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屁,是我得罪他们,怎么可能,我这小身板,敢得罪吗,我不过是杀了两个杀手,那里是什么二处的人!”张天浩脸色不变,神情好像并没有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兄弟,你还是要小心一点,那帮人报复心可强了,我们西昌这里没有几个日谍,现在被你抓了,他们的面子不要了吗,你把人家杀了,还把那个姓韩的女的整得太惨了,他们一定会报复的。你还是小心一点。”

    张天浩一听,也明白,他们的消息早已经走漏了,而且走漏得太大了。

    他同样也明白,整个西昌站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消息可以隐瞒的,想瞒也瞒不住,全是漏风的地方。

    “老哥,我也是气不过,他们抓不到日谍,你说说,他们找*什么,他们有本事去抓红党啊,我们抓日谍,他们可以反过来将我们的军,没有想到,他们太下作了,暗杀都来了,长枪,还有在我的车子下面放爆炸,还在我的车上放红党的那个锄奸标语,做给谁看的!”张天浩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声音有些冰冷地倒起了苦水。

    “自己没本事便算了,可是却跑来找我的麻烦,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被日本人给收买了。如果真是这样的,那也太可怕了。”

    “老哥,不瞒你说,我虽然下手狠了点,可也是*的,真的。我也难啊,你不知道,我前两个月受到多少的暗杀吗,兄弟我命大,才逃过一命,如果再这样下去,我这份工作真的没有办法干了。本来便是提着脑袋,现在自己人也对我下杀手。我现在一出门,都有些怕了。”张天浩一边说,一边叹着气,脸上的愤怒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我也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始末,我听手下的人说,他们又在想方设法对付你,还有,你抓那个日谍,也很可能落入他们的手里,兄弟,你还是让他们一步,要不我请二处的站长一起来聚聚,你看如何?”

    黄仁成小心地劝说着,同时眼神之中更是充满了关切之意。

    “老哥,我也想啊,现在红党那边活动有点频繁,许多事情完全是千头万绪,现在他们给我添堵,你说我心里能开心吗?还有心思做事情吗?”

    “只要有老弟这句话,那兄弟我舍下脸面跟他们的站长联系一下,然后看看能不能摆上一桌,一起坐下来喝喝酒,把这事情揭过去。”

    “我也想,就是怕对方不肯,毕竟我的手段有点儿太狠了。”张天浩一脸的苦涩,甚至有些为难的看着黄仁成。

    说着,他不由得把头调过去,看向窗外,深吸了一口气。

    “不对,那是……”

    就在张天浩刚刚转过头去,便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脸,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老哥,跟我下去,兄弟我可能要立功了!”

    说着,他直接双手按住窗子,然后从二楼一蹦,整个人便从窗户跳了下去,飞快的追向刚刚走过的那个女人。

    黄仁成一听,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对着手下的侍卫大声地喝道:“快下楼,跟上我兄弟,一定要抓住被他追的女人!”

    说着,他目光直接盯着张天浩追过去的那个方向。

    张天浩在后面速度极快的向着不远处那个女人追了过去。

    与此同时,前面一个正在穿着一身学生装的女人也发现了身后的动静,转头一眼,便看到了张天浩从二楼向她这里追来。

    她本能的想要逃走,身体更是一动,可刚刚迈出的步子又收了回来,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

    就在她刚刚迈出不足五步的时候,张天浩已经追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便是一拉。

    “啊——”

    一声尖叫,便看到了她的头上那顶帽子被打飞,身体也不住的向后退。

    “有人耍流氓,有人耍流氓啊!”

    紧接着,她便飞快的叫了起来,立刻引起了四周行人的注意。

    而张天浩的脸色也微微一变,虽然他的名声也不好,可是他还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抢人的道理。

    “你站住,该死的,终于让我逮到你了!”

    他也立刻集中注意,对着四周的行人抱以一笑,大声地解释道:“全部让开,她是逃犯,该死的,站住,所有人全部让开!”

    “臭流氓,我不认识他,快来人,快救救我!”

    那女人看到张天浩这么解释。顿时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立刻对着四周的人开始求救起来。

    同时更是转身便跑!

    “逃,我都找你好几天了,你再给我跑啊!”

    张天浩一边说,手中的枪直接拿了出来,对着这个女人便试了试,大声地喝道:“我看你跑啊,你再跑,还能跑过我子弹快吗?”

    他狠狠地的指着这个女人大声喝斥道:“其他人全部让开,我们正在办案,全部给我滚蛋!”

    一时间,四周围观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向两边逃去,甚至有些担心的看着张天浩和这个女人。

    那女的一转身,也看到张天浩手中的枪,脸色也不由得大变,只是眼神之中多了几分的坚毅。

    可眼神之中,同样带着一丝的恐惧和闪避。

    就在这时,黄仁成也跟着走了过来,同时更是带着了一阵的护卫,看到了张天浩竟然拉着一个姑娘,也有些好奇起来。

    “老弟,这是……”

    “黄老哥,先抓走再说吧!如果是我们找的人,那我们又可以发一笔小财了。”

    说着,他便使了一个眼色。

    黄仁成一听,顿时明白过来,也跟着大声地说道:“原来是她,我还没见过,兄弟们,帮我带回去,哼,敢跑,我老黄什么时候让人跑了的。”

    不一会儿,一行人直接拖着这个姑娘直接向着军营方向而去。

    车上,黄仁成有些疑惑的看向张天浩,小声地问道:“老弟,你不会真打算把她抢回去吧,这可影响可能有点儿太大了。”

    “屁,我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

    “你就是!”黄仁成一点也不留情面的鄙视道,“如果你真想要,青月楼那里有才来的,虽然价钱高一些,但包你满意。”

    “屁,带回去检查一下,我总感觉到这个女的有点儿眼熟!”

    说着,他直接从车上拿出了那张画像,直接打开了放到了黄仁成的面前,让他看。

    “不对啊,怎么看起来有点像。”

    “化妆的,到前面停下来,用水帮她洗洗,看看是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