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天要亮的时候,张天浩才拉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但他的脸上却流露出了淡淡的浅笑,毕竟他帮着秦玉香解决了一大隐患,这个隐患之大,甚至可能顾及到他的生命。

    他可是很在意自己的小命的。

    当他打开门进入后院的时候,连同秦玉香在内的十八个人已经开始训练了,在那一边灯火之中,所有人都默默的训练着,进行了一天之中刚刚开始的长跑。

    一个只有四百多米长的围墙边上,足够他们跑上一阵子的。

    看着他们一个个汗水早已经打湿了全身,便知道他们已经跑了至少有一段时间。

    “头(当家的)!”

    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开始检查他们的训练效果。

    “哼,你们这是热身吗,全部拿起自己的背包,每一个人都给我背上半背包的泥土,然后重跑,你们以为训练是闹着玩的吗,什么时候,每一个能背着一百斤的东西,跑出三十圈,才算过关。”

    三十圈,差不多十五公里,而且还是平地上,相对来说,还是太容易了。

    “还有,你们这是训练吗,枪,水壶,子弹呢,不是昨天已经跟你们讲了吗,枪是你们的第二生命,全特么的耳朵聋了吗!”

    “偷懒,是不是想把命给我偷没了,便开心了!”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充满了足够的威严,即使是秦玉香对他,也是一阵的心颤。

    “嗯,秦玉香,杨招娣,你们看看,你们两人最少,跟我来!其他人继续训练,不得有任何偷懒。”张天浩的声音再一次在场中响起,甚至带着阵阵的冷笑。

    秦玉香一听,顿时脸色一红,自然知道自己的当家到底想要干什么了,不由得一声呸字,直接从她的口中吐出来。

    张天浩对她不错,只是张天浩有点儿太欺负她了,甚至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被他整得死去活来。

    昨天,还是早上,张天浩跟她们说,今天的训练量要加大,而且加到了一定的程度,所有人今天训练给忘记了。

    可今天便被张天浩给抓出来,好好的教育了。

    一个半小时后,秦玉香全身发软的走出了房间,背起自己的背包和另一个跟她差不多的杨招娣,对视一眼,眼中直接充满了无奈。

    “招娣,他就是一个*,我们训练。”秦玉香声音有颤抖的看着正在做其他动作的训练的十六个人,只感觉到全身用不上力气。

    “玉香姐,你也别气头了,他也是没有办法,他为了训练我们,可以说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光是这里的环境,便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完的。特别是地下,更是如此。我们还是继续吧!”杨招娣到是没有什么,虽然全身发软,可她还是向着张天浩。

    甚至秦玉香都不知道张天浩用什么手段,让这些人都听他的,而且连一句不好的话都舍不得说。甚至被他欺负也是如此。

    “好啊,我们继续,别拉下了!”

    两人很快又投入到了训练当中去,整个后院的训练场上,十八人直接排成一排,做着各种战术规避动作。

    甚至不时举枪瞄准,然后射击。

    当然他们全是用的是空枪,并没有子弹的那种,否则,早被人给发现了。

    这也是现在的张府这种情况,不被外面的人知道的原因。

    当张天浩再一次睡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睡了六七个小时了,走出房间之后,才发现,他们还在训练,正在练习举枪训练。

    “全体都有,这个暂停,全部跟我进来!”

    接着,他领着一行人直接走进了地下空间,关上门,开始新一轮的教导他们,最先练习的便是摩斯密码。

    这是电台最基础的手法,也是收发报最基本的能力。

    三个小时后,便是日语学习,这是他加进去的一项学习计划,只要他一有空,便教他们各种的知识,包括日语,收发报等等。

    可惜现在只有一部电台,等他有时间,他绝对会去多搞几部电台来教导他们。

    一切都在条不稳的进行着。

    ……

    “对了,玉香,你们内部又出问题了,西昌特*差点儿被抓,还有上面派来跟他接头的人,也差点儿被抓!”张天浩带着秦玉香走到了一边,严肃地说道。

    “对了,我还帮你杀了那个家伙,真是太危险了!”

    “你杀了他,他是谁?”

    “常立道,至于是什么身份,我便不知道了,反正是你们上面的人,对了,还有那个张思成以及金英杰,也被我给整死了,我看这两个人好像在西昌城内认识不少人吧?”

    “这个,当家的,能不能别问了,我们有保密原则,不能说的,真的!”秦玉香一听,脸上刚刚兴奋的神情,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算了,我也不问你了,你们那个特委被我用你说的紧急记号给救了,还有你们那个上级,做事情也要动动脑子吧,一看便是知道是一个教书的,一眼便能分辨出来,以后让他们还是入乡随俗吧。”

    “当家的,我知道你为我好,只是我们的人都没有经过训练,他们也在摸索中,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的了。真的!”秦玉香叹了一口气,直接抱着张天浩,无奈地说道。

    “要是他们有你这么本事,那里会受到如此大的损失,你看我能不能把我学到的东西,教一些给他们?”

    张天浩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人心,最难测的是人心,现在的人心还不稳定,以后的吧,如果遇到的确是信得过的人才,可以教教他们,这是培养你自己的手下。”

    “再说了,你现在所学的,也不过是一个皮毛,想要成为精英,你真的差得远呢!你自己半吊子水准,去教别人,你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可是我们……”

    “我知道你想教给他们,但是你想没想过,一旦我教给你们的东西,被传出去的后果是什么,等等到时机成熟,你教,我不会多说什么,但现在真的不是时候,而且你才学半个多月。”

    他再一次拒绝了让她教导别人的想法。

    “当家的,你加入我们,如何?你加入了,他们一定也会加入的,这样我们一家人都可以……”秦玉香直接抱着张天浩的胳膊,小声地说道。

    “这事呢让我好好的想想,再说,你知道我手上有多少你们人的血吗,太多了,真的太多了。”他一想到自己手上沾的血,也不由得一阵苦笑。

    再说,有些事情,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前身留下了一堆的烂滩子,加上他前世便是游走于各方势力当中的人,为国家付出了无数的辛苦,但为了任务不得不做出一些事情,影响还在,习惯也跟了过来,一时间,还真的难以改过来。

    “当家的,我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