这个不用我多说了!”

    张天浩看着站在他家后院中的五十人,声音并不大,但声音之中却带着无比的威严。眼神扫过下面的所有人,更是一股凶悍的目光扫过。

    “家主好,夫人好!”

    “在我家里,第一要听话,叫干什么,那必须干什么,没有任何的讨价还价的余地,你们的要求便是服从,再服从……”

    就在张天浩在家里*这些人的时候,整个西昌城内许多人都知道了张天浩一口气买了五十人的伟大壮举,毕竟买人口去看家护院的人,可这种光是买去养着,或者是去培养的却不多。

    毕竟用处不大,而且现在养的人,价格也不是很高,只有三十多块钱便可以买来的。

    甚至连徐钥前听到之后,也是有些发懵,根本想不到张天浩此举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他大发善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