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抱着他的胳膊,声音也是越说越小。

    很快,她竟然抱着他的胳膊睡着了,而且还发出轻微的劓声,让他都有些苦笑不已。

    自从张天浩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秦玉香算是每天都抽时间来做他的思想工作,想要让他加入。

    而他也只能是苦笑!

    他又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看了看干净的双手,便又是一阵的发愁。

    ……

    “报,站长,这是昨天的审训记录,只是两人最终抢救无效而死亡了。只是他们说出来的话,也跟着交待了一半。”张天浩拿着昨天的前天晚上的审训记录,直接送到了徐钥前的面前。

    对于这个结果,徐钥前早已经知道了后果,看着张天浩送来的审训记录还是相当满意的。

    在昨天早上,张天浩离开的时候,他也去了审训室,才发现张天浩审训起来,那叫一个残忍,两个人直接被打得全身血肉模糊。

    两人根本不成人形,死状极惨。

    这才有点儿符合张天浩以前的性格,他发现原来的张天浩好像又回来了!

    “天浩,现在全城都在找那个女人,我已经吩咐下去了,让全城通缉,出城的路口都设了关卡,按我的估计,这个女人一定还在城内某个地方,你从今天开始,把人分配下去,一家一家去找,也要给我找出来。”

    “是!”

    “对了,最近,我们电台发现一些异常的电波,估计便是红党的电台,你也给我找出来,我相信你能办到。”徐钥前严肃地看着面前的张天浩,大声地说道。

    “很可能这个异常电波,便是那个逃走的女红党所为!”

    张天浩一听,心里也是一笑,女红党,那是不可能的,女红党还在他家的床上呢。

    唯一一部电台也被他收了起来,不能随意向外发报,而且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她也不会去发报。

    想到了张思成交待的那个女人,他感觉到这个女人来历绝对不简单,虽然不知道是何方神圣,但绝对不是红党。

    “站长,我这去安排,一定给你抓回来,我到是要看看这个红党是什么人,被我们抓了一批,还有一批,真是没完没了。”他一脸气愤的抱怨道,甚至他的脸上都流露出了狰狞之色。

    “好,这事情,你多费一点儿心,去忙吧!”

    ……

    “同志,你好,我终于见到你了。”候鸟双手紧紧的握着面对人的手,大声地说道,“你们辛苦了。”

    “候鸟同志,这一次过来,我也是带着上级的命令,过来向你们求援了,我们的形势也是越来越严峻,形势对我们也是越来越不利。”这个中年人看着面前的候鸟,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我们,完全是缺药少弹,甚至连过冬的衣服都少得可怜,许多人到现在还穿着单衣,现在都已经进入深秋。我看看你们能不能帮我们搞一些布匹,甚至药品,粮食之类的。”他叹了一口气,语气之中也透出了更多的无奈。

    “现在国民党对我们的围剿也是越来越疯狂了,而且封锁越来越严重,许多的物资都进不来,我们又出不去!”

    候鸟看着面前的同志,也是苦笑起来。

    “我们找到两箱中药,可是想要运出去太难了,根本不大可能运得出去,而且外面的军队把守越来越严了,无论是布匹,粮食,药材,只要你买,多一点,都会被特务盯上。”候鸟看着面前的同志,虽然他很想去帮上一把,可实际上,他什么也做不了。

    “还你,前天晚上的接头,已经被特务给盯上了,要不是我们一个内部同志发现异常,冒着生命危险,发动了紧急信号,可能我们都会……”

    “那么说,那个小伙子*的便是你的人?”他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候鸟同志,严肃地说道。

    “是的,我们约在七点一刻左右到昌黎酒楼,可是我提前十分钟去的,准备在外面转转的,结果便发现了紧急撤离的信号。”

    “是这样吧,我也在发现那里异常,有人吵闹,才离开的,看来这一次我们得感谢那位同志了!”他认真的看了看对面的候鸟,也同样一脸严肃地说道。

    “是啊,她身敌营,以身伺虎,真是难为她了!”

    “以身伺虎?”

    “是的,不然你以为我们的消息得到容易吗,也不知道他暴跑了没有,还有,你们那里出现敌人的叛徒,所以,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找出叛徒!”候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至于药品,我现在每天按排人员,一天带上一包,甚至两包出城去,现在差不多有半箱药品运出去了。估计再有半个月,可能差不多了!”

    “能不能快一点?”

    “不能,我们的同志每天都要走上一圈,次数多了,便很可能会被发现的!大半个月,我们的电台也被人给偷了,现在我们特委也是相当困难,许多的同志为了筹集经费,都已经勒紧腰带了。”

    看着对面的红枫同志,候鸟也把他们当前的困难列了出来,最主要的是,现在到各地都要受到一定的限制。

    “看来,敌人为了对付我们,也是越来越疯狂了。”

    “是啊!”

    ……

    张天浩站在警察局门前的高台上,看着下面超过一百名的警察,他的脸色严肃地看着正在带队的他们。

    足足整了五分钟,整个队伍还是相当散乱,而且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帽子带得向后的,或者是歪着的,或者是衣服少扣的,也或者是腰带没系的,甚至还有一个竟然醉熏熏的,一幅没有睡醒的样子。

    张天浩几乎气得差点儿直接用枪指着这些人骂娘了。

    警察,这叫什么东西,除了一小部分人外,全是老爷兵。

    他直接掏出了手枪,然后打开了保险,对着前方的半空便是三枪。

    “呯呯呯!”

    连续三枪响起,便看到了整个吵杂的操场上顿时一静,所有人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发不出半点儿声响。

    “还有人讲吗,老子让你们讲,讲一句,赏你一个花生米,然后把你全家都抓到大牢里,判你是全家是红党,杀光你全家!”张天浩在全部静下来之际,直接便对下面的所有警察大声地喝道。

    “老子是党务调查科的,老子是刘大帅的人,现在你们给老子讲,是你们的嘴厉害,还是老子的枪厉害。还是你们一家人的小命厉害!”

    他扫视一圈下面的所有警察,杀气腾腾地骂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