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不处的候鸟一看小沈点头,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便准备向着酒楼走。

    也许是出于警惕,习惯性的看了看四周,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出来,但作为地下工作者,他看了看天色。

    “时间还没有到,我先四下再看看!”

    至于小沈,他任由他跟酒楼的老板讲价,毕竟山珍拿来也是为了卖的。

    候鸟随意的向着顺着街道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不时在一些滩位前面问个价之类的,想要把他身上的山珍卖出去。

    可是价格的确让他有些不大满意,当他走出差不多一百米的时候,突然他的眼神一凝。因为他的面前不久处,发现了一个用白粉底画的三个“c”的汉语拼音字母,也就是张天浩留下的这个符号。

    他不动声色地走过去,背靠那里休息了一下,更是与别人的另一个卖东西的老乡交谈了几句。

    “老乡,今天的生意如何?”

    “能什么生意,下午来的,到现在还没有卖完,现在越来越难卖了。这日子过得也是越来越难,唉,这个何时是个头啊!”

    “是啊,听说那边又打仗了,整天打呀打呀的,苦的还是我们这些人,算了,我也回去了,一件也没有卖掉,这一趟算是白跑了。”

    几句话说完,他便又取出一个山竹,仰头喝了一口水,便站起来转身向着来的方向走去。他准备走另一条路,看看有没有这样的标志。

    只是当他离开的时候,他身后的那个标志早已经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此时,候鸟的脸上看似失望,好像是东西没有卖掉的失落,可是他的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准备达里接头,竟然被人发现了。

    他的心里很急,而且是急不可奈,可他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仔细的注意了一下四周,才发现人多了一些,但明显有些人不大正常。

    “该死的,怎么会被发现的呢,难道又是那些该死的叛徒,还是特务隐藏在我们的中间,知道了我们的接头。”

    他的脸色有些微微变化。

    很快,他便在另一头又发现了三个上下排列的“c”字符号,利用同样的方法给擦除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他家的方向而去。

    当小沈刚刚讲好价钱,准备卖给昌黎酒楼的时候,才发现后面的候鸟不见了,他四下张望了一下,便不由得内心一紧。

    “出事了!”

    他的脸色微变,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有所表示才对,他看了看店时的那个大钟,快要七点了。

    “我说老板,你这有没有诚意啊,我这山珍可是很好的,你只给我这么一点儿钱,你是不是欺负我们这些人,你说,你说!”

    “各位乡亲,大家来评评理,这么好的山珍,他竟然给我压价,这是不是太欺负我们乡下人了,我们采一点山珍容易吗?”

    “老乡们,他们一直压我们的价钱,这可是我们的血汗钱,他也好意思压价……”

    小沈立刻大声地叫了起来,整个场面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许多乡下采山珍的人也立刻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

    此时的掌柜,那叫一个郁闷啊,明明谈好的价格,现在又嫌弃价格有些低了,这不是出尔反尔吗!

    “你,你……”

    掌柜那叫一个郁闷,手指着面前的这个青年人,便想要骂人,可是看着他的衣着,他只是气得双手发抖。

    “你,你给我滚,你给我滚,我不收你的东西了,真是不识好人心!”

    “不行,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大家伙来给我评评理,他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小沈的声音也是越发的高了起来,而且那不依不绕的样子,看起来好像真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那脸红脖子粗的表情,也真是难为他能装得出来。

    只是随便他怎么大喊大叫,其他的看好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甚至有些好奇的想要问问小沈到底是什么干什么的。

    怎么说,这家酒楼的买卖还是相当不错的,声誉也同样不错。

    “你走吧,人家老板没有你那么心脑狭窄,怎么说,你还想赖上人家老板了吗?”

    “小伙子,你也凭良心说话,你这样做人是不对的,你是不是第一次进城来,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夏老板真是一位不错的老板,我们认识到多少年了,他不会扣你钱的,也不会少给你的。”

    “是啊,小伙子,你给夏老板认个错,夏老板大人大量,一定不会计较的!”

    小沈也知道闹得差不多了,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四周劝说的其他人,有些不安地问道:“我家的邻居阿三告诉我,一条野兔要一个大洋,可是……”

    “哈哈哈!小伙子,看来你真是第一次来,一个野兔一个大洋,做梦了吧,一个大洋至少也要三只野兔,甚至比你这个还要好,看你也被人给耍了!”

    “是啊,我说怎么这样呢,夏老板,你也别跟这个小伙子生气了,估计他也是被人给耍了!”

    小沈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立刻向那夏老板陪礼道:“对不起,夏老板,都是我的错,你大人大量,原谅我吧!”

    “这只野兔算是我的陪礼,还请你大人大量,没有想到,我家的邻居阿三竟然如此的骗我,如果你不原谅我,不接受我的道歉,阿姆绝对会打死我的,真的,请您收下。”

    说着,小沈直接取下了那只野兔,然后转身便走。

    “小伙子,你也不容易,给我钱!”夏老板看着小沈要离去,加上也道了歉,气也消了。

    可是当他再想去找小沈的时候,便看到了小沈直接向外挤去,同时一边走,还一边说着对不起的话。

    随之便看到了四周的行人也是一阵的哄堂大笑。

    与此同时,在这群人中间,一个身披一件长衫,带着礼帽的人,看到了酒楼门口发生的事情,停也没停,直接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整个热闹的场面也随之消散开来,给所有人一个茶余饭后的一个笑料罢了。

    ……

    “站长,我感觉到有出事了!”张天浩看着那个穿着长衫离去的背影,心里不住的吐槽起来。

    能不能别这么明显,好不好,好像害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虽然这样的衣服,一看便是教书的,有文化的人,可你在当地,能不能尊敬一个当地的风俗。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他有九成的把握判断对方便是今天要来接头的红党。

    “我知道,看那小伙子*,虽然是一场闹剧,可我也感觉到情况有点儿不大对头,很可能我们走漏消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