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推荐,求收藏,各种跪求)

    “小蔡,你先回去,不过不要乱走,随时被我传询,知道吗?”他又看了看小蔡,低声喝道。

    随着那家伙被押下去,以及小蔡离开办公室,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整个办公室,很快便找到了可能藏东西的保险柜。

    两分钟后,他一脸平静的走出了办公室,而原来的保险柜早已经空空如也。

    “该死的,一个小小的财政局局长竟然这么有钱,五根大黄法,四十三根小*,还有十五万法币,真是有钱!”他一边走,一边暗骂这个财政局长。

    这仅仅是他的办公室,至于他的家里,还不知道有多少钱呢。

    很快,张天浩一行人便押着这些人回到了三德中学。

    随着各路人马快速的抓捕,很快,三德中学里面的几间牢房便已经不够用了,虽然只有几位,可只有两间牢房。

    “队长,一个也不少,全部抓回来了,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带人一家一家的给我抄了,敢勾结日本人,出卖我们党国,没收他们大部分家产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对于这个的话,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双眼放光的领命去做事情了。

    而张天浩来到了审训室里,看着被吊在十字架上的费虎,竟然还在不住的骂着,而且还不住的指着他的后台如何硬。

    “二发,淼淼啊,看来我们的行刑房做得有点儿不到位,没有让人家舒服一下,还有力气在叫,这样下去,我们党务科的刑训房算什么,妓#院吗,还是酒楼,什么人都可以在这里嚣张的叫上几声。”张天浩的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费虎,目光扫过王二发和金淼淼两人,有些不善地说道。

    “我说,姓张的,你得了,你敢对我动手,看我出去不弄死你,你不要以为你是一个小小的副站长,便很了不起,你惹不起的我还多着呢,立刻放了我,快点。”

    张天浩一听,也不由得有点儿想要发笑。

    人嚣张到了进了党务科,竟然还想报复,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二发,别用鞭子,直接来一个老虎凳,这东西滋味不错,还有那个十指连心的,一并上了,对了,再找只羊,在他的脚底抹些蜂蜜,一并让羊舔舔。”

    “还有这个电椅,听说人坐上去,一电,很可能把人电成*,对于这个费局长,我们要格外的关照一下,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局长,面子还要给的,不能让人家表面太难看,不是吗?”

    “对了,不行,我们再烧上几壶开水,然后拿毛巾直接捂住他的口鼻,听说倒下去,相当的不错,毕竟一会儿喊累了,可以解解渴。”

    “对了,还一种特殊的刑罚,叫一柱擎天,便是找一根小儿手臂粗细的木棍,直接从那个口*去一尺左右,跟他玩玩游戏,听说把另一头固定住,然后在上面转圈相当的不错,有看头,也不会倒下去。”

    “最后吗,为了感谢我们这位费局给我们演出这么一出表演,再来一次竹叶青不小心咬到了我们的费局长,我们呆一会儿,才发现我们的费大局长已经完蛋了,我们去向站长请罪,据他交待,他是红党和日谍两面间谍,对了,好像还差一点,对,是手印,再按一个手印,便万事大吉了。”

    “这样吧,一家人全部抓起来,男的吗,杀了呗,女的吗,送到绣香楼去,费用低一点也没有关系,真的,以身赎罪吗,嗯,就这样做,很不错。”张天浩好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不时为自己的想法竖一个大拇指。

    甚至有地还不时点一下,让自己的想法变得更加完善一些。

    然后他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费虎,才发现费虎上下好像筛糠一般,不住的打着颤,脸色更是苍白如纸。

    不知何时,他的裤子竟然也湿了,双眼有些哀求的看着张天浩。

    心里不住的暗骂张天浩*,杀人狂,这样的恶毒办法都能想得出来,而且是绝子绝孙的那种想法。

    “你,你……”

    “还不动手,让我们的费大局长尝尝我们党务科的招待,如果不满意,我拿你们是问!”张天浩看他又想说什么,便大声地喝道。

    “张队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别给我动刑,别给我动刑。”

    带着一丝的哭腔,不住的求着他。

    “哼,一看也是装的,先来两道菜,第一道菜,老虎凳,然后找细一点的竹签,慢慢来,慢工出细活。”

    金二发二人一听,也明白怎么做了,立刻开始把费虎直接拖到了凳子上面,开始动刑。

    几分钟后,整个房间内开始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以及痛苦的求饶声。

    “队长,他晕过去了。”

    “几块?”

    “三块!”

    “特么的,真是一只扶上墙的烂泥,还充大头,来错地方了,把他浇醒,然后找细一点的竹签,给他来一两根,真当我们这里好进的吗?”张天浩立刻低声地吩咐起来。

    很快,整个房间内再一次传来了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费虎一边惨叫,更是一边求饶,连爷爷都喊出来了。

    重新走进审训室的张天浩对着二人挥了挥手,然后才到了费虎的面前,看着那已经痛得的脸,淡淡地说道:“说说吧,卖了多少情报给日谍。”

    “我招,我真的招!”

    说着,他直接把一些出卖的情报一口气说了出来,而张天浩更是在一边不时问了几句。

    “对了,你认识夏成锋吗?”

    “认识,他是你们情报科的。”

    “那你有没有跟他做过什么交易?他有没有的站里的情况卖给你?”

    “没有!真的没有!”

    “真是这样的吗?”张天浩立刻走过去,轻轻的踩在他的膝盖上面,冷笑地盯着费虎的眼睛。

    “有,有一次,张队长,轻,轻,轻点!”

    “到底是几次?”

    “两次,只有两次!”

    “那你给了多少钱?”

    “一百法币,一百法币!”

    “我们党务处的情报只值一百法币,看来,你还是不老实吗!”说着,他的脚下又加了一点儿力气。

    “啊——”

    一声惨叫,费虎差点儿整个人都痛得再一次哭了起来。

    “不是一百,我说错了,是一万,一万!”

    “那很好吗,我们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