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西昌站破获了一个日谍的据点,并成功发现了密码本和电台,而且完好无损!”徐曾恩看着手下送来的汇报,整个人都有不大相信这是真的。

    “已经确定了吗?”

    “已经确定了,现在的密码本正放在西昌站里,现在已经抽了一个排的保安团看守,就等我们派人去取。”密书小柳扭着细腰,严肃地说道,眼神之中也忍不住出现了羡慕之色。

    “主任,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派人去取,外面还不知道,我们最好还是秘密派人去取,毕竟我们的一处……”

    “还是小柳你想得周到,这样吧,直接动用军队,派出一个连的军队护送回来,毕竟这东西太重要了,这可是我们第一本密码本!”

    徐曾恩立刻感叹起来,转头看了看挂在他身后那张巨幅相片,淡淡地说道:“总算没有辜负委坐的意思。”

    “对了,那个是谁发现的?”

    “是叫一个张天浩的少尉发现的,他本来以为是红党的,那里想到是日谍机构?”

    “这个人一时怎么样?”徐曾恩想了一下,严肃地问道。

    “主任,这个张天浩可是一员悍将,抓红党可是从来不手软,就在前几天,他差点儿被红党下毒毒死,也是他命大,八个人喝酒,结果只有他一个人昏迷了三天三夜,才抢救过来,就在他抓到日谍前一小时,还受到了红党锄奸队的暗杀,结果有人成了他的替死鬼,他侥幸又逃过一劫。”

    “不过,这个人有一个最大的缺点,便是好色,连他女人都是被他抢来成亲的,至于其他的,下面到是没有什么报告上来。”

    说着,她便打开了一份文件摆到了徐曾恩的面前,上面有着关于张天浩的一切汇报,甚至连他小时候许多事情,上面都有一定的记载。

    “好,只要不是红党,能为党国出力,便是一个好的,这样吧,给他连升两级,同时,我会向委座申请给他破例晋级的。”

    “那他连升两级,可是走了大运了,只是那徐钥前站长那里怎么办,可是跟他平级了。”小柳无奈地看着面前的文件,低声地询问道。

    “徐钥前晋级到少校,这一次正好成全他,如果两人干出一翻事业出来,那我再给他们加加担子。同时更是晋级张天浩为西昌站副站长兼行动队队长,第一队长。”

    “那行!”

    ……

    张天浩并不知道,他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党务科的主任徐曾恩的注意。

    毕竟两人之间相差太远了,至少也有十万八千里之遥,一个党务科的少将,一个是西昌站的队长。

    “天浩,来坐,这一次,上面直接奖励了我们,至于奖励,那很快会下来的,至少说,你这一次可以晋升了。”

    “站长,在您的带领下,我们才破获日谍的,而且这一次,您一定会迈过这一步门槛,应该是我恭喜站长才对。”张天浩立刻站起来,笑着恭喜起来。

    “好,接下来,便要再接再厉,把这日谍的事情做完,做好,绝对不能让他们在我们西昌跳来跳去,这是我们党国的西昌,而不是日本人的西昌。”

    “站长说得对,只是站长,现在有一个问题,便是二处那边,我们……”

    “哼,是他们自己无能,怪得了谁,不过,我已经下了封口令,你去看看,能不能审出什么来?”

    ……

    审训室外面,张天浩不时听到了里面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以及审训人员的怒吼声。以及皮鞭声。

    还没有走进去,便能闻到阵阵的血腥气味,以及腐烂的气息。

    党务科的审训室,一般进来的,便很少能正常出去的,脱一层皮已经算是简单的了。不死,那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小站,一个小站,虽然只有三个审训室,可每一个审训室内都不时传来了惨叫声,以及肉体被烧焦的气味。

    在他的记忆之中,这具身体对于这里面,完全是轻车熟路,熟得不能再熟了。

    在这里面,他的手上还不知道沾了多少的血腥。

    “队长,你来了!”

    就在他刚刚推开一号审训室的时候,便看到了正在审训的罗忠跑了过来,看向他,低头哈腰的迎了上来。

    他看也没有看罗忠,相反,把目光投向那个被他抓到的日谍身上。

    此时,那个老板已经被绑在木架上面,全身早已经打得皮开肉绽,一道道伤痕,甚至还能看到几处被烙铁烧焦的皮肤。

    “该死的,罗忠,谁让你这么审训犯人的,这不是要把犯人给整死吗?”他立刻对着跟他身后的罗忠大声地喝道。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现在人都昏过去了,接下来怎么审,如果审不出来,是你负责,还是你负责,说!”

    “那个,队长,审训犯人,不是一直这么审的吗,而且你也是一直这么审的,难道这么审,还审错了吗?”罗忠一听,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嘴里也不由得嘟囔了一句。

    “*,我说,你还敢顶嘴,是不是翻天了!”他双眼一瞪,大声地吆喝道,伸手便在他的脑袋上便是一巴掌。

    “特么的,什么人啊,审个犯人都不会,跟着我,全特么的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然后又是一脚,直接把罗忠踢到一边去。

    他这时才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的个子真不是很高,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矮的。

    但在日本人里,也算是比较高的了。

    “把他的鞋子给脱了,让我看看是不是正宗的日本人。”

    立刻边上两个打手直接走过去,把这个老板的皮鞋给脱了下来,顿时一股臭味直接冲入鼻孔。

    他差点儿直接要吐了。

    “真特么的臭!”

    看着那大脚趾与第二个脚趾之间,有一个明显的被勒过的痕迹,而且印记很深,他基本上已经断定,这便是正常的日本人。

    “该死的,去,拿一个相机过来,并给了换上一套好一点的衣服,最好是连西装都给我穿好了,然后拍张照片。”

    “队长,你是想给他照相,可是有那个必要吗?”罗忠一听这么麻烦,便小声地询问道。

    “滚!”

    他立刻又是飞起一脚,而罗忠直接一步退后,转身便向审训室的外面跑去。

    “真是特么的欠踢!”

    他笑了笑,虽然这个罗忠是小人,一个墙头草,可这种人也有这种人的用处。

    “醒了,别再装晕了,这样做有意思吗?”他看着这个低头的老板,淡淡地说道。()

    (