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生,擦鞋吗,我保证不贵!”

    “先生,要不要帮你擦一下鞋,保证您的鞋油光滑亮,照见人影!”

    “馄饨,馄饨,一碗馄饨,包你吃得热乎!”

    “香烟,上海的刀牌香烟,来不一包,只要八角,八角,不贵的。”

    随着天色越来越高,整个悦来栈外面的叫卖声也越来越多,人也是越来越多,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便是西昌政府所在地。

    一下中午的这个时候,便会有不少人出来吃饭,或是叫上一碗馄饨,或是吃上一碗热汤,那滋味,别提多舒心了。

    突然,小沈的目光一凝,因为在他的视线上,却发现一个人正缓缓的走了进来,那个人便是他的另一条线上一个情报人员。

    “王峰!”

    小沈看了看天空,才发现时间差不多也有十点半的时候,按理说,这个时间不是吃饭时候,可整个悦来栈也不是酒楼,人员好像有点儿多了一些。

    “兄弟,你的馄饨多少钱,能不能便宜一些?我也来一碗!”

    “一块钱一碗,要不要,不要便滚!”边上这个卖馄饨一看小沈要吃馄饨,先是一愣,然后竟然跟他讨价还价,立刻不满的低声喝斥起来。

    “一块钱一碗,这么贵,你这是金子做的吗,真是的!”小沈不满的喃喃念叨一句,然后摸了摸肚子,传来了阵阵的响声。

    “唉,还是要走回去吃饭,真是的!”一边说,一边苦笑着看了看边上的馄饨,不由得吞了吞口水,然后拿起身边的水喝了起来。

    几大口水喝下去,他才感觉到全身好像恢复了一些力气一般,重新坐在那里叫起了生意。

    就在他不远处的一个小楼上,徐钥前坐在窗前开始喝起了茶,只是他的脸色却极为难看,不时看看手表。

    “站长,我怀疑我们上当了!”

    “不可能,内部人员发来的消息,不可能错的!”徐钥前有些不满地说道,只是他连自己都没有办法说服。

    “我怀疑这是红党给我们设计的一个圉套,想要找出他们之中的叛徒,一旦真是这样,那么,王峰他可能便已经暴露了。”

    “我们再等五分钟,如果他暴露了,那么,这里一定有红党,而且一定在不远处盯着他,给我看看这里有没有离开。如果离开的,那这个人很可能是红党之人。”

    “站长,这里人来人往,根本没有办法查,而且我们的人手只有一小队,根本排查,要不要把站里的人都调过来。”边上的那个人小声地劝说道。

    “唉,终日打雁,还是被雁啄了眼,这个王峰没有任何的作用了,叫他到站里,加入情报科吧!”徐钥前叹了一口气,毕竟这一次的行动,整个站里只有他知道,而行动的人全是暗队中的人。

    时间悄悄过了五分钟,而对面的王峰坐在那里,根本没有人跟他接头,甚至坐在大厅中喝茶的人,也只有他两三个手下,再也没有其他人。

    至于前来住店的,或者是退房的到是有好几个。

    “该死的,我们这一次可能遇到了对手了。”他脸色阴沉得可怕,甚至他都想拔出枪把那个王峰给枪毙了。

    “回站里!”

    看到再也没有人出现,他的脸色也是一沉,便向着楼下走去,很快来到了数百米外的司机那里。

    ……

    “感谢张副站长,今天又让兄弟们好好的吃了一顿。”

    “张副站长还是体谅兄弟们的苦,大家以茶代酒敬张副站长,如何?”

    “好,我们以茶代酒敬张副站长一碗!”

    张天浩也站在食堂里面,大声的对着所有人说道:“感谢兄弟们的支持,我要这个人是粗人,全靠兄弟们支持才做到了这个位置,在站长的带领下,才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我们这一碗敬站长,来,喝!”

    “敬站长!”

    所有人都知道张天浩是什么意思,自然也明白张天浩这么做目的是什么。

    “这一段时间,大家起早贪黑,吃的苦,不要说你们,便是我也是一样,我别的本事没有,只能请兄弟吃上一顿好一点的,至于酒,等以后有机会,我请兄弟们喝,而且一次性喝个够。

    只是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红党比较活跃,我们没有抓到红党,这便是我们最大的失职,所以,今天请兄弟吃饭,还有一个目的,便是拜请兄弟们留意一下,一定要找出红党,为我们西昌站,我们站长,为我们自己争一口气。要让特务处的人看看我们党务处可不是饭桶,他们是专业的又如何,还不如我们呢,对不对?”

    “对,张头说得对,我们一定要特务处那帮*看看,我们党务处也不是泥捏的,我们虽然出身泥腿子,但我们的能力不比他们差,我们要用我的行动打他们的脸,把他们的脸打得啪啪作响。”

    “张头说得太对了,我们一定用实际行动打得他们的脸啪啪作响!”

    “张副站长这个想法太好了,用我们的行动打他们的脸,这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我喜欢张副站长的提议,干了这碗!”

    全站除了两个守门的和办公室值班的,其他都被张天浩安排到食堂来吃饭了,连两个大厨加两个帮工也是一样,至于两个守门和值班的,自然有食堂的人为他们准备好送过去了。

    “张头,听你家的女人是你抢来的,你怎么想到早早结婚的,是不是太早了,这样下去可不行!你竟然为了一棵树而放弃了速算森林。”

    “是啊,你说说吧,你怎么投降你现在的婆娘的,没事便往家里跑的。”

    “哈哈哈,我们张头也是遇到了他的克星了,竟然被人家一个姑娘克得死死的,哈哈哈!”

    一时间,整个大厅内,所有人都不由得笑了起来,特别是打趣起张天浩起来。

    只是张天浩也不恼,依然一脸笑容的说道:“什么叫克得死死的,兄弟我先找一个稳下来,至少没事回家有人暖床吧,这多好,要想了,再去找几个,这样在家里彩旗不倒,外面红旗飘飘,多好。”

    “张头,我这里一道宫庭密药,要不要我支持你一下!”

    “对啊,张头,我这里有美国进口货,听说效果不错,要不要我送你。”

    “我也有,我听说三里铺那里有一家不错,他们家专门做这种密药的,卖得不错,不贵,我帮你买二斤回来,如何?”

    “哈哈哈!”

    “哈哈哈!”

    “全特么的滚,老子强得很,吃菜都堵不住你们的嘴,真是气死了、看来明天要让你们两人去打大街,听说红党藏在扫大街之中。”

    “对了,我听说掏粪队也缺人手,听说他们里也藏着红党,我安排你们几个去正好,这样你们可以打入基层,俯下身子,可以好好的查查,说不定有人会怂恿你们去参加什么红党呢,你们可乘机打入进去,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