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时间指向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整个行动队二十五个人加上张天浩,直接从站里出发,向着昌黎洒楼的方向而去、

    候群,张天浩,甚至几个人都坐着张天浩的车子而去的,其他则是全部一路小跑,向着那个方面而去。

    一个小时候,张天浩站在昌黎酒楼的对面一个二楼的窗户前,与他站在一起的,还有徐钥前,这是一个杂货店,下面的人全部已经换成了他们行动队的人。

    “站长,我们已经在四个点布置了人手,六把步枪,随时瞄准进入昌黎洒楼进出的人。便是防止有人知道埋伏后,会逃走。”

    “另外,这个酒楼四周有四条大街,我也安排了人手,每一个路口都有两个人手,他们全部换成了修鞋的,拉车的,打杂的,甚至倒在那里要饭的。”

    “还有,昌黎酒楼里面,我也安排了一组五个人,他们分别坐在酒楼的四个角落里,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跟其他食一样。”

    张天浩认真的汇报他的安排:“还有一组五个人,都在酒楼外面,随时待命可以支援酒楼里面。同时,我更是派人去通知警察,今天晚上不允许下班,随时待命。”

    徐钥前看了看了面前的张天浩,整个行动安排得很有条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甚至他还考虑到了可能向着那个方向逃走的。

    “对了,伙计他们怎么安排的?”

    “站长,我没有去动这些伙计,我怕其他有他们的同党,一旦打草惊蛇,那便是得不偿失了。在里面的五个人,我已经让人听着他们,但这些人应该不知道我的人手。他们的脸都是陌生人的脸。”

    “很好!”

    徐钥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张天浩又带着一个帽子,把他的大半脸都快要遮住了,甚至他的脸上还多了一个大墨镜。

    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一件当地的衣服,不再是中山装。

    即使是走到他的对面,也不定能认识他。

    张天浩并没有多言语,而是带着小候四下的查看起来,检查各个点的人员到没到位,没有隐藏好。

    当然,他这只是一个走过场。

    毕竟这些人的表现,在他的眼里,几乎是破绽百出,光是那个坐在车上看报纸的队员,还有那个拉车的,都坐在那里半天了,动也没动,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还有那修鞋的,插鞋的,都特么的快要匝堆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这里有问题吗?

    但这个在徐钥前他们的眼里,这已经做得绝对到位了,毕竟见识不同。

    “走,我们到前面看看!”

    张天浩带着小候走到了前面的一个店铺前面,看到了另外两个队员正坐在那里,安静的聊天,但他们的眼神却不时扫过这边。

    看到了张天浩之后,也只是点了点头,便又看向四周的行人。

    “走,我们回去,到对面去看看!”张天浩走到一边,检查过后,便又准备回去。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在走过的地方,在墙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多出了三个小小的圆圈,而且是白色的。

    当他走过对面的时候,他又以同样的手段画了了三个圆圈。

    或许谁也不知道三个圆圈代表着什么,但他却知道,这是秦玉香告诉他的一个紧急联系方式,那便是危险,立刻离开的意思。

    按理说,秦玉香不应该告诉他这些的。

    可是当秦玉香见识了张天浩教他们的手段之后,才发现,她的一切行为是多么的幼稚,要是张天浩想要对付她,或者是跟她联系的人,早应该对付了。

    甚至可以说,如果张天浩想要抓住她身后的人,整个西昌的地下特委早完蛋了。

    虽然他抓了不少的红党,可是她知道,张天浩真不想对付她,甚至一直以来都是在保护她,电台,密码本,甚至还有军装,这些都是她的致命伤,可他却把这些东*起来。

    面对张天浩,秦玉香感觉到她就好像一个幼稚的小孩子一样。

    最后,才告诉张天浩一些紧急的联络方法。

    “头,各地都做得很好,只要红党进来了,那想来他想要逃都逃不掉,这一次,我们可是要抓到大鱼了!”

    回到了昌黎酒楼的对面,候群小声地在张天浩身边恭维起来。

    “高兴个屁,我都不敢保证能抓到,虽然有消息,谁知道有没有走漏消息,你又不知道,红党的人无孔不入,光是我们站里,有一大半是那边过来的,谁知道这些人可不可靠,即使是到现在,我也不放心他们。”

    张天浩阴沉着脸,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便闭嘴向楼上走去。

    ……

    三个小时前,接到了张思成电话的女子不由得嘴角微微上翘,然后看着桌上的几个菜,随意的吃了几口,便走出门。

    很快,走到了一个典当行外面,拿出了一张法币,一步三摇的走了过来。

    “伙计,看看有没有我要的金身像?”

    “小姐,对不起,我这里没有金身像,只有一尊普通的泥菩萨!”

    “那有银的吗?”

    “没有,只有太阳花式的佛像!”

    “我只要红色的,不要太阳花式的!毕竟红色的,今天有点儿不大吉利,有点儿像血。”

    说完,她便一步三摇的走了出去,好像是她在这时逛了一圈,什么收获也没有。

    接下来她又开始在县城内逛了起来。

    只是她离开的时候,那个伙计也不由得微微皱眉,喃喃的嘀咕了一声:“又要多管闲事,还是算了吧,我只当没听过。”

    说着,他便又坐在那里开始喝起了茶,风清云淡。

    ……

    “小沈,一会儿,我去那里跟上面的人接头,你自己在四周小心一点,别让人给发现了!”候鸟看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穿上了一件山装,一身彝族的山装,背着一个山篓,便向着外面走去。

    而跟在他身后的小沈,也简单的收拾一下,背着另一个篓子向外走去。

    小沈走在前面,跟候鸟之间差不多隔着五十米的距离,这也算是一个安全的距离了。

    背篓里还背着一些山货,走在大街上,与其他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很快,他们二人便融入到了整个大街的人群之中。

    很快,他们来到了昌黎酒店不远处,与张天浩他们所在的街道并不一致。

    “咦,这里的人好像比平时多了几个!”小沈走在前面,四下打量起来,听着叫卖声,望着擦鞋的,看着拉车的。

    一切看起来都是相当和谐的。

    此时,整个昌黎酒楼早已经宾迎门,不时有人走进走出,小二的吆喝声更是时起彼伏,好一副热闹的场面。

    小沈走到了酒楼门前望里面望了望,便不由得向后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