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立刻放下电话,走到了外面,对着外面的候群一队人大声地喝道:“一队人,全体集合,带上家伙!”

    同时,他更是向着徐钥前的办公室跑去,毕竟这是一次抓捕行动,必须在得到徐钥前的首肯之后,才能出发。

    虽然他可以不通过徐钥前,可出于尊重,还是要去打招呼,否则印象坏了,可真是坏事了。

    很快一队八人跑了出去,在候群的带领下,全部骑上了自行车,等着张天浩出来。

    至于汽车,他们这样的小站便算了,即使是有钱也不敢买。

    半小时,一行人终于来到了黄山路57对面的一个照相馆外面,便看到了两个警察正一脸焦急的等待着。

    “张队长好。”

    两人一看张天浩带着一群人直接走到了过来,立刻恭敬的上前打招呼道:“张队长好,各位长官好!”

    “行了,说说吧,你们昨天在那里听到的?”

    “张队长,我昨天晚上在巡逻的时候,发现走到了对面的杂货铺后墙的时候,听到了里面传来了轻微的嘀嘀声,足足响了好几分钟,不过,怕晚上……”那个黄明还想说什么。

    张天浩立刻阻止他们,然后看了看对面的那个杂货铺,看起来并不起眼,一个小小的杂货铺并不大,估计也只能混个暖饱吧!

    他又上下打量了一圈,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出来,显然这里的人如果真是敌人,水平绝对不会低,比起他们手下的二把刀,要好上很多的。

    “你知道这家的杂货铺什么时候开的?”

    “开快两年了,老板好像是从北边来的,来了都快了三年了,而且他家的杂货铺一直半死不活的,最多能养活一家人。”黄明立刻小声地说道。

    “而且他到今还是一个人住,听说他找过几个女人,可后来又过不下去,便再了没有人帮他介绍了。”

    “杂货铺便是他家的楼下的房子,所以,他除了交税外,基本上就喜欢一个人到处闲逛,十天有时有一半不开门,不过这两天开门便开得多了。也不怎么外出,喜欢一个人在家里。”

    随着黄明的介绍,张天浩也可以肯定了,这是日谍机关,毕竟各个方面都符合条件。

    他的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如果真的再抓到一个日谍,那他们这个西昌站可真要放大卫星了。

    毕竟西昌这个西南的偏远小县城,一下子抓到了两个日谍机关,可能说,全中国也是独一份。

    “去,你们两人先去把老板叫出来,你们四个立刻给我从两边转过去,假装去买东西的,等到老板出来的时候,直接给我拿下来。”他说着,点了几个队员,严肃地说道。

    “你和老罗,一个带一个队员,在两边接应,防止被他跑了。要活口。知道吗?”

    “拿下来的时候,同时给我冲进去,防止有人在里面,同时别让里面的人把电台或者是文件之类的给烧了。”

    张天浩看了看他们,低声地说道:“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

    “那好,行动!”他一挥手,八个人加上两个警察立刻散开来,分成几路向着杂货铺的方向围过去。

    他一个人半靠着车上,随手摸出了一根烟随手点了起来,同时看向这个照相馆,毕竟照相馆开在这个西昌县,也算是一个稀有的东西了。

    照相馆并不大,但里面也有好几张巨大的照片摆在那里,让人看得还是有一些明目出来。但他并没有去怎么细心追究。

    看似细心的照相馆,打扫得很干净,可是整个看起来,还是有点儿穷,面积也不大,但却给张天浩有一种熟悉之感。

    虽然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之感,让他多了一个心眼。

    他直接走进了照相馆,四周更是打量了一下,便看到了一个青年人小跑着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天浩。

    “先生,请问要照相吗?”

    只是当他看到张天浩的脸时,不由得身形一顿,显然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

    “不用,给我一个普通的相机,然后再给我三十个胶卷,还有洗照片的东西,我拿回去研究一下。”

    “对不起,先生,我们照相馆内没有多余的相机可以卖的,如果要胶卷,我们这里有一些,但不多,只有五卷。不知道先生要不要?”

    一边说话,他的眼神有些闪烁,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恢复了恭维。

    “看来老板是不会做生意吗,我就是随口问问,你很好吗!”张天浩也注意到了对方的不自然,也随意的打发起来。

    “那先生随意看,如果先生想要照相,请跟我说,我可以上门照相的。价格一定给先生最优惠的价格。”

    “行,你去忙吧!”

    说着,他伸出手来,想要与对方握握手。

    对方还是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来,与他握了一下,随后便立即松开,退回到照相馆里面的柜台后面。

    只是张天浩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转身便向外面走去,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眼神之中却多了一分的笑容。

    “真是有趣!”

    他的心里不由得作出一个评价,然后便没有什么多说,走到了他的车子旁边。

    当他抽完最后一口烟,然后把烟*狠狠的摔到了地面上。

    此时,两个警察已经走进了那家杂货店,与那老板正大声地叫喊着。

    “老板,这一次,你们的保护费还没有交呢,这个月要上涨了,听说东边打仗,大帅要加一点税收!”黄明还是一副那流氓样子的警察,大声地吆喝起来。

    “我说,易老板,你守着这个破店有意思吗,要不便卖了算了,也省得麻烦事情多多的。你看如何?”另一个警察也立刻劝说起来,好像是为他好的一般。

    毕竟这个杂货铺,也有人看上了,想要拿下来。

    “两位警官,不是我不想卖,而是我卖了,我吃什么,喝什么啊,真的,要不过一段时间再说,你看如何?”

    那个易老板声音有些哀求地说了起来,如果张天浩在这里,绝对会发现他的两个眼神之中满是不屑。与他的脸上表情完全不同。

    “行了,那跟我们走一趟吧!”

    “别啊,我是本份人,要不我请二位警官喝杯茶,如何?”他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大洋,递了过去。

    黄明一看,顿时脸色一板,大声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贿赂我们吗,你当我们是什么人,带走,敢公然贿赂我们警察!”

    “啊——”

    易老板一听,顿时有些懵了。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两个警察会如此大的反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